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麦对《活着活着就老了》的笔记(9)

活着活着就老了
  • 书名: 活着活着就老了
  • 作者: 冯唐
  • 页数: 304
  • 出版社: 天津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2-10
  • 第5页
    讲到最后,小说文字不好不重要,结构不好不重要,才情不好不重要,小说最重要的是让你体会到生命感动,就像姑娘最重要的是让你体会到爱情,听到激素在血管里滋滋作响或是心跳。在读到足够数量的好小说之前,我不相信任何鬼怪灵异,但是,好小说简简单单透过白纸黑字,将千年前万里外一个作者的生命经验毫不费力地注入我的生活,让我体会生命中不灭的感动。我开始怀疑灵魂的存在。
    2013-05-11 20:34:33 回应
  • 第86页
    纯从男性角度,非礼勿怪。从大处看来,女入的魅力武库里有三把婉转温柔的刀。 
    第一把刀是形容,"形容妙曼"的"形容"。比如眉眼,眉是青山聚,眼是绿水横,眉眼荡动时,青山绿水长。比如腰身,玉环胸,小蛮腰,胸涌腰摇处,奶光闪闪,回头无岸。比如肌肤,蓝田日暖,软玉生烟,抚摸过去,细腻而光滑,毫不滞手。
    2013-06-16 23:41:45 回应
  • 第88页
    既然是刀,就都能手起刀落,让你心旌动摇,梦牵魂绕,直至以身相许。但是,形容不如权势,权势不如态度。 
    形容不足持。花无千日红,时间是个不懂营私舞弊的机器,不管张三李四。眼见着,眉眼成了龙须沟,腰身成了邮政信筒。就像"以利合以利散",看上你好颜色的,年长色衰后,又会看上其他更新鲜的颜色。形容不可信。如今这个世道,外科极度发达,没鼻子我给你雕个鼻子,没胸我给你吹个胸哺。如果你肯撒钱、肯不要脸,就算你长得像金百万,也能让你变成金喜善。
    权势不足持。江湖风雨多,老大做不了一辈子,激流勇退不容易,全身而退更难。那个姑浪的老爸官再大,也有纪检的管他,也有退的时候。软饭吃多了, 小心牙口退化,面目再也挣狩不起来。
    落到最后,还是态度。"只缘感君一回顾,至今思君朝与暮"。老人说"尤物足以移人",国色天香们用来移人的,不是 Larlcome粉底,不是CD香水,是"临去时秋波那一转"。多少年过去了,在小馆喝酒,还是想起那个扬言要把我先好后杀的师姐。见到街头花开,还是想起“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2013-06-16 23:53:15 回应
  • 第105页
    像是每年如期上市的大阐蟹,如期飞舞的柳絮,每年,一批批的"北漂"小伙子带来扰动人心的才气和力气,一批批的"北漂"小姑娘带来撞乱人性的脸庞和乳房。
    2013-06-19 21:23:13 回应
  • 第107页
    "这个时候,她,我的第一个女朋友,眼睛会盯着远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什么。而我则对远方置之不顾,我只知道热烈地看着她,从侧面看她的随毛,看她嘴唇边细密的汗毛,我调动我噪子间公鸭的力量,翻唱崔健的《一无所有》。这首惨遭语文老师批判的歌,惹来了她的笑,那笑声像是从她的胸膛伸出的一只摇着银铃的手。”
    2013-06-19 21:39:29 回应
  • 第117页
    讲文字本身妙处的文字极其难写,如果不是完全不可能。文字不像数字。数字是婊子,是叛徒,花花钱,上上大刑,数字能做你想让它做的任何事,能给你想要的任何证据。文字本身就是最大的幻象,修禅宗的历代高人早就定论,得意忘言,得言忘意,直接描写是死路一条。
    2013-06-19 22:25:58 回应
  • 第219页
    穆罕默德对信徒说,他能让山走到他面前,喊了三次,山他妈的不过来,默罕默德就走了过去。老婆是命,写作是命,他们如果不走到我的面前,我就带着鲜花、戒指和手提电脑走过去,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认命?
    2013-07-07 08:51:35 回应
  • 第223页
    真正的文学用来存储不能数字化的人类经验,是用来对抗时间的千古事,总体属阴,大道窄门,需要沉着冷静,甚至一点点没落。
    2013-07-07 10:14:46 回应
  • 第276页
    判断对一个城市熟悉程度,我有一个自己的标准。比较熟悉就是我知道这个城市里什么地方有好吃的,我知道什么地方的酒又好 又便宜。很熟悉就是城市里最好吃的馆子,老板或者老板娘是我的朋友,喝多了有人送我回家或者去医院。极其熟悉:城市里最好吃的馆子,我去了,老板或者老板娘会自己下厨房,炒菜上桌子,老板和我干第一碗酒或者老板娘看着我夹第一口菜,喝到极高,送进医院,急诊室门口有四个以上的医生弟兄等着看我的熊样。
    2013-07-08 20:32:3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