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麦对《一个村庄里的中国》的笔记(8)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
  • 书名: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
  • 作者: 熊培云
  • 页数: 505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11-5
  • 第1页
    在每一个材庄里都有一个中国,有一个被时代影响又被时代忽略了的国度,一个在大历史中气若游丝的小局部。
    2012-07-21 16:49:01 回应
  • 第6页
    然而,生活又是那样神奇,那些你仿佛已经忘记去做的事情、被抛弃的理想,总会派出信使,在你睡着的时候来敲你的门。
    2012-07-21 17:06:16 回应
  • 第13页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在漫长又如白駒过隙的人生之中,对于自己的生死,我们通常置之度外,并不畏惧。就像悄皮话里说的,我来到这世界上,并没想活着回去,维特根斯坦也说过,人是不会经历死的,因为凡是经历了死的都已经不是人了。我们虽不亲身经历死却见证了无数的生离死别,故土不再,亲人不再, 往昔不再。我们畏惧是,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守不住那些美好的事物。而且,我们无一不面对这些,无一不在各自的有生之年,年复一年见证死,见证美的消亡,任凭她在可望不可及处褪尽容颜,谢了芳菲,或像金色流沙从指间流逝。就这样日复一日,一次次近乎绝望地体验什么是"人生因为有美,所以注定是悲剧"(王尔德)。
    2012-07-21 18:03:18 回应
  • 第47页
    一个时代,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知识分子在整体上丧失了独立性,是这个时代最大的扯辱,也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耻辱。
    2012-07-22 08:29:06 回应
  • 第67页
    革命的目的不是革命,而是生活本身。任何高蹈理想的政治最终 还是要回到可以感知的现实的大地上来。毫无疑问的是,每个人对幸福的体验源干切身感受,而非一堆有关主义与幸福的公式或者推理。 正如你可以分析出一个株樣有什么化学成分,却不能分析出它是什么味道。事实上,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一些农民开始以自己的方式组织生产、分田单干,同政治性生产或者命令型经济脱节,也正是基于农民自主的生活、理性与感受。
    2012-08-05 17:20:25 回应
  • 第72页
    当守卫常识的人变成了先知,悲剧不是正在到来,而是已经到来。
    2012-08-06 21:24:26 回应
  • 第76页
    像那个时代孤独的先知一样,董时进所预言的许多事情在后来都 一一应验了。董时进并不是什么先知,他只是一个自始至终保持其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曾经,他是孤独的。他所在的时代忽略了他,并且受到了这种忽略的惩罚。历史所能赋予他的荣耀,恰恰是我们透骨的哀伤
    2012-08-09 07:52:35 回应
  • 第96页
    和乡下人相比,城里人活得近乎茫然。表面上,后者每天都在奋斗,忙于各种晋级与各类考试,其实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在为几张无用的证书耗费自己的锦绣年华,都是丢失了生活真谛的人。
    2012-08-11 22:15:36 1人推荐 3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