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麦对《如丧》的笔记(5)

思麦
思麦

在读 如丧

如丧
  • 书名: 如丧
  • 作者: 高晓松
  • 副标题: 我们终于老得可以谈谈未来
  • 页数: 281
  • 出版社: 武汉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4-9
  • 第12页
    老钱那时候跟你说过丫最大的梦想就是熬成老炮儿,摔怀为号,沧海一声笑。现在丫终子熬成老炮儿了,老炮儿却成了现在这个麻木社会里最多愁善感的弱势群体了。
    2012-10-29 23:49:46 回应
  • 第19页
    你说说,要到什么时辰,一个人才能真正穿过所有的乱七八糟,看到那个True love of mine ?会是第一个还是最后一个?是最长的那个还是最短的那个?是常常想起的那个还是常常忘记的那个?是为她笑得最欢畅的那个 还是为她哭得最傻逼的那个?是用她生日当信用卡密码的那个还是缠绵直到黎明来临的那个?是之后常常一起喝咖啡变成红粉知己的那个还是在校门外路灯下终成永決的那个?到底是他妈哪个呀?有还是压根没有呀?要是没有就早说,省了多少咬着被角哭湿枕头的半睡不醒。可是如果真的没有,那帮孙子又怎么写出的那些松花般操蛋的歌,拍出那些麻花般按巴的电影,像擀面杖般揉搓你那长得像血拳头其实柔软得像血慢头的心呢? ? ? 
    还有好多好多别的心呢?大家都说付出了真心,收到一堆下水,那些真心都去哪了?能量守恒物质不灭吗不是说,都他妈去哪了?
    历史并不真的流传于世,因为总有人怀着绝望毁灭了最后的人证物证。
    2012-10-30 23:44:07 回应
  • 第42页
    我闭上眼睛,记忆如同一只海鸥逆着晨光泛海而上----厦大那片青绿色的飞擔斗拱被海潮声淹没在层恋叠翠之间。 
    小生少时读书很讨厌一些话,比如"唯楚有才""东南形胜"之类,当时觉得出了北京就是周口店了——人都成那样了, 仿佛北京就是太阳,其他行星的辉煌都是以距离太阳的远近来衡量的。许多年后千山万水走遍,才发现北京其实很不适合居住(虽然我依然爱北京)——夏天人均树叶不足一片;冬天人均雪花不足一片;没有落山风、海潮声;春天放下的一个屁秋天还在近郊徘徊,如果谁这时候来卖厦门海边的空气,我要买一大口袋套在头上。闻着早晨清晰的阳光穿过凤凰树再经由湖水反射到窗前与熟睡的情侶呼出的轻柔暖昧混合成的空气,我就会回到那里,用西班牙语(为什么要用西班牙语?)说:我爱你!
    2012-11-03 19:59:22 回应
  • 第49页
    1990年11月14日,小小的小生21岁啦! 小小的房间里竟然挤进了来自两大方面军的22位同志! 想起一年前过20岁生日时,一个人在清华 26号楼614宿舍摆了三枚焰饼说是有谁来看我就与之分享。直至熄灯竟无一故人,独自吃了全部冷馅及饼,钻进冰冷的被窝。北京每年11月15曰来暖气,因此每年我的生曰都是一年中最寒冷的一天。当时我在冰凉被窝中倒是一点也没难过,我觉得这一切都不属于我----我会有我的诗和远方----妈妈从小就反复这样告诉我,所以妈妈和我从不为眼前的一切悲伤,反而经常被辽阔的昨天和远远的未来打动。所以后来----直至今天----我和妹妹都没有买房而是用所有的积蓄将这个孤独行星走遍。
    2012-11-03 20:42:39 回应
  • 第55页
    1996年底出版时原序: 
    写子九一年初,流浪了一圈回到北京,找到那把吉他时,它只剩下 三根弦了。所以写了这样一首九拍的歌,多年后录这首歌时,老狼在棚里哭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想起和女友一起在八中校门口树上刻下的字,他在黑着灯的棚里,我在控制室里,通过麦克风谈起那些事,谈起她们。她们就像是从我们手指尖上滑过的那些叫做岁月的东西一样,偶尔还会涌上心头。
    2012-11-03 21:16:3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