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麦对《不二》的笔记(12)

思麦
思麦

读过 不二

不二
  • 书名: 不二
  • 作者: 馮唐
  • 页数: 328
  • 出版社: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 出版年: 2011-7
  • 第40页

    不二記不得玄機的面目,因為他本來就沒看清楚過。但是,不二回憶起對於玄機的嗅覺,甚至觸覺,儘管他或許從來就沒聞過和觸摸過玄機。這些嗅覺和觸覺,蓮藕一樣,水草一樣,雲彩一樣,風一樣,在變動,在還原,在生長,在形成,它們有自己的生命,「它們只是借一個所在,和不二無關,和不二的腦袋無關,和不二的記憶無關。」

    2013-03-17 11:06:51 回应
  • 第303页

    那隻松鼠有我兄過最困惑的眼神 ,很小地站立地在我車前不達的行车線内 ,下肢站立 ,上肢屈起 , 兩腮胡须炸開 ,她被嚇呆了 ,快速左打输 , 車入超车道 ,他也跟着閃进快車道 ,後输子輕輕一颠 ,沒聽見吱的一聲 , 但一定被壓成了鼠片。 太上忘情,如果更超脱一點,就不會走上这条路,最下不及情,如果再痴呆一點,就不會躲閃。小白和我就在中間,離免緒局悲惨,被屋成鼠片。

    2013-03-30 23:13:04 回应
  • 第303页

    那隻松鼠有我兄過最困惑的眼神 ,很小地站立地在我車前不達的行车線内,下肢站立,上肢屈起 ,兩腮胡须炸開,她被嚇呆了,快速左打输,車入超车道,他也跟着閃进快車道,後输子輕輕一颠,沒聽見吱的一聲,但一定被壓成了鼠片。 太上忘情,如果更超脱一點,就不會走上这条路,最下不及情,如果再痴呆一點,就不會躲閃。小白和我就在中間,離免緒局悲惨,被屋成鼠片。

    2013-03-30 23:13:59 回应
  • 第303页

    那隻松鼠有我兄過最困惑的眼神 ,很小地站立地在我車前不達的行车線内,下肢站立,上肢屈起,兩腮胡须炸開,她被嚇呆了,快速左打输,車入超车道,他也跟着閃进快車道,後输子輕輕一颠,沒聽見吱的一聲,但一定被壓成了鼠片。 太上忘情,如果更超脱一點,就不會走上这条路,最下不及情,如果再痴呆一點,就不會躲閃。小白和我就在中間,離免緒局悲惨,被屋成鼠片。

    2013-03-30 23:14:21 回应
  • 第37页

    不二説:「明擺着 。世界是兩棵長在一起的樹 ,上面是下面也是最下面 ,最上面 ,是同ー個樹根 。這同ー個樹根生出枝幹,這些枝幹又長出無數分忿的入口,這些分忿的入ロ又合成上面同ー個樹根 。本來是佛 ,盡頭是佛 。你説的佛 ,是我説的盡頭佛 。 你只説對了一半 ,你忘記了本來佛 。」

    2013-04-05 20:14:23 回应
  • 第37页

    不二説:「明擺着。世界是兩棵長在一起的樹,上面是下面也是最下面,最上 ,是同ー個樹根。這同ー個樹根生出枝幹,這些枝幹又長出無數分忿的入口,這些分忿的入ロ又合成上面同ー個樹根 。本來是佛,盡頭是佛。你説的佛,是我説的盡頭佛 。你只説對了一半,你忘記了本來佛。」

    2013-04-05 20:15:26 回应
  • 第37页

    不二説:「這個不難。我從本來佛直直地、擬擬地榜標地走到盡頭佛,記不得上個刹那的事兒,不計劃下一個刹那的事兒,一直走就是了。彷彿我身體裏有個陽具,身體外有個陽具它們是相通的,它們是一條直路上的。你別管陰毛,它們是太多的分忿,一直走,就能從身體裏的陽具走到身體外的陽具,從馬眼走到馬眼,我走到了 ,就走到佛了嗎?還是我一直是佛,從來就沒有不是過?」

    2013-04-05 20:20:23 回应
  • 第37页

    不二説:「這個不難。我從本來佛直直地、擬擬地榜標地走到盡頭佛,記不得上個刹那的事兒,不計劃下一個刹那的事兒,一直走就是了。彷彿我身體裏有個陽具,身體外有個陽具它們是相通的,它們是一條直路上的。你別管陰毛,它們是太多的分忿,一直走,就能從身體裏的陽具走到身體外的陽具,從馬眼走到馬眼,我走到了,就走到佛了嗎?還是我一直是佛,從來就沒有不是過?」

    2013-04-05 20:20:31 回应
  • 第37页

    不二説:「這個不難。我從本來佛直直地、愣愣地、痴痴地走到盡頭佛,記不得上個刹那的事兒,不計劃下一個刹那的事兒,一直走就是了。彷彿我身體裏有個陽具,身體外有個陽具它們是相通的,它們是一條直路上的。你別管陰毛,它們是太多的分忿,一直走,就能從身體裏的陽具走到身體外的陽具,從馬眼走到馬眼,我走到了,就走到佛了嗎?還是我一直是佛,從來就沒有不是過?」

    2013-04-05 20:21:36 回应
  • 第67页

    彷彿清了清花朵上帶的葉子:直接湊鼻子到花上去。

    2013-04-05 21:40:53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