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品牌 (1)

  • 第51页
    我敢打赌有一件事你不知道:在很久以前,胡萝卜有很多种颜色,唯独没有橙色。有红色、黑色、绿色、白色,甚至还有紫色的品种。后来到了16世纪,荷兰的栽培者想让这种蔬菜更具 有"爱国色彩",于是他们尝试用一种北...

自私的基因 (1)

  • 第22页
    它们存在于你和我的躯体内,它们创造了我们,创造了我们的肉体和心灵,而保存它们正是我们存在的终极理由。这些复制基因源远流长。今天,我们称它们为基因,而我们就是它们的生存机器。

搜神记 (11) 更多

  • 第210页
    世间每种草木都美 人不是 中药很苦 你也是
  • 第205页
    司机打开后座门,杨能让兰雪的头先进去,然后屁股,然后漫长的腿。杨能扛兰雪的过程中,兰雪的头发一直时断时续地拍砸在杨能的胳膊上,沉重,尖锐,冰凉,似乎和护士抽血的针头进入胳膊的时候一样。
  • 第196页
    杨能看着浓妆刚卸的顾盈,感觉异常陌生,不敢相信怀里这个全部赤裸的女人是自己一月一月一年一年一眼一眼一念一念看着发育长大的。杨能仿佛多年没照镜子,突然有一天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时叫不上他的名字。
  • 第217页
    在房子之后,汽车是最大的商品,房子不能标准化,汽车可以,汽车是可以标准化的最大宗产品。
  • 第213页
    天蓝得又高又透,小风儿脆脆的,让脑子清爽又不让身子冷。北京像某些长得按你命门的妇女,一身的毛病,但是偶尔好起来,让你在瞬间忘记她一切的毛病,在瞬间仿佛初相见。
  • 第209页
    杨能在睡死去之前,对徐玛瑙说:“一把钥匙一把锁。我曾经深深厌恶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热爱妇女,为什么会如此兽性。我也曾经为自己开脱,就像一个偷窃癖,我也是一种癖,恋女癖,也是一种病,和癌症病人一样,不...
  • 第184页
    不好色的男人成不了大师,因为不好色的男人体会不到极致的美、苦、孤独、趣味和狂喜。雪霏,你要记住我这句话。
  • 第56页
    比美好更好的,是等待美好的事发生。
  • 第33页
    我的腰间有个刺青,两根孔雀羽毛。第一次上床的时候你看到,你注意,你问: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这是我曾经会飞的记忆。
  • 第24页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我爱的是好看、年轻、简单的现在的你,不是爱明天的充满世俗智慧和见识的你。
  • 第217页
    四十五岁之后,五分之四的人我见了一面之后就不想见二面了。尽管这五分之四的人里的某些人似乎对于我的工作很重要,我还是能不见就不见了。我爸是这么教我的,其实你唯一能支配的是你的时间,有些人似乎重要,其...

文明之光(第四册) (1)

  • 第255页
    按照原来斯大林和罗斯福的设想,常任理事国中没有法国的份,因为斯大林对一战即溃的法国有一种莫名的鄙视,认为它不配享有战胜国的特权,而罗斯福对法国更是不满,甚至打算将法国作为敌占区进行管制。丘吉尔则看...

浪潮之巅(第三版)(上下册) (1)

  • 第288页
    亘古而常青的昨天永远是过去,也永远会再来。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0 11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