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麦对《生活在别处》的笔记(36)

  • 第277页
    他终于放下心来,他对自己说伟大的爱情突然来临时,就像一道闪电,能将一个女人从压抑和羞耻中彻底解放出来,而她,正因为她纯洁和无辜,她会像轻浮女孩一样迅速地投身情人的怀抱。比这还要完美的解释是:爱情使她释放出如此强大、始料未及的灵感,以至于她的行为就像是一个行为不端、富有经验的女人。
    2013-01-01 16:07:00 回应
  • 第279页
    他很为他的女朋友感动,因为她穿着便宜的劣 
    质衣衫,从中他不仅看到了女朋友的魅力(朴素与贫穷的魅力),而且看到了他们的爱情的魅力:他对自己说,爱上一个灿烂、完美、优 雅的女人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只是美丽偶然在我们心里自然激起 的微不足道的反应;但是伟大爱情所希冀建立的爱的客体,恰恰是不够完美的生灵,正因为不够完美才更加人性化。
    2013-01-01 16:14:57 回应
  • 第279页
    他很为他的女朋友感动,因为她穿着便宜的劣质衣衫,从中他不仅看到了女朋友的魅力(朴素与贫穷的魅力),而且看到了他们的爱情的魅力:他对自己说,爱上一个灿烂、完美、优 雅的女人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只是美丽偶然在我们心里自然激起 的微不足道的反应;但是伟大爱情所希冀建立的爱的客体,恰恰是不够完美的生灵,正因为不够完美才更加人性化。
    2013-01-01 16:15:03 回应
  • 第279页
    他很为他的女朋友感动,因为她穿着便宜的劣质衣衫,从中他不仅看到了女朋友的魅力(朴素与贫穷的魅力),而且看到了他们的爱情的魅力:他对自己说,爱上一个灿烂、完美、优雅的女人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只是美丽偶然在我们心里自然激起 的微不足道的反应;但是伟大爱情所希冀建立的爱的客体,恰恰是不够完美的生灵,正因为不够完美才更加人性化。
    2013-01-01 16:15:23 回应
  • 第279页
    他很为他的女朋友感动,因为她穿着便宜的劣质衣衫,从中他不仅看到了女朋友的魅力(朴素与贫穷的魅力),而且看到了他们的爱情的魅力:他对自己说,爱上一个灿烂、完美、优雅的女人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只是美丽偶然在我们心里自然激起的微不足道的反应;但是伟大爱情所希冀建立的爱的客体,恰恰是不够完美的生灵,正因为不够完美才更加人性化。
    2013-01-01 16:15:32 1人喜欢 回应
  • 第278页
    他很为他的女朋友感动,因为她穿着便宜的劣质衣衫,从中他不仅看到了女朋友的魅力(朴素与贫穷的魅力),而且看到了他们的爱情的魅力:他对自己说,爱上一个灿烂、完美、优雅的女人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只是美丽偶然在我们心里自然激起的微不足道的反应;但是伟大爱情所希冀建立的爱的客体,恰恰是不够完美的生灵,正因为不够完美才更加人性化。
    2013-01-01 16:17:18 回应
  • 第279页
    啊! 和我谈谈我始终想着的那个姑娘(这句诗是作为重奏反复出现的)
    告诉我时光如何让她变老(他再一次想要拥有她的全部,是出于他人性的永恒)
    告诉我她童年是什么样的(他要的不仅仅是她的未来,还有她的过去)
    让我饮下她过去的眼泪(尤其是她的忧伤,她的忧伤将他从自己的忧伤中释放出来)
    告诉我占据她青春的爱情,他们对她的抚摸,他们让她如此憔悴,我要爱这样的她(还有走得更远的)
    她的身体什么也没有,她的灵魂什么也没有,直至过去的爱情都在腐烂,而我陶醉地饮着这腐烂……
    2013-01-01 16:18:23 回应
  • 第279页
    啊!和我谈谈我始终想着的那个姑娘(这句诗是作为重奏反复出现的)
    告诉我时光如何让她变老(他再一次想要拥有她的全部,是出于他人性的永恒)
    告诉我她童年是什么样的(他要的不仅仅是她的未来,还有她的过去)
    让我饮下她过去的眼泪(尤其是她的忧伤,她的忧伤将他从自己的忧伤中释放出来)
    告诉我占据她青春的爱情,他们对她的抚摸,他们让她如此憔悴,我要爱这样的她(还有走得更远的)
    她的身体什么也没有,她的灵魂什么也没有,直至过去的爱情都在腐烂,而我陶醉地饮着这腐烂……
    2013-01-01 16:18:45 回应
  • 第321页
    他明白,他的仇恨不是针对自己的。他是恨他的妈妈,那个帮他整理内衣的妈妈,为了瞒过她,他还不得不偷偷地穿上体操短裤,然后把原来的短裤藏在书桌的抽屉里。他满怀仇恨地想着他这个体现在他毎双抹子每件衬衫里的妈妈。他满怀仇恨地想着妈 妈,那个将颈圈套在他膀子上,牵着长长皮带另一头的妈妈。
    2013-01-02 15:07:35 回应
  • 第333页
    如酒精一般蔓延至他脑部的仇恨美丽而迷人;这仇恨之所以迷人,正是因为它通过红发姑娘又反射到他的身上,并且开始伤害他自己;这几乎是一种自我摧毁性的愤怒,因为他很清楚,推开红发姑娘就是推开他在这世界上惟一拥有过的女人;他感到他的愤怒是没有道理的,他对姑娘也是不公平的;但也许正因为他明白这一点,他才会变得更加残酷,因为吸引他的正是深渊,孤寂的深渊,自我惩罚的深渊;他知道离开女朋友他是不会幸福的(他会孤零零的一个人),而且他也不会对自己感到满意(他会知道他以前对女朋友是不公正的),但尽管他都明白,仍然不能抵抗自己那种愤怒的晕眩感。他向女朋友宣布说他刚才的话不仅现在有效,而且将永远有效:他不希望她再碰他。
    2013-01-02 15:42: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