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雀安无巢对《自慢:如何成为一个有绝活的人1》的笔记(2)

自慢:如何成为一个有绝活的人1
  • 书名: 自慢:如何成为一个有绝活的人1
  • 作者: 何飞鹏
  • 副标题: 如何成为一个有绝活的人1
  • 页数: 288
  • 出版社: 电子工业出版社
  • 出版年: 2019-1-1
  • 第23页

    许多人在组织中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能力不足、影像模糊,对组织的贡献也不足,他们的存在要靠人缘、靠内部公关,这种人永远是组织中最辛苦的人。他们在组织的每一次变动中,都有可能被取代。

    我其实胸无大志,只求不要看别人脸色,有自己的尊严,因此只好不断培养一种无可取代的专长,最后发现这原来是每一个人真正的价值!

    2018-12-21 13:06:18 回应
  • 第71页
    许多员工喜欢负面思考,面对公司、老板,总是对立、批判,总是想从公司得到更多,稍有不顺心,就对公司恶言相向,这样的员工是紧张、痛苦的。
    公司可以选择个人,个人当然也可以选择公司;合则来,不合则去。其实不用互相为难,寻找认同自己的公司,做公司内的“执政党”,这是我快乐工作的秘诀。

    刚进媒体工作的时候,我发现同事们非常喜欢批判公司、批判自己的报纸、批判老板、批判组织,而当时的我,正沉醉于这家媒体所提供的舞台给了我发挥能力的机会,那种成就感胜过一切。因此,我对同事们的批判行为百思不得其解。我很想问他们:“如果你们对公司这么不满意,为什么不辞职呢?”
    所幸我始终没有问出口,否则一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后来我才明白,组织(公司)里永远有“异议分子”,有“在野党”。就算组织的制度再好,总有在组织内受挫折的不满分子,他们永远从负面的角度看问题,因此公司会被他们编派得一无是处。而媒体人就更不用说了,一向伶牙俐齿、批判成习,对外批判惯了,对内也绝不会手软。
    可是有一件事,我始终不明白。公司是我们工作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像我们的家一样,就算这个家再不和谐、再简陋,也是家,为什么要去批判它呢?批判自己所服务的公司,不就等于批判自己吗?或许有人会说,公司只是我上班的地方,并不是我的家。公司是公司,我是我,为什么不能批判?尤其当公司有不对、不好的地方,我更应该讲出来。
    我当然理解,公司是公司,我是我,两者之间并无等号。但我相信的是,就算公司并不是我的家,至少也不是我的仇敌,没有必要老是负面看待它。
    更重要的是,我可以选择公司,如果公司不好,腿长在我身上,离开就是了,为什么还要留在原地,却相看两厌、恶言相向呢?
    因此,在工作与公司之间,我得到一个清楚的结论:只要在公司服务,我一定在工作上成为“主流派”“执政党”,公司的政策与我的想法完全一致,我是最认同公司的员工,这样我在公司中会拥有良好的工作心态与很大的工作成就感。
    不过这样的期待也可能是一厢情愿的,我的能力、我的表现,很可能我的同事,想跻身“主流派”而不可得。这个时候,我会判断自己所处的位置:我有没有机会表现得更好,更受重视、重用?如果有机会,我会等,我会忍。但如果没机会,我会义无反顾地“逃”。我离开媒体去创业,有一个很重要的、不为人知的原因,就是我的同事中高手如云,我打不过他们、比不过他们,逃避总可以吧!
    经过这几十年的打拼,我更确认在职场上、在工作上做“主流派”的。因为我看过太多扮演职场“在野党”的人的悲惨下场。有些人在工作上长期被边缘化,得不到认同、得不到肯定,弄得自己抑郁终生,变成可怜的人;更严重的是,和公司反目,沦为裁员、遣散的对象,浪费了青春、浪费了生命,得不到自我肯定。
    我确定:要工作,就认同公司、认同老板、全力以赴,做组织的“执政党”;要不就辞职走人,天下之大,岂无我发挥之地?寻找认同我的公司去奉献。只有一件事,我绝对不做:在组织中沦为“在野党”,自怨自艾、抱怨批判、浪费青春、虚度生命!
    有人问我,在公司中做“主流派”,不就是做老板的“走狗”“应声虫”吗?
    我不愿用这样的思考方式。我认为员工和公司、组织、老板是一家人,做“主流派”的意思,是与公司有共识、有共同的愿景,与老板利害与共。
    做“主流派”的意思,更是大家同心协力,形成一个紧密的工作团队,这样才能创造最佳的工作氛围。
    2018-12-21 16:26:46 1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