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浆 (1)

  • 刽子手
    这两个胖子照骨格说,该是一个路上的人。而饕餮、贪杯、贫嘴之类的癖好,更让他们结下了抹脖子的交情。隔个三五天要不共杯烧酒,日子就像有点过不下去。两个都干的是刀把营生(大厨和刽子手),都很有点儿狠心,...

冬泳 (3)

  • 枪墓
    (地图)买回来干啥。他说,那我说不清楚,收藏,搞研究吧或许,还有的在上面 摆小人儿,用圆珠笔画行军路线,今天攻占大西洋,明天解放匹兹堡。我说,厉害,军事家。他说,也不排除有人就是爱看地图,这样的我也...
  • 第35页 冬泳
    我们去医院门口买来一刀烧纸.....
  • 第34页 冬泳
    我跟她们一起走过铁道,不慌不忙,速度很慢,像是标准的三口之家,前方仿佛有着整整一生的时间,在等着我们度过。

天使望故乡 (1)

  • 第8页
    他们的结合似乎有悖常理:渴望追寻的人,却如此酷爱秩序、讲究礼节,甚至在每天的谩骂里都要编进一定的章法。而另一个人,非常实际,渴望拥有更多的财富,但每天的生活sue显得杂乱无章。

三个胡安在海边 (1)

  • 第18页 5
    少年路上,所有的缝,所有的洞,都冒着白气,风很大,白气被刮得四处乱窜,像从地府逃脱的魂。

网内人 (1)

  • 第222页 八
    操纵舆论、摆布群众很容易出差错,需要长时间策划,但操纵一个人的情绪却是小菜一碟,当你能控制一个人接收哪些资讯,便能控制他的情绪。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