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bula对《我不可告人的乡愁》的笔记(21)

Nebula
Nebula (疑惑我想)

读过 我不可告人的乡愁

我不可告人的乡愁
  • 书名: 我不可告人的乡愁
  • 作者: 林俊頴
  • 页数: 368
  •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2-1
  • 第11页

    ……扮神的信徒钻出来,头脸涨红,嘴角槟榔汁,脖子围着毛巾,论亲等得叫叔伯或阿兄,山里人的腔调像公鸭嗓,嘎嘎聚一堆,相互敬烟点火,好像上古猎人们钻木取火。自始,一志便暗下决心不进入那圈子;生命的初阶,他就有了内在最深层的矛盾,那样丰饶光大的山林,而个人如此苦闷。联考发榜是日,成为山乡第一个大专生,家里放起一长蛇的鞭炮,他羞怯地去到溪床,跟石堆里堂兄的冤魂喊,我们一起离开吧。

    2013-05-21 11:04:28 回应
  • 第12页

    盛年的时日,他们坦承自己的梦而不觉羞耻,因为每个人都一样,不安于做一只工蚁的梦早被蹂躏得异常疲惫。一天将尽的时刻,他们聚在一起修补彼此,重新武装妥彼此,为明天备战。有大神可拜的日子是幸福的。

    2013-05-21 11:08:00 回应
  • 第12页

    那个午夜,凯丽与他离开一志住处,穿过白天是菜市场的巷道,晴雨两用的塑料棚参差遮剩一线天,一粒微热红星抛坠过他们头顶,一志扔下的烟头。他们仰脸,凯丽故意着迹地拉他朝那女儿墙上的人首黑影挥挥手。夜云仿佛海礁。

    2013-05-21 11:12:30 回应
  • 第14页

    几年前,在某一个被榨干蚀空的加班夜,他站在对面另一分隔岛等绿灯,夜气濡湿,一名短裤长腿少年鸵鸟似疾闯过来,那被拉长停格的数秒钟,他看见少年腾空,下坠,压碎出租车挡风玻璃,又抛物线弹起,放倒柏油路上成一大字。一次死亡绽放的完美特技。他呆立着,直到救护车与警车来了又走了,才觳觫醒来。

    2013-05-21 11:25:02 1人推荐 回应
  • 第18页

    寒冷让他胆怯,他朝一家餐饮店檐下龟缩,以为头顶斜上方栖着一只避雨的孤鸟,原来是一副阿尔卑斯山的牛铃铛。那极度惨淡的黎明,不,黎明是不会来的,一城噤声,昏聩,街对岸的便利商店店招破碎一角,绽露苍白的日光灯管。

    2013-05-21 11:28:27 回应
  • 第21页

    这样的日子,正是“高贵的朴素与寂静的伟大”吧。她翻开书,从第一页读起,科科笑出声,尼采曾在一个秋天,在旧书店看到一本书,“不知是什么魔鬼,告诉他要拿起这本书。”不知是什么魔鬼,告诉她要见这个人。

    2013-05-21 11:31:38 回应
  • 第48页

    他觉得自己在死去。每个人,每天,清醒地死去一点点,一如晒不到太阳的叶背。他继续走,为了证实那个陡然的真理,这世界因为他而存在,减去他之后还是存在。他继续走,路边守望亭里的老芋仔睡得嘴大张,一颗头有如枝柯间一球蚁巢,开着的收音机噪声仿佛旋风吹着铁皮屋顶。在将变成废墟之前,他将会是唯一的行走着。

    2013-05-21 11:38:02 1回应
  • 第65页

    ……彼些暗暝,挂着一串玉兰花的氓罩外窸窣的影,齅着樟脑的寒芳,嫛也翻身,绿豆壳枕头沙沙沙,揪一下金耳钩,梦中讲话,咿咿喔喔,有问有答,有时咯咯伫喉管内笑。梦中的言语,让伊迷恋。

    2013-05-21 11:47:03 回应
  • 第86页

    存在,是第一要义。本质上,我们为了爱与尊重那存在,以文字、图画、影像不同的材质重现、诠释,故而发生了第二义。在追溯搜罗的过程,或因为力有未逮,漏钩,或因为加油添醋太过,第二义与第一义互为哈哈镜。更重要的是,曾经存在的生命体已逝,其后刻舟求剑种种所为,为死人写成的第二义,注定支离破碎,最好的情况是譬如玻璃碎屑,和在柏油铺成路面那般,行走其上,仿佛星光雨露幻境。

    2013-05-21 13:00:57 回应
  • 第89页

    ……老城区唯一的圣地,我跟着踅入,青龙进白虎出,诵经声烟雾中大殿下盆栽枝叶挂满了玉兰花,志工以铲子清除铁皮烛台上的红烛油。我觅着一位信徒,不打搅的跟定,多半是女性,手握香烛,喃喃跟神倾吐久久,说到流了一脸的泪。

    2013-05-21 13:05:58 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

Nebula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77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