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麦对《我执》的笔记(7)

思麦
思麦

在读 我执

我执
  • 书名: 我执
  • 作者: 梁文道
  • 页数: 274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10
  • 第84页
    可是别忘了单思的幻想作用。单思的人总觉得自已无所不能,愿意为了对方最微小的幸福而付出最大的代价,愿意牺牲一切去完成对方的心愿。就算发现对方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他也以为自己那默默守护的态度才是最伟大的爱,正如凡人看不见摸不着的守护天使。甚至,他会不自量力地认为对方的爱情是自己的甘心成全。当恋人受伤或者遭到抛弃,自己就会像天使一样现身抚慰。 
    然而他现身了吗?他现身过吗?没有。因为这是单恋,一种不采取任何行动的恋爱。由于没有行动,所以一切行动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在脑海之中。幻想,当然是无所不能的。又由于一切行动都未曾发生,根据伦理学的基本原则,也就谈不上善或恶,道德或不道德。只有实际的行为才配得上道德判断,所以单恋,其实是超越善恶的爱恋。
    2012-12-16 15:05:11 回应
  • 第94页
    芬妮摩尔死了,而我们的大师却来到她那位处三楼的住所烧信,他急忙毁灭任何和自己有关的痕迹,不只是怕人以为她的自杀 是为了他的冷淡(他根本否认自己爱过芬妮摩尔),更害怕芬妮摩尔爱他。翻箱倒柜,亨利.詹姆斯在寻找一封可能不存在的遗书,他以为这封遗书会有这样的句子:"我不愿意活下去,是因为詹姆斯不能爱我。"
    然而他看到的却是一个未展开的意念:"想象一个男人生来就少了一颗心,他善良,正直,彬彬有礼,但就是没有那颗心。"亨利.詹姆斯此时的行动恰恰印证了这句断言。
    2012-12-22 14:14:32 回应
  • 第98页
    所有他不能表达的感情,所有他不能还报的债,亨利詹姆斯都用小说完成。对于那些爱他的女人,他并非完全无动于衷,但是他压抑,不愿面对。因为他更爱孤独。每当他动起常人的感情,想要握住一个女子的手,或者只不过是去探望伤兵暂摆一副怜倘的神态; 他都会立刻想起他那温暖的书房,有一面自己的小窗可以窥看这个世界,坐在那里写作是件多好的事呀。 
    愈是压抑,亨利.詹姆斯的文字就愈精纯。与他心目中的同代对手王尔德极为不同,王尔德不论在为人和书写上都是一派飞扬,詹姆斯却晦涩幽微,婉转细腻。如果相信看书知人,读者一定以为这个作者充满同情心,宽容博厚。其实他是的,只是这一切都留在小说里。
    2012-12-22 14:24:26 回应
  • 第100页
    否则我无法解释这些所谓"浪子"的动机("浪子",一个被赋予了过多幻想,却终究俗滥可笑的意象)。并且,久而久之,他开始培养出战阵军犬的直觉。例如我的一个朋友,他在一份礼物上只用铅笔留言,为的是有朝一日对方可以轻易拭去,不留痕迹。在每一段关系的开头,他已预感到终结的模样,他永远在投入的同时抽离,在水乳交融的时候孤寂。 
    2012-12-22 14:59:32 回应
  • 第110页
    财富、美貌,甚至才华,都不是外在的东西,而是一个人身上无奈的限制与伽锁。你不能说一个有钱人除了财富之外还有一个完全与此无关的内在,也不能说一个美丽的女子除了美貌之外还有一个不受外在影响的本质,不,因为这些所谓外在的条件不只深刻地改变了穿戴它们的人,甚至还扭曲了他们的人格。就像一个面具戴得太久的人,他早就失去了原来的面孔。 
    你很难爱上这样的人,不是因为财富、美貌与才华会使得他们骄纵任性,而是这些外壳如此耀目,即使是拥有它们的人也不能不自觉。一旦自觉,他就疏离,甚至戒惧。他会变得小心翼翼,仔细审 视每个接近自己的人,然后把自己放上判官的位置,以为有能力去判别人心的真伪。所以他们不能带给任何人亲近的安全感,也不能让任何人亲近。他连自己都和自己不亲近,他总是在过滤他自己。
    2012-12-23 09:46:38 回应
  • 第113页
    原来搬家是这样的一回事,因为书柜和衣橱的长久沉积,地面会印出一圈痕迹。只有在东西都搬走之后,它们才以约略的轮廊显现出那已不在者的分量与时间。就像凶杀案的现场,死者的身体早已挪开,但它的形状却被白色的粉笔勾勒在地上,清清楚楚。
    2012-12-23 09:54:25 回应
  • 第118页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很多独居男子不只把马桶的坐板放下来,还把这个习惯无意识地刻进了他的身体,即使她早已不在。直至他到了异地的酒店,他才如梦初醒地发现自己竟然坐在马桶上发呆,但怎么想都想不起这个姿态的源头。
    2013-01-20 19:09:1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