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麦对《生活在别处》的笔记(36)

  • 第11页
    我们在前一章已解释过,诗人妈妈很快就明白这个追求爱情冒险的男人惧怕生活的冒险,他可不愿和她一道变成双面雕像升至漫天星斗之间。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一次她的自信没有在情人的冷漠中土崩瓦解。的确,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改变了她。妈妈的身体,就在不久以前还是为情人的眼睛而存在的身体刚刚进入一个薪新的历史时期:它不再是为别人的眼睛而存在的身体,它成 了为至今尚未有眼睛的某个人而存在的身体。身体的外表已经不再那么重要;它通过内在的一层羊膜接触着另一个身体,而那层膜至今还没有任何人看到过。外面世界的眼睛因此只能抓住完全非本质的表面,甚至工程师的意见对她而言也算不上什么了,因为对她身体的伟大命运产生不了任何影响;身体终于彻底独立和自治; 多骄傲的蓄水池。
    2012-11-07 23:27:54 回应
  • 第12页
    还有:情人爱抚她赤裸的身体时,她总是有一种羞怯的感觉; 两个人彼此靠近总需要超越某种相异性,而拥抱的一瞬之所以醉人就因为它只能是一瞬的时间。羞怯的感觉从来不曾减缓,它使爱变得更加令人激动,但是同时它又在看着身体,惟恐身体整个儿投入进去。而这次,羞怯感消失了;完全被废除了。 两个身体彼此完全开放,毫无隐瞒。 
    她从来不曾对另一个身体如此毫无保留地投入过,也从来不曾有这样的时刻,另一个身体如此这般地对她毫无保留。情人当然享受过她的腹部带来的愉悦,可是他从不曾住在那里;他当然能抚摸她的乳房,可是从来不曾吮吸它。啊,哺乳! 她充满爱意地看着这张还没长牙的小嘴鱼一般地一翕一合,想象着她的儿子在吃奶的同时也在吮吸她的思想,她的梦幻和她的冥想。
    2012-11-09 00:09:45 回应
  • 第93页
    他在车厢的连接处停下来,深吸一口气,借以平息急促的呼吸。他又一次在最后一刻到达,在最后一刻到达是他的骄傲:别人能够准时到是因为他们都遵循着事先确定的计划,而这样的一生 
    根本没有意料之外,就像是在抄写老师规定的课文。他想象他们此时就坐在卧铺包厢里,坐在预定好的位置上,谈论事先准备好的话题,准备去度一个星期假的山间小屋,还有在学校就熟悉无比的时间表,他们总是能够盲目地遵循这样的时间表,铭刻在记忆之中,没有一点儿的错误。
    2012-12-29 15:46:20 回应
  • 第93页
    他在车厢的连接处停下来,深吸一口气,借以平息急促的呼吸。他又一次在最后一刻到达,在最后一刻到达是他的骄傲:别人能够准时到是因为他们都遵循着事先确定的计划,而这样的一生根本没有意料之外,就像是在抄写老师规定的课文。他想象他们此时就坐在卧铺包厢里,坐在预定好的位置上,谈论事先准备好的话题,准备去度一个星期假的山间小屋,还有在学校就熟悉无比的时间表,他们总是能够盲目地遵循这样的时间表,铭刻在记忆之中,没有一点儿的错误。
    2012-12-29 15:46:27 回应
  • 第123页
    诗人诞生的家庭往往都离不开女人的统治:特拉克尔①、叶赛宁和马雅可夫斯基的姐姐们,勃洛克的姨妈,荷尔德林和莱蒙托夫的祖母,普希金的奶妈,当然,尤其是母亲,诗人的母亲,而父亲的影响总是在母亲的影子后淡去。王尔德夫人和里尔克夫人喜欢把他们的儿子装扮成小女孩的模样。你对在镜子前满怀恐慌地看着自己的小孩子感到很惊讶吗? 这是长成男人的时刻了。 伊里.奧尔藤②在日记中写道。于是诗人穷尽一生的时间在自己的脸上寻找男子汉的特征。
    2012-12-30 11:23:01 回应
  • 第134页
    在这对他而言仿佛一种无尽的幸福的死亡中,他梦想着自己和所爱的女人结为一体。在他的一首诗中,两个情人紧紧相拥以 至于彼此嵌入对方的身体,只能作为一具身体而存在,于是,由于无法移动,变成化石,成为永恒,再也不用经受时间的考验。 
    在另外的诗中,他想象着两个情人在一起待了那么久的时间, 他们的身上覆满泡沫,甚至最终他们自己也变成了泡沫;接着有个人出于偶然踏在了这堆泡沫上,于是(这是一个泡沫盛行的时代) 他们升上天空,幸福得难以言喻,仿佛只有升天是幸福的。
    2012-12-30 13:24:48 回应
  • 第183页
    "在爱情的问题上,绝对难道不是意味着理解我们所爱的人理解他所有的一切,包括他身上的阴影吗?"
    2012-12-30 22:31:49 回应
  • 第198页
    他还在和她约会;她对他说几天后她就放假了;他记下了她的地址;他没有告诉她,他已经知道了点什么;他害怕说了这些东西之后会促使他们更快分手;他很高兴她没有完全抛他,尽管她已经有了别人;他很高兴她还时不时地让他抱抱她,至少她还把他当朋友看;他非常非常迷恋她,他已经准备好放弃自己所有的骄傲;她是他眼前那片沙漠中惟一的生灵;他紧紧抓住这一线希望,希望他们勉强维持下来的爱情有朝一日能够重新点燃。
    2013-01-01 11:34:22 回应
  • 第271页
    "你是我的克萨宝贝,"她对他说,"你从窗户里进来,把他关在大橱里,他只剩下一具骷髅,然后你把我带到远方,非常远。"
    2013-01-01 15:55:36 回应
  • 第277页
    他终于放下心来,他对自己说伟大的爱情突然来临时,就像一道闪电,能将一个女人从压抑和羞耻中彻底解放出来,而她,正因为她纯洁和无辜,她会像轻浮女孩一样迅速地投身情人的怀抱。比这还要完美的解释是:爱情使她释放出如此强大、始料未及的灵感,以至于她的行为就像 
    是一个行为不端、富有经验的女人。
    2013-01-01 16:06:4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