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对《认知尺度》的笔记(3)

认知尺度
  • 书名: 认知尺度
  • 作者: 魏坤琳/陈虎平/等
  • 页数: 246
  •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 出版年: 2019-3
  • 第51页

    如果你看过《星际迷航》,你会不会觉得逻辑强大、思维清晰、情绪稳定的斯波克(Spock)正是你的理想型人格?

    陈楸帆和你一样,从小将斯波克视为偶像,对科幻和理性深深着迷,奉行理性至上主义。但缺乏人际情感联结,在现实的人类世界,真的会快乐吗?接触虚拟现实技术之后,一种看待世界的全新视角由此产生。或许,斯波克式生活并不一定是最优的?他开始在虚拟中寻找真实的自我,重新体验这个世界,哪怕不合逻辑,哪怕不够完美。

    我看的《星际迷航》是原初动画版,与现在更像是好莱坞特效动作大片的重拍版不同,当时这个版本非常朴素乃至简陋,它所表达的精神就是这句话:无畏地探索前人未曾到达之处。

    朦胧之美---首先,我不需要看到完整的世界。其次,我不需要看清视野里的每件物体。最后,我不需要一个完全拟真的世界。不必追求每一件事都做得特别完美,不必对外塑造一个完美偶像的形象,那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特别不美好。

    交互之美---只有通过一次又一次的交互,置身其中的个体才得以形成连续性的感官刺激,才能生发出富有意义的情感波动。人与人之间的交互会碰撞出新的游戏规则,激发情感上的不同反应,会增添许多的不确定性和可能性。于是我开始尝试改变以前总是过于独立的做法,去和别人进行深度的、有质量的联接,比如每个月去线下见一个朋友,进行一次有质量的长谈,用自己的生命故事去换取对方的生命故事。我把这个过程称为创作式的交流,我希望这种交流能够带来更美好的生命体验。

    体验之美---虚拟现实通过一种让身体缺席的方式,使我重新觉察到它的存在以及重要性。每个人都有身体,我们通过身体与外部世界互动,进行信息的获取、思考、反馈和行动,但当这种嵌合变得司空见惯时,我们往往会忽视甚至无视它的重要性。

    当我带上头盔后,我看不到自己的身体,虽然体感还在,却与视觉中的现实世界失去了联系。

    我这次深刻第感知到,我们所构建的世界图景绝大多数来自身体,而非单纯的意识本身,是身体塑造了我们的思维,而不是相反。当你想象自己身处一个虚拟现实中,我们每个人的身体就是一个阿凡达,被处于2600年另一个你的意识所操控。这时候你需要做的是充分打开你的感官,时时刻刻意识到你自己身体的存在。比如在黑暗里你可以尝试去摸索一些东西,或者你可以现在就试着摸一下你身边的人,给他一点刺激,让他体验到自己身体的存在。是体验,而不仅仅是经历。要用你的整个身体去认知整个世界。

    在虚拟中寻找真实自我

    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在我们身边生活着许多个斯波克。不妨问问自己,你是斯波克吗?你是一个生活在瓦肯星人和人类夹缝中的“变态”吗?你快乐吗?国外有星际迷考据出,瓦肯星的原型其实就是中国,而在中国,我们给这样的“变态”一个特定的称呼--“-成功人士“。

    可我并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如果我们此时此刻便生活在一个虚拟现实里,那么每一个人应该关心的有且仅有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所得到的体验是不是足够美好。

    我选择雾里看花而不是巨细靡遗。

    我选择金玉之交而不是点赞之交。

    我选择感同身受而不是置身事外。

    我不敢说自己已经彻底摆脱了瓦肯星人的基因和模因,但是我一直在用自己笨拙的方式努力找回属于人类的情感。哪怕它不符合逻辑,哪怕它不够完美。

    我还是选择做一个萌版的“斯波克“。

    2019-09-10 15:38:05 回应
  • 第167页

    真正的创造者渴望不确定,拥抱新挑战,但路意说:“想要进入非稳态,光靠一腔热情是不够的。“频繁的生活暴击”并不意味着创造力唾手可得,还有可能可能会颠沛流离、浮光掠影,甚至掉入思想的黑洞。

    我研究过大量杰出的创造者,发现他们身上都有这样的特质:并不满足于已取得的成绩,不断跳出原来的舒适区,去挑战自己。这种状态就是非稳态。当自己的生活永远处在一种非稳定的状态,我们才能将更多的创造力呈现出来。

    生命也是如此,它是从无序中产生出有序。

    要保持创造力,必须让生活不要变得那么宁静,应该拥抱挑战,进入非稳态。

    作为一个知识学习者,我们也应该敢于捕食各种知识食物,什么知识都要去学习,尤其是对自身来讲跨度非常大的知识。我们需要提升“认知链”中的层次,不断地去吸收周围的知识,包括碎片化知识。

    我们可能会迷信权威,还可能会迷信经验,这些东西都会将你推向深渊,让你不能去探索自己的知识体系。

    面对矛盾,不要简单地去否定,而是应该从矛盾里发现机会。

    创造承载知识的“时间晶体”,它就像现实生活中的晶体一样,在某一方面向上周期性地出现,它可能是一个产品、一幅作品,也可能是一本书或者一个理论。

    知行合一的“非稳态循环”

    我们需要拥抱非稳态的生活,不断跳出舒适区,达到更高的层级。这其实就是一个循环:我们创造作品,挑战自己的极限,然后去创造另一个作品,并在此过程中吸收知识。

    这就是知行合一的过程,我们要开放性地吸收“知识”,提升认知链中的层次,然后行走在"思想黑洞“的视界之外,继而锻造充满矛盾的“观念熔炉”,最后创造出传承知识的"时间晶体“。

    我相信,当这个“非稳态循环”的飞轮转动起来的时候,它会越转越快,最终让我们达到自由的灵魂状态。

    2019-09-11 14:07:06 回应
  • 第205页

    总有一些时刻,你会发现自己面临一种处境,和周围人的评价标准格格不入,你并不是人群中的大多数,甚至连少数也算不上,以至于无法被归类,怎么都不像一个“正常”的样子,甚至感觉自己是一只“四不像”。

    “四不像”在中国其实是挺稀有的动物,它的学名叫“麋鹿”,是姜子牙的坐骑,号称头似马,角似鹿,尾似鱼,蹄似牛。其实,麋鹿是一种很安静、很优雅、很潇洒,并且有一点儿呆萌的动物,人们会很喜欢它。

    互动是人类的天性,好奇心会促使你对所有的东西进行探索。人类在所有的轻轻一触当中,探索未知,寻找未来。

    优秀的儿童教育产品可以吸引孩子,引起好奇心,引导孩子从本能层上升到行为层,甚至到反思层。

    我们不应该替孩子定义什么叫美,什么叫对;反过来,有一种美是他们可以给我们创造的,那是未来之美。

    孩子需要这样一个空间,在这里,他可以跟自己赛跑,可以跟同辈交流,在这里,他的作品不会被人嘲笑是“四不像”。

    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那个你心里的“你”,当你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你往往会被人(包括你自己)认为就是那个“四不像”。中国文化是求同的文化,但我希望我们对于“四不像”,对于未来,对于错误,对于可能性,都可以抱着一种更加宽容的态度。因为我们希望,将来我们和我们的孩子,都可以像这只麋鹿一样,自由而坦然地看着世界,看着未来。

    2019-09-16 14:19:1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