流浪演繹法对《自由的文化》的笔记(9)

自由的文化
  • 书名: 自由的文化
  • 作者: [德]克里斯蒂安·迈耶
  • 副标题: 古希腊与欧洲的起源
  • 出版社: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 出版年: 2015-6
  • 第6页

    人們很難在垂死的制度內找到解決辦法,也無法超越這個制度,因為所有能想到的備選方案都很難在思想上被接受。

    有些現象確實有非常明確的起始日期,如憲法、聯盟、像歐洲共同體這樣的實體,或是在特定時間成立的機構。然而,這些現象都有一定的歷史背景,它們出現的歷史時刻恰好處於序幕和故事開始的分界點。

    思考歐洲存在的時間越長,就越會發現來自內部和外部的迅速增長才會推動它的持續發展,而這種增長非常奇特,充滿變化。通常來說,異質的推動力可以相互引發並增效,而歐洲人的情況就是如此,甚至更重要的因素可能會反覆消失。

    中世紀時期的歐洲居民更多地視自己為基督教徒,而不是歐洲人。

    雖然,我們不想低估每個特定歷史時期的塑造力和競爭力,但歐洲文化顯然受到了古希臘羅馬文化強烈而持久的影響,如果沒有古希臘羅馬,歐洲文化將無法形成。

    在世界各地第一批高度發展的文化出現之後,文化的發展通常借助於與先前文化的交匯,但文化交匯的深度和持續時間存在顯著差異。

    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中,人們面對這種文化時產生的自卑感和責任感,進一步激發了他們的學習。

    透視法,它是古希臘學者為解決戲劇舞台佈景設計而特意發明的。但阿拉伯人不喜歡古希臘的悲劇、歷史、修辭和造型藝術,或許他們也不喜歡古希臘的抒情詩,因為他們自己也有著悠久的詩歌傳統。

    歐洲人最先看到的是希臘著作的阿拉伯文譯本,後來他們把這些譯本翻譯為拉丁語,這樣才看懂了希臘語原作。通過對古典作品的學習,他們獲得了新的文化和科學的語言。拉丁語和希臘語作品被視為學習的經典之作,古代的藝術和建築遺產也是如此。⋯⋯ 因此,希拉人和羅馬人不僅是歐洲人的楷模和導師,而且還是他們學習的對象。歐洲人一直不斷將自己與古代聯繫起來,這樣他們就可以效法羅馬人,因為羅馬人也是向希臘人學習的。

    時代的發展證明,古代著作和藝術品是新穎、持久和現代的,它們甚至比現代人進行改編之後的作品還要現代,即便到了今日也是如此。新改編的作品總是因為時代的快速發展而顯得過時,但在某種程度上,那些原作卻由於從未被完全理解而持久,正因為如此,它們成為經典。

    只要我們留心就會發現我們的語言、形象和思想都被打上了古代思想、人物和傳說的烙印。

    人們花時間接受古代遺產,不僅是因為古代文化的優越性,還是因為它們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無論如何,自由才是古代遺產的精髓,這是世界歷史上獨一無二的東西。

    文化是社會成員共同營造的複雜生活方式,人們必須發展、維護和鞏固共同生活的文明方式,正確處理人類和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之間的關係。

    在文化的形成過程中,人們通常會達成一致意見並制定大量規則,否則不可能發現行動和發展所必需的機會。無論這些規則是源於強制還是適應,出於自律還是對時機的把握,它們都會在某些條件下走向融合,並保持長期穩定。

    2019-04-19 18:59:20 回应
  • 第9页

    無論人們接受了外界的何種規則,關鍵問題是什麼力量(或者說哪種力量)會最終決定哪些規則被運用。這不只是群體的力量,還有人們在世界上的態度、方式、生活習慣和行為方式。

    在世界歷史上,文化往往由統治者決定。統治者在位期間會或多或少地利用宗教勢力來塑造社會,以及整個社會的思想和精神,甚至為了穩固自己的統治,不惜讓社會出現混亂。統治者取得的大規模軍事勝利或實施的有效統治,對於聚斂財富、積累知識、提高洞察力、革新技術,以及創作偉大的藝術、建築和文學作品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一旦社會秩序趨於穩定,它的根基就很難動搖了。⋯⋯如果一個政權垮台了,會出現許多新的小政權。⋯⋯王朝和統治者可以交替變更,但社會和文化只要沒有被完全毀滅,就會遵循相同的軌跡繼續向前發展。

    貴族共和政體

    奧古斯都建立了君主專制統治

    古希臘實行的既不是君主制也不是貴族制,而是由廣大的自由公民組成的多數人的統治,這種統治出現在數以百計的希臘城邦中。⋯⋯貴族和其他財產擁有者之間並沒有清晰明確的界限。問題的關鍵是他們平等的生活在一起,而不是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的統治。

    古希臘認為,自由不是在一個國家中擁有君主的權力,也不是個人的隨心所欲,其根本特徵是維護眾多公民的利益。自由能使人團結,但在日益複雜的環境中自由需要人們的維護,這既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我們現在所說的古希臘文化就具有這樣的特點。

    我們看到處於其他文化高壓下的人們無法表達個人情感,想像力和意願也受到抑制,但古希臘的公民卻獲得了這些自由。

    當形勢不斷發生變化時,個人的獨裁統治並沒有出現,人們必須找到一些能支配所有功能和明確如何劃分的客觀標準,而這些涉及包括城邦在內的各個方面。這種思想可以運用於許多方面,如算數和音程、神廟建築和正確比例、合理的城市規劃、醫學領域的平衡假說、曆法和政治學,還有關於人體的準則。我們深刻認識到,正是這些智力探索激勵並推動希臘社會竭盡所能地解決遇到的一切問題。

    希臘人的典型特徵:他們首先是人,不是皇帝、執政官或者元老院議員;他們拒絕接受階級社會的統治;他們不習慣於分配任務,即使獲得了權力(像許多羅馬人一樣),也會依靠他人和整個群體的力量,因此他們被指責過著一種趨於調和的生活。他們很少對自己提要求,但所有人都是這個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如同對待自己一樣,他們對這個共同體有著極強的責任感(但通常沒有任何更高的權威)。

    對希拉人而言,音樂和藝術都具有一定的政治特徵,因此在希臘社會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於是最終成就了這樣一類人,他們不是各個領域的專家,沒有沉迷於個性發展,而是成為物質、精神和心靈上的多面手。

    古希臘文化的各個主要方面從未受到質疑:作為唯一的政治共同體的城邦概念、社會階層的劃分、奴隸制度、婦女權利的低下、輕視勞動、對科學理論的束縛、重視享樂,以及希臘公民群體的同質性。

    城市中的無產者和技術專家可以獲得與公民同等的地位,而這在古代是不可能的。這些人有著特定的思想和態度,由於擁有特殊的品質,尤其是高價值的專業技術和勞動,他們能夠勇敢地面對貴族階級。

    失敗常常為新的反叛打下基礎。

    2019-04-20 06:15:23 回应
  • 第18页

    有些國家曾一度拒絕變革,但是整個歐洲大陸不會這樣。由於不同區域的變革步伐不同,因而導致了區域之間的分化,並產生了不同的發展力量。

    起源於猶太加利利(Jewish Garlilee)的基督教繼承並傳播了許多古代遺產,它的聖約書用古希臘語寫成,以拉丁語形式傳播,它的翻譯借助了古代哲學的概念。

    歐洲似乎始於希臘人,根據希羅多德在公元前5世紀的記載,是希臘人“中斷了”歐洲和亞洲的聯繫,其意義遠遠超過新的地理劃分。

    歐洲被視為一個大洲是基於歷史,而不是地理方面的原因。歐洲一詞可能源於希臘人,而地球被劃分為幾大洲以及這種概念上的劃分所具有的意義也出自希臘人之手。如果不是希臘人,歐亞大陸不會成為兩個分離的大洲。歐洲一詞可能源於閃語,最初可能是對(遙遠的)西部土地的對外稱呼。但該詞在希臘人看來並不是指“西方”,因為他們第一次使用歐洲一詞是指希臘中北部這個小區域,後來才逐漸擴展為更廣闊的地域。亞洲一詞的情況相同,它最初指的是西安那托利亞的一大片海岸線以及毗鄰的內陸地區。⋯⋯ 他們將不同的且通常不相鄰的國家融合為一個大洲。⋯⋯歐亞兩洲以愛琴海為界。

    值得注意的是,如此劃分使得世界失去了中心。這種景象不是人們從自家住處、城市或者帝國環顧四周看到的,也不是圍繞中心分割眾多國家(人民)時的情景。相反,總體的圖像由見多識廣者決定,而他們不屬於某個地區或者某個統治者。

    相反,古埃及人從以自我為中心的角度來看待所有的非埃及民族(雖然不是整個世界),將其分為南部、西部和東北部三部分。

    希臘人通常喜歡海上旅行,而不是陸地旅行。

    歐洲作為一個大洲存在應歸結於希臘人對世界的科學探索和研究它的出現,而這也促使希臘人在世界歷史中走出了一條特殊的道路。

    我們無法說出歐亞兩洲最初命名的確切時間,不過這些名字最早被證實時在公元前472年。那時這些詞彙已經出現在公元前5世紀早期的希臘人和波斯人的政治對抗中,當時希臘人認為自己不再是眾多民族中的一支,但與波斯帝國的亞洲世界相比,他們又完全不同。這種差別源於希臘人對自由的認識。

    公元前6世紀中期,波斯人建立了龐大的阿奇美尼德帝國(Achaemenid Empire)。波斯帝國的疆域從埃及延伸至中亞,從印度河(Indus River)伸展到愛琴海。

    有一種觀點認為,男子守衛沒有城牆的城市實際就是希臘思想的體現。無論如何,當城市被圍攻時,守城人比城牆更關鍵。

    亞洲是個人獨裁統治下的帝國,而歐洲存在眾多的民族和思想。

    一旦細微的差別被放大,差別就變成了對立。差別和取捨代替了過渡和變化,分化讓位於普遍化。

    總之,當時城邦具有的狹隘的自我概念正屈從於一種新的世界觀念。

    希羅多德寫道:“希臘雖然物質貧乏,但男子氣概(美德)是關乎教育的事情,它深受智慧和法規的影響。”

    “異邦人”一詞最終成為野蠻、未開化的同義詞。

    亞里士多德對三種人進行了區分,分別是居住在寒冷地區的歐洲人、亞洲人以及希臘人。

    在政治自由的條件下,人們的勇氣和智慧具有非凡的力量⋯⋯

    雖然馬其頓人的語言是希臘方言的一種,但希臘人將亞歷山大統治下的馬其頓人視為野蠻人⋯⋯

    亞歷山大的勝利和征服也是希臘人的榮耀,因為希臘對馬其頓的崛起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從埃及到如今的阿富汗,在這些被征服的領土上到處可見遵照希臘模式建立的國家。

    中世紀歐洲的界定更多的是從基督教方面,而不是任何明確的歐洲觀念。

    2019-05-02 00:58:54 回应
  • 第46页

    今天我們比黑格爾和布克哈特更了解高度發達的君主文化,它們不僅出現在東方的印度和中國,還出現在中美洲,以及阿拉伯、波斯和奧斯曼等地。印度、中國和中美洲的君主文化,它們與阿拉伯、波斯和奧斯曼的君主文化一樣。我們非常了解歐洲人及其後代的傲慢和對權力的追逐,如果我們確實不知道的話,可以猜想歐洲人是如何野蠻殘忍地剝削其他民族,以及摧毀那些民族賴以生存的文明基礎的。

    關於希臘人我們有必要說明一點,他們的文化是唯一為自由而不是霸權而生的。⋯⋯顯然,希臘文化不是已有文化的延續,而是一種全新的開始。因此,希臘人在許多方面都遠遠落後於東方,如技術方面以及建立和管理帝國方面,那是因為他們所看重的東西不同。

    有一種文化把“希臘人”銘刻在了人們的集體記憶中,它產生於操希臘語的民族所創造的早期文明的廢墟之上,該早期文明始於公元前15世紀,我們稱之為“邁錫尼文明”。

    城邦文明的全新特徵開啟了世界歷史,它的出現並不容易,必須要有未被毀滅的先前時期的基礎和形式(以及限制),雖然它們之間只有很少的連續性且微不足道,但在後邁錫尼時代希臘人有機會再次重新開始。

    人們之間的關係更多地取決於現實而不是起源或者傳統。

    城邦一詞最初是指位於山頂的用來保護核心定居點的城堡,最終演變成城市中心及其周邊地區。

    “承認無知”是希臘民族最本質的特徵。

    托尼奧 霍舍爾(Tonio Hoscher)將注意力轉向希臘的人體藝術,他認為人體藝術是“無媒介文化”的一部分。在沒有中介的情況下彼此相遇的文化“現狀”是對希臘人獨立觀念的補充,並且在決定希臘人的共同體觀念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在日常生活中希臘人都是面對面地直接接觸,他們非常重視彼此間的了解。因此,他們需要將城邦保持在較小的規模,以此確保他們之間的高品質生活⋯⋯

    希臘人有著強烈的個人主義意識,而獨立人格在希臘社會也獲得蓬勃發展,但個體特徵的多樣化還是受到了一些限制。

    只有懂得自由的價值,才能理解人們追求獨立和自力更生的動力是什麼。

    荷馬史詩和《庫普利亞》(Kypria,前650年另一部關於特洛伊戰爭的史詩)中的場景確實模仿了東方史詩,而且在某種程度上被理解為參照了東方史詩的內容。

    許多東方神話都圍繞一個共同主題,那就是人口過剩給地球帶來的災難。有些神認為,人類毀滅是解決問題的唯一辦法。

    於是,一個擴大的西亞——東地中海文化圈(一種文化共通語)出現了,這個圈子專注於實踐、洞察力、智慧以及智力和藝術手法的共同元素。

    到公元前6世紀末時,希臘人已經建立了約一百五十個城市,如果算上失敗的嘗試,那數量肯定更多。

    希臘人認為,偉人的墳墓是力量和恩典的源泉。

    殖民地的移民通常來自於同一個城邦,當然也不排除有其他城邦加入的情況。當來自不同城邦的一批移民聚集在一個殖民地時,他們之間經常會發生衝突並面臨其他困難。

    殖民產生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它分散了愛琴海地區城邦世界中許多力量的注意力,通過減少內部潛在衝突的方式延緩推動力,從而加強了城邦的政治結構。

    你來坐在椅子上,讓我們把憂愁儲存在心裡,儘管很悲傷,因為冰冷的哭泣沒有什麼好處。眾神是這樣給可憐的人分配命運,使他們一生悲傷,自己卻無憂無慮。——《伊利亞特》

    《伊利亞特》和《奧德賽》不是圍繞人類不可避免的死亡,而是以英雄們在何時以何種方式死去,以及他們的屍體將如何被處置來激勵他們。

    在《伊利亞特》中,當奧德修斯受到誘惑試圖退出戰鬥時,他反思“只有普通人才會退出戰鬥”,“最先投入戰鬥的一定要堅持到底,直到他擊中敵人或被敵人擊中”。只要參戰者竭盡全力,即使沒有達到目的,戰鬥也不是徒勞的。

    在《伊利亞特》中,阿喀琉斯做了很好的總結:“如果我繼續留在特洛伊作戰,雖然很可能戰死沙場,卻可以獲得不朽的榮譽。”他的同伴認為,如果能夠避免衰老,人們不會首先選擇戰鬥。

    因此,年輕健康時死於戰爭被認為是一種不錯的死法。希臘人關於人類生命的認識與死亡緊密相關。

    荷馬史詩中英雄們容忍脆弱和軟弱的方式以及人類的可憐狀態表明,他們只在乎做那些注定能做好的事情。這種態度蘊含了謙卑和自我羞辱。

    荷馬筆下的眾神如同人類一樣,在激情和仇恨驅使下行動,他們的行為缺乏公正,甚至帶有欺騙和欺詐性。

    荷馬認為強大的天神也有優柔寡斷的一面,這是其思想中最崇高的部分。如果我們將其放在人類的大背景下,那麼大自然的法則比任何君主制甚至眾神之父更重要。

    希臘人的悲觀主義源於他們所面對的人生的殘暴、苦難和脆弱,因此他們非常講究實際,不抱有幻想。

    ”放聲大笑“是諸神的特權,但當人類也開始出現這種狀態,如《奧德賽》中的求婚者,那就預示著毀滅的到來。對於特洛伊的毀滅,荷馬在《伊利亞特》中寫道:”我們的苦難命運,都是拜宙斯所賜,因為我們生活在男權的時代。“

    迄今為止,史詩是希臘文化中最重要的作品,堪比聖經。此外,畫家和雕塑家也以荷馬史詩為主題創作了大量作品。所有這些貢獻使希臘人找到了歸屬感,並幫助他們形成了共同的生活方式。

    勞動不是恥辱,恥辱是懶惰。在赫西俄德生活的時代,貴族已經不需要勞作了。

    出於社會上層階級的統治需要,祭司擁有的知識剛好能夠幫助他們正確完成祭祀儀式。他們既缺乏野心,也不具備尋求持久統治的能力。這很可能促進了多神論的發展,以及儀式與神話的分化。

    2019-05-02 01:29:18 回应
  • 第124页

    在古風時期,“中產階級”首先被視為政治上採取中間立場,不傾向於兩個競爭黨派中的任何一方。⋯⋯後來亞里士多德就使用了這樣的術語,在他看來中產階級最關心城市的發展。

    到了公元前5世紀早期,另一個術語isonomia出現了,它可以翻譯為“平等”。

    內疚文化開始傳播。很長時間以來,希臘人一直強調自己的個人權力和榮譽,現在內疚問題被推到了前面。《奧德賽》已經暗示出對內疚和墮落的擔憂。

    法則(nomoi),該術語是對包括傳統、習俗和法律在內的各種概念的描述,它們可能源於一般慣例,且被認為是正確的。

    美德(優秀)一詞應該包括正義、適度和智慧的含義。

    劫掠不會給人們帶來恥辱,反而會令其名聲大震。根據公元前6世紀的雅典法律,人們為了“獲取戰利品”組成的聯盟直接與商人以及負責葬禮和獻祭事務的社團並列,但它們都要遵循相同的規則。

    希臘人偏愛旅行的另一原因是受好奇心的驅使,獲得一些成為上層階級必需的世界知識,這一點與盛行的進取精神息息相關。

    早在公元前600年,當奧林匹克賽會舉行時,整個希臘地區實行了休戰,以確保參賽者的安全。希臘世界有確切歷史紀年的就是每四年一次的奧林匹克賽會,第一次始於公元前776年。

    奧德修斯感慨道:“無論在異國他鄉住過多麼金碧輝煌的宮殿,也沒有什麼比自己的國家和父母更重要。”

    這不是被流放者的思鄉病或者對物質的需求,而是因自我意識被截斷所產生的痛苦。那些重要的希臘人不是某些個體,而是抨擊城市的公民集體,他們彷彿處於一個大家庭中——包括出現的一切爭吵,它們經常會愈演愈烈,尤其是在親屬之間。

    在人人平等的城邦生活中,一切重要事情都要經過大家的共同討論,以及確保利益的均衡。無論他們想像的其他事情多麽抽象,希臘人都不會忽視城邦——那實際也意味著自我。

    希臘的公共領域通常就是一個廣場,個人和城市可以在那裡獲得聲望和榮譽,或者陷入難堪。

    希臘人的共性——雖然許多希臘城市被允許彼此發動戰爭,而不被視為內戰——這至少避免了摧毀城市等過激行為。城邦的多樣性和數量眾多也是希臘世界需要保持的特色之一。戰爭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大希臘共同體的形成。

    泛希臘社會不以政治統一為標誌——甚至與之相反。因此,希臘人的性格發展趨勢和社會興盛的原因就在於布克哈特和尼采認為的“競賽的衝動”。

    不管怎樣,體育運動對塑造希臘雕像中的男子形象產生了決定性影響,這是希臘人的典型特徵。青年雕像塑造的是漂亮的裸體男子形象,他們神態寧靜、體魄強健,超越了任何階層。他們只代表自己,是理想的年輕人的最好典範,正因為如此,他們的意義甚至超過了國王或者官員。

    在人際關係很難形成的地方,每個人首先是直接和(至少是觀念上的)平等地自謀生計,於是競爭的概念一次又一次地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國王和監察官每月交換誓言,只要國王遵照法律行使權力,監察官就會維護國王的權威。在每年任職結束時,五監察官將向公民大會匯報工作。順便說一句,國王在外交領域享有較高的自主權,如他們能動員盟國發動私人戰爭。

    斯巴達人不僅在希臘人中贏得了極佳的聲譽,並且成為首屈一指的城邦,被稱為希臘的守護者和擁護者。

    2019-05-02 04:20:45 回应
  • 第159页

    開俄斯以商業貿易著名,它的居民被認為是最早引進奴隸的希臘人。公元前6世紀中期的一段銘文證實,廣大公民享有參與政治決策的權利,這具有非常深遠的意義。

    總的來說,城市發展到頂峰是一種獨特的經歷,而且一旦經歷,就不會重演。

    為了紀念勝利,表達對眾神的感激,以及流血和殺戮之後的調解,勝利者會豎起一座勝利紀念碑。它象徵著戰爭的轉折點,因為此時敵人四散而逃,被繳獲的武器整齊放在木樁上——這與獵人的行為有些類似,他們把獵物的皮毛、頭骨和角掛在樹上,象徵性地恢復被捕殺的動物。通常情況征服者不能在戰場以外追擊被征服者,而後者可以要求死後被運回家鄉。

    身體訓練時公民的個人責任。

    提爾泰奧斯宣稱,人們應該視生活為敵人,像歡迎陽光一般迎接悲慘的死亡命運。

    荷蘭歷史學家讓 伊贊加(Jan Huizinga)認為方陣戰是“競爭的戰爭”。雖然戰鬥中充滿了血腥甚至傷亡,但戰爭就是競賽。

    希臘人的休戰協定一般為五至三十年,其目的就是讓每一代人都能參加戰鬥,維護城邦的團結。

    在希臘城邦中,傑出公民擁有的平等就是並肩作戰,雖然這種平等無法直接延伸至政治領域,但可以提升“中產階級”的地位,以及經歷了長期的過渡階段之後,可以促進平等制度的出現,即希臘民主的先驅。

    與此同時,希臘的公民觀念融入了部分軍事元素,重裝步兵對希臘藝術中的男子形象產生了影響,藝術家們經常將重裝步兵們塑造或描繪為身穿鎧甲,手握盾牌和長槍,要不就是裸體形象,以此強調他們的英雄氣概,或者暗示重裝步兵賽跑的訓練以及賽跑比賽。

    未經歷戰爭之人,總會對戰爭抱有憧憬,凡是經歷戰爭者,內心卻充滿了恐懼。——品達

    在克里特島的希臘小城德列羅斯(Dreros),一塊公元前600年的銘文證實了“城邦”制定的法令。那時,城邦一詞已經成為國家的代名詞,但是法律的制定通常由公民大會負責。城邦間達成的協議通常不會單獨提及某個城市的名字(如雅典),但會提到贊成協議的全體公民(如雅典人)。

    根據亞里士多德所說,城市就是公民,公民參與城邦活動,實際就是城邦的股東。

    如果毗鄰的財產所有者的小團體想要保持政治獨立,他們不僅要保持明確的距離和特點,而且要發展一種歸屬感(或者意識),差不多就是一種親屬關係。因此,他們的團結直接源於成員本身,而不是因為國王或者國王的化身。

    荷馬認為,決策智慧等同於戰鬥能力——辯論能力的有力證明,無論是在議事會、公民大會或者廣場上不同人群的討論中。

    廣場和宴飲——男人們的另一個聚會場所,在私人住宅舉行,範圍較小——是男人們交談的兩個主要場所。

    公元前6世紀,麥加拉詩人忒奧格尼斯寫道:“請不要表露出遭受的打擊有多嚴重,因為一旦顯示出打擊的力量,你將會處於危險之中。”不要指望這樣會獲取別人的同情。⋯⋯這種文化不贊成公開披露私人問題,尤其是個人遭受的痛苦。

    希臘文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個人得到多方面發展的文化。

    希臘沒有警察,公民不僅要與周邊鄰居一起保護自身的安全,還要及時滅火。

    希臘術語arete包含了能力和成績兩個方面,它們在本質上是密不可分的。

    一般來說,為了喚醒力量來戰勝危機,希臘社會不得不首先經歷危機。很長時間以來,希臘社會都沒有辦法實現穩定。

    希臘人在糾正錯誤過程中面臨的困難常來自對人的看法。⋯⋯一個人的價值可以從實現自身慾望、為朋友所用和打擊敵人的能力等方面予以衡量。

    Stasis在當時是一個新詞,意思是“站立”或“站起來”遠離他人甚至暴動。梭倫用了該詞指明了戰爭的潛在危險,暗示人們為了在戰場上相對,一定要明確自己的立場。有一次,他提到了dichostasis(分開站,分歧)。後來,stasis被用來指內戰或者確實能對抗這些衝突的黨派。

    Factio一詞隱含著陰謀和聯合雙重意思,由於二者令人想起了對秘密集會和協議的憂慮,所以它們之間的界限並不穩固。

    當他們接受了下層階級的要求時,協同效應就顯現了,這種情況在世界歷史中並不少見,當其他人獲得一定的經濟利益和法律保護時,參與聯合鬥爭的同伴就會要求獲得政治權力作為獎勵。

    希臘語“僭主”一詞最初是指君主或統治者,是一個中性詞。但到了公元前5世紀,該詞帶有了貶義。

    僭主們不想出現重新分配土地等重大變化,他們也不想建立帝國。他們只不過充分享受到了所處階級帶來的利益,這是一種完全的利己主義,符合傳統競賽的觀點。

    2019-05-24 15:45:26 回应
  • 第211页

    為了保持人們需要的儲備,行動要以忍耐力和毅力為先決條件。人們要對自己負責,在很多方面也要考慮到人的本性。

    人們為自己寫作或創作的東西能表達出許多人的思想和感受。這也能喚醒“忍耐力”(tlemosyne),即人們對思想和行動的迫切需求。在大動盪時期,人們可能會關注自己能夠解釋和表達的事情,正是出於這種需求,出現了一些敘述、詩歌和畫像。畢竟,理解力對解決困難非常重要。

    對喜悅的事別太高興,對倒霉的事也別太悲戚;要懂得人有怎樣的節奏。——阿爾基羅庫斯

    梭倫談論到人們的希望和目標,但希望往往是徒勞的,成功也無關善惡。

    已經確立的統治者從未創作和欣賞過這樣的詩歌,他們也沒有被賦予這樣的期望。然而,希臘貴族中總有一些失敗者,他們為抒情詩提供了創作的源泉,並產生了共鳴。總而言之,這些人已經習慣於從各種群體的外部視角審視自己,他們對感知和闡述現實非常敏感。

    詩歌絕不應該簡化為社會歷史的職能。從另一方面來看,詩歌從未完全獨立於人們在特定時期關注的焦點,也沒有獨立於他們的切身感受,尤其是從詩歌中獲得的感受。

    希臘的男子雕像全部都是裸體,他們被刻畫為“純粹”的人而不是官員,而他們的古風微笑與埃及雕像的呆板威嚴形成了鮮明對比。⋯⋯希臘雕刻要展現的是希臘人的理想、力量和自制。希臘詩歌和雕刻都展示出了人類堅韌不拔的毅力。

    希臘人創立的多利安柱式是人類對形狀感知的最偉大成就之一。

    2019-05-24 21:29:27 回应
  • 第230页

    這就是迅速成為希臘人典型特徵的:思考——主要集中於一般問題及其基礎——在自我定位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理解(不愉快的)過程暗示著(快樂的)選擇,人們可以阻止事態的發展。

    有些人認為城邦是一種可行的社會形態,他們至少當時認為事情是公正的。這就是希臘早期政治思想的基礎條件之一。

    但問題的關鍵不是達成妥協,而是保證每個人都能得到自己應得的:這樣就可以做到公正。

    後來希羅多德和亞里士多德都認為,在希臘的民主制下,“民眾”沒有發生分裂。很顯然,廣大民眾沒有忠誠地追隨貴族領袖。

    無論民眾的長期願望實現了多少,如果沒有希臘政治思想家的前期工作,中產階級在政治上的崛起都是很難解釋的。他們首先要構想出制度的先決條件,將不滿轉化為政治需求並喚醒他們的雄心,從而讓政治思想得到更廣泛地傳播。

    他們還要幫助建立類似的“集體智慧”。梭倫曾經責備雅典同胞,作為個體他們像狐狸一樣狡猾,但需要他們集體做出決定時,卻毫無想法。

    希臘的智者與孔子等中國的聖賢不同,他們不是直接向君主進諫。他們會向不同的聽眾提出自己的觀點,並把整個公民集體納入進來。最終,他們改變了國家政體。

    不斷變化和包含萬物的秩序完全時一回事,世界上的一切最終都要回歸為無限。

    兩位著名的哲學家,一位時赫克利特,他留在家鄉以弗所,另一位是巴門尼德,他在埃里亞長大,並在那裡發展了有影響力的龐大的哲學派別。

    赫西俄德提出的宙斯是最強大的正義之神。但色諾芬尼的一神同時也是天神和天空本身。

    阿那克西曼德視“無限”為神聖,色諾芬尼也認為世界就是如此。然而,在赫西俄德和梭倫有關宙斯的思考中,神學發揮了主導作用,但色諾芬尼的觀點則開始向哲學轉變——雖然哲學這個術語當時還沒出現。

    赫拉克里特對於公共世界採取了一種極力否定的態度,他對提出政治建議毫無興趣,即使被要求制度法律,他也予以拒絕。⋯⋯他也不希望自己被傾聽,他對“許多人”不感興趣,並且認為一個優秀的人可以抵得上一萬人。

    赫拉克里特出生於以弗所的王室,他本該繼承王位,可是卻將王位讓給了自己的兄弟,自己跑到阿爾特尼斯神廟附近隱居起來。

    赫拉克里特的這種哲學思想就是後來的辯證法。他強調了對立面之間的緊張關係和不斷轉化的順序,這不是說凡事都是完全相同的,對立雙方是密切相關的,它們相互依存,相互統一,相互轉化,相互作用。從這種意義上來說,一切即一,一即一切。

    赫拉克里特承認”人們要了解自己,做事合理“。但很少有人能做到這一點,雖然”健康心態“是最高美德,最偉大的智慧是講真話、按照自然行事和認真傾聽。

    巴門尼德:”你要學會一切,這樣才能擁有一顆具備全面知識的平常心,以及敢於質疑的人類信念。“

    畢達哥拉斯是最早將哲學與數學緊密聯繫起來的人,這對柏拉圖產生了非常重要的影響。

    2019-05-24 22:01:09 回应
  • 第262页

    梭倫是我們所知的第一位希臘政治思想家(在西方傳統中),他是一位偉人,受過良好教育、口才好,善於處理事務、性格堅強。他從新目標的進展、新的立足點和視角方面進行分析,避免了只考慮權力和既得利益。他肯定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最初德莫指的是一種組織形式,是克里斯提尼任命和參與政治活動的公民,是五百人議事會的代表。但這個術語很快成為了整個秩序的代名詞,它也是第一個最終被理解為民主的術語。

    居魯士二世以阿契美尼德王族的身份把波斯各地緊密團結在一起,或第一次統一了各部落,前後經過了五十年的時間。先前波斯人主要在波斯灣北部山區飼養牲畜,後來隨著軍事和政治力量不斷增強,他們首先征服了鄰近的埃蘭(Elam)及首府蘇薩,接下來又征服了米底人,他們是居住在扎格羅斯山(Zagros Mountain)地區的一個民族。

    居魯士征服了新巴比倫(前539年),這是他征服的第三個東方帝國。他征服中亞地區。公元前530年居魯士去世,波斯帝國攻佔的領土遠超過了控制東方政治格局的其他帝國的領土總和。但埃及依然保持了獨立。

    居魯士(前530年)、岡比西斯(前525年)和大流士(前513和稍早時期)對外征服的時間間隔並不長。此外,波斯人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尤其是在保衛和治理被征服的領土方面。那是大流士的主要功績之一。

    公元前5世紀也是古典主義的產生時期:出現了許多不朽的著作和作品,它們是三位悲劇家和喜劇家阿里斯托芬創作的悲劇和喜劇,雕塑家菲狄亞斯、波利克里托斯和米隴完成的雕像,以及建築師在雅典衛城建造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建築。

    建立共識、責任制和自我肯定被廣泛地用於藝術領域,那裡可以提供實物的進展。情況一直都是如此,現在甚至更為真實。除了生活必需品,公民們不僅需要合理的政治思想,還需要藝術為其提供想法、形象和故事來說明、理解和形象化這種與眾不同和不受懷疑的文化。

    以自由文化為動力,探索和追尋合理的尺度,從而奠定了造型藝術的形式。藝術家們也在政治領域中獲得了巨大的自由,但一切仍與人體尺寸和人類形象相關,實質就是從所有現象中提取的典範。

    雅典公民是政治人(homines politici),這一點非同尋常,並在他們的經歷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正是因為這一點,他們成為了一般人的典範。畢竟,雅典公民不是資產階級,也不是擁有特定生活領域的階級,他們非常看重工作,並取得了自己的成就和財富。

    2019-05-24 22:24:18 回应

流浪演繹法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861条 )

斯宾诺莎书信集
3
玫瑰的名字
2
追忆逝水年华
2
古韵
1
原來,古羅馬人這樣過日子
6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6
繁花
2
Meditation
1
乡村医生
1
忧郁的热带
14
倫理學
8
园冶图说
9
文化不是味精
3
文化不是味精
1
里尔克散文
6
不妥
2
冰雪紀行
2
济慈诗选
20
遍地风流
1
聶魯達雙情詩
26
希克梅特诗选
25
我的名字叫红
4
红发女人
2
纯真博物馆
6
伊斯坦布尔
10
回望
3
够一梦
13
面纱
1
为何一切尚未消失?
7
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
1
福柯 / 布朗肖
5
香水
2
常识与通识
5
雕塑的语言
4
现代雕塑的变迁
5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3
水印
3
脱腔
9
闲话闲说
4
棋王·树王·孩子王
4
威尼斯日记
3
Winds Howl Through the Mansions
2
紙夢
2
迷失者的寓言
3
語義和營養
5
致D
4
日軍慰安婦內幕
5
夜間飛行
5
红高粱家族
3
電影美學
8
技术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
3
门萨的娼妓
1
守夜
18
漫游者寄宿所
13
爱你就像爱生命
2
伪美骗局
3
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
8
图像与花朵
16
勃朗宁夫妇爱情诗选
14
巴托比症候群
6
我有一個戀愛
2
生如夏花
5
美学与性别冲突
4
谈美
5
无聊的魅力
10
蒙田哲言錄
8
自我的追尋
13
1984
3
看不見的城市
9
暗店街
3
呼兰河传
2
巨大的謎語
8
庆祝无意义
2
3
罗生门
4
乌合之众
14
碧娜 鮑許 - 舞蹈 劇場 新美學
6
愛的藝術
9
陈寅恪的最后20年
7
尼采遗稿选
20
女宾
7
紀伯倫的詩
22
恋人絮语
39
記憶看見我
3
里尔克抒情诗选
26
生来如此
32
动物庄园
4
過於喧囂的孤獨
10
阿尼阿拉号
13
搭车去柏林
2
老舍之死
2
聶魯達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16
中国文化的命运
1
廣場
5
情人
4
異鄉人
5
鼠疫
12
诗人在纽约
1
旅行的艺术
8
论诱惑
19
白鹿原
1
美国
5
我的脑中有个洞
5
在华五十年
15
蒙古帝国
11
俳句的魅力
13
钓大鱼
1
柳如是
9
巴黎的忧郁
11
前车可鉴
2
诗人生活
17
波希米亚
13
访问历史
2
哀悼日記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