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演繹法对《玫瑰的名字》的笔记(2)

玫瑰的名字
  • 书名: 玫瑰的名字
  • 作者: [意] 翁贝托·埃科
  • 页数: 570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03
  • 第1页

    你四处寻觅,欲得一席宁静之地,但你只有在书海的一角才能找到它。

    方济各修士认定基督的清贫,从某种程度上使帝国的神学家们——帕多瓦的马西利乌斯[9],让丹的约翰[10]——的思想更加有生命力。

    宇宙之美不仅仅来自大千世界千差万别中的同一性,也来自它同一性中的千差万别。

    机械是技艺的成果,而技艺则是对大自然的模仿,所以机械复制的不是大自然的形式,而是其运作的本身。

    Spirituali,方济各会内部的狂热派。

    三排楼窗告知人们,楼堡的建筑是以三重的模式逐次增高的,这就是说,地面上呈正方形的建筑实体,高耸入云时已是神学“三位一体”意义上的三角形了。更走近些,我们发现这幢四方形楼堡的每一个角,各有一个七角形的角楼,从外面可以看到其中的五面——也就是说,整个大八角形楼堡的四个侧面又增添了四座小的七角楼,而从外面看过去却是四座五角楼。每一个数目都揭示着一种极其细微的神圣的意义。数目八,蕴含着每个四方形的完美之数;数目四,是四部福音书之数;数目五,是世界五大地域之数;数目七,代表神灵的七种礼数。

    在所有的艺术中,建筑是节奏最大胆的艺术,往往竭力营造古人称之为kosmos[6]的次序,也就是匀称的次序。正像奥古斯丁所说,上帝把世间万物的数量、重量和尺寸都设定好了。

    唯有我们在对事物缺乏完整的认识的时候,才使用符号,或符号的符号。

    后来,当我得悉他的充满冒险色彩的生活经历,以及他曾经在许多地方生活过却都没有生根的情况之后,我意识到他会许多种语言,但哪一种都不精通。或者说他发明了一种自己的语言,一种用他所接触过的各种语言拼凑起来的语言——有一次我想到他用的语言大概不是幸福的人类始祖亚当曾经用过的语言,即从世界的起源到巴别塔,所有的人都通用的同一种语言,在他们不幸地被分化隔离的事件发生之后,没有产生任何别的语言,而就在受到上帝惩罚后的第一天,产生了巴别语,造成语言的原始混乱。

    意大利半岛上神职人员的权力显然要比在其他任何国家都强大,而且比在任何国家都更炫耀权势和财富,这就导致最少两个世纪以来一些想过比较清贫生活的人士掀起运动,与贪腐的神父们展开争论。他们之中有些人甚至拒绝施行圣礼,结成独立的团体,因此受到僭主们、帝国和城邦行政长官的憎恨。

    最后出现了圣方济各,他传播济贫的思想,这与教会的戒律并没有背道而驰,而且通过他的布道提醒教会遵循那些严格的古老教规,同时清除了原本隐含在其中的紊乱成分。

    那时,与教会的权威有接触的属灵派的导师们和他们普通的追随者已经很难区分开,他们生活在教会外面,靠乞讨度日,靠双手的劳动谋生,不拥有任何财富。而公众却称他们是小兄弟会修士,与追随皮埃尔·德·约翰·奥利维学说的法国苦行僧别无二致。

    小兄弟会的人宣称基督和他的门徒从来没有个人和公共财产,而教皇把这种思想谴责为异端。

    天使的激情和撒旦的狂热之间的差别是微乎其微的,因为两者均产生于一种极端兴奋的意志。

    痛苦的欲望,就像渴求崇拜的欲望一样,还有一种谦卑的欲望。

    坏人的弱点也是圣人的弱点。

    死亡是流浪者的归宿,一切劳苦的终极。

    绘画是凡人的文学。

    Bogomili,十世纪中叶兴起于保加利亚的善恶两元论教派。

    营造出美需要有三个要素:首先是完整或完美,因此我们认为丑恶的东西往往是残缺不全的;其次是比例适当,或叫和谐;最后是清澈和明亮,确实是这样,我们把色彩亮丽的东西视作美。由于美蕴含着安宁、善良和美好

    正像伟大的罗杰·培根所警示的,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掌握一切秘密的,因为有些人会把科学用到邪恶的目的上去。

    新时代的学者往往不过是站在侏儒肩上的侏儒罢了。

    吟诵者念道:“让我们学习先知的榜样,他说:‘我意已决,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将严格控制我的舌头,嘴巴套上嚼子,我谦卑地缄默不语,即使是实话也决不说。先知用这段话教诲我们,为了避免祸从口出,有时候就要信守缄默,甚至是一些合理合法的话也守口如瓶!’”

    我们为书而活着。在这个充满混乱和颓废的世界,这是一种温馨的使命。

    一边是布道的圣人们,他们劝诫人们悔罪,一边是悔罪者,他们往往拿别人做代价实施悔罪……刚才我说的是别的。不,或许我始终是在说这个:悔罪的时代已经结束,对于悔罪者来说,需要悔罪就得去死。那些把发疯了的悔罪者杀死的人,是以死亡偿还死亡。

    在常人的想象中,有时甚至是在博学者的想象中,那是一面呈现出在地狱里经受磨难的镜子。为了使得——人们这么说——没有人敢犯罪。这是期望通过恐惧来抑制犯罪心理,相信惧怕可以替代叛逆。

    ‘城市’在意大利跟在我们国度里不一样……‘城市’不仅仅是居住的地方,还是决策之地。

    “每一种创造物,无论是可见的和不可见的,都是一种光,被光之父赋予了生命。这象牙,这玛瑙,以及围绕着我们的宝石都是一种光,因为我意识到它们是好的,是美的,是按照自己的成分比例有规则地存在着。它们分成不同的属别和种类,各自有别于其他的属别和种类,这是由它们不同的天性决定的,但不外乎同属一个目,它们按照符合物体各自的重心体现它们的独特之处。而向我展现的这些东西越多,就越能看出其材质本性的珍贵稀有,并越显示出神的造物威力之光,因为倘若我追溯事物无比奇妙的因果关系的话,那

    是永远也无法达到超凡的完满境界的。

    我相信本笃会的修道院院长们认为教皇的权力过大,这就意味着主教们和城市的权力过大,而我的教会却在几个世纪里一直在同世俗的教士和城市的商人们的斗争中,保留着自己的权势,把自己当做人世间和上天的直接媒介,以及君主们的顾问。

    上帝的子民分为牧羊人(即教士)、狗(武士)和绵羊(民众)。

    那里的“绵羊们”已经不是昔日那善良和忠诚的农民了,而是商人和手工匠。

    2019-08-13 21:46:12 回应
  • 第10页

    城市永远是腐败的

    我知道他们(巴塔里亚会)排斥婚姻,否认地狱的存在。但我怀疑,是不是就因为他们的思想和主张,人们妄加给他们一些莫须有的罪名。

    当贱民可以被利用致使敌对政权陷入危机时,往往是任人宰割的肥肉,而当他们失去被利用价值时,就成了牺牲品。

    正如通奸乃是对凡人的诱惑,财富乃是对贪婪的世俗教士的诱惑,知识则是对崇尚求知欲的僧侣的诱惑。

    当一群乌合之众追随着一种承诺而妄想一举获胜时,就永远不知道是受谁指使的。

    谈到人性时,分析了其既爱善行又爱邪恶的复杂性,旨在说服他相信人性的同一性。而我在跟院长谈到卡特里派和韦尔多派之间的差别时,我坚持说明他们偶然行为的不同。我之所以这样坚持,是因为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把一个韦尔多派的人所犯的罪行错加到一个卡特里派的人身上而将他活活烧死,反过来也是如此。而将一个人活活烧死,就是烧死他个人存在的实体,也就是彻底消除了一种具体的生存行为,包括本身好的行为,至少是在上帝的眼里。你不觉得这是坚持其偶然性差别的一种充分理由吗?

    人人都是异教徒,人人又都是正统的基督徒,一种运动所追求的信仰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提出的希望。所有的异教都成了被社会现实排斥的一面旗帜。你抓住异教,你就能找到‘麻风病人’。每一场对抗异教的战斗只求这样的结果:让‘麻风病人’仍然当‘麻风病人’。

    如今通俗拉丁语已经成为城邦的语言了,拉丁语则是罗马和修道院的语言。

    真理的种种形象越是明显,往往因其不相类似,就越显得仅是形象,而不是真理。

    现在我知道,当时我的痛苦是来自理性的意志和感情的欲望之间的冲突,理性的欲望想要表现的是意志的权威,感官的欲望则是服从人的激情冲动的。的确如此,发自感官的欲望支配行为,关联到身体各个环节的变化,人们称之为激情,而发自意志的理性欲望则不然。

    陷入情爱之中,爱能使被爱的对象和爱的人以某种方式融为一体,所以爱情比知识更有感染力。

    如今我深知美好的东西是爱的缘由,而美好是由认知来鉴定的。倘若你未曾体验过什么是美好,你就不会去爱。

    在那以前,我以为每本书谈论的都只是书本以外尘世的或超凡的事情。现在我才知道,一本书还常常谈及别的书,它们会相互关联。想到此,我更加觉得藏书馆令人困惑不安。那是书海,多少世纪以来,在漫长的岁月里,那都是个窃窃私语的地方,在羊皮纸书页之间进行着人们觉察不到的对话;那里有生命,有一种人类智慧不能主宰的强大力量,是收藏了许多天才和精英构设的秘密的宝库,它比发明和传播秘密的人更有生命力。

    神学还有另外两种道德规范。对有可能实现的事情抱有的希望,以及对坚信有可能实现希望的人们的宽容。信仰是神学的道德规范呀!”

    理念是事物的符号,形象是理念的符号,一种符号的符号。

    真正的爱往往是为其所爱的对象着想。

    2019-08-13 21:47:16 回应

流浪演繹法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863条 )

追忆逝水年华
4
斯宾诺莎书信集
3
自由的文化
9
古韵
1
原來,古羅馬人這樣過日子
6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6
繁花
2
Meditation
1
乡村医生
1
忧郁的热带
14
倫理學
8
园冶图说
9
文化不是味精
3
文化不是味精
1
里尔克散文
6
不妥
2
冰雪紀行
2
济慈诗选
20
遍地风流
1
聶魯達雙情詩
26
希克梅特诗选
25
我的名字叫红
4
红发女人
2
纯真博物馆
6
伊斯坦布尔
10
回望
3
够一梦
13
面纱
1
为何一切尚未消失?
7
欧·亨利短篇小说精选
1
福柯 / 布朗肖
5
香水
2
常识与通识
5
雕塑的语言
4
现代雕塑的变迁
5
没有女人的男人们
3
水印
3
脱腔
9
闲话闲说
4
棋王·树王·孩子王
4
威尼斯日记
3
Winds Howl Through the Mansions
2
紙夢
2
迷失者的寓言
3
語義和營養
5
致D
4
日軍慰安婦內幕
5
夜間飛行
5
红高粱家族
3
電影美學
8
技术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
3
门萨的娼妓
1
守夜
18
漫游者寄宿所
13
爱你就像爱生命
2
伪美骗局
3
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
8
图像与花朵
16
勃朗宁夫妇爱情诗选
14
巴托比症候群
6
我有一個戀愛
2
生如夏花
5
美学与性别冲突
4
谈美
5
无聊的魅力
10
蒙田哲言錄
8
自我的追尋
13
1984
3
看不見的城市
9
暗店街
3
呼兰河传
2
巨大的謎語
8
庆祝无意义
2
3
罗生门
4
乌合之众
14
碧娜 鮑許 - 舞蹈 劇場 新美學
6
愛的藝術
9
陈寅恪的最后20年
7
尼采遗稿选
20
女宾
7
紀伯倫的詩
22
恋人絮语
39
記憶看見我
3
里尔克抒情诗选
26
生来如此
32
动物庄园
4
過於喧囂的孤獨
10
阿尼阿拉号
13
搭车去柏林
2
老舍之死
2
聶魯達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
16
中国文化的命运
1
廣場
5
情人
4
異鄉人
5
鼠疫
12
诗人在纽约
1
旅行的艺术
8
论诱惑
19
白鹿原
1
美国
5
我的脑中有个洞
5
在华五十年
15
蒙古帝国
11
俳句的魅力
13
钓大鱼
1
柳如是
9
巴黎的忧郁
11
前车可鉴
2
诗人生活
17
波希米亚
13
访问历史
2
哀悼日記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