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心对《弗洛伊德遇见佛陀》的笔记(8)

润心
润心 (为善胜于避恶。)

读过 弗洛伊德遇见佛陀

弗洛伊德遇见佛陀
  • 书名: 弗洛伊德遇见佛陀
  • 作者: [美] 马克•爱普斯坦(Mark Epstein)
  • 副标题: 精神分析和佛教论欲望
  • 页数: 180
  •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 出版年: 2016-5
  • 第1页 内容简介
    弗洛伊德与佛法认为欲望是人对人世痛苦现实的自然反应。一旦脱离欲望,我们就不再是自己,透过欲望,反而能帮助我们了解自我,面对生活的烦琐与生命的困顿。 书中分为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名为“欲望的渴求”,讲述的是人面对欲望的一般心理与反应。 第二部分名为“执着”,说明人一旦了解世上绝无可以带来满足的客体时,将会产生何种变化。 第三部分名为“执着的终结”,它点出,对待欲望,除了放弃与执着之外,仍有第三种方式能引领我们,让精神惊人地成长。 第四部分名为“欲望之道”,告诉我们如何利用欲望而非为其所用进而达到喜乐的境界。
    引自 内容简介

    2019-01-26 08:37:27 回应
  • 第4页 第一部 欲望的渴求 第一章《罗摩衍那》
    P4诠释《罗》的方法之一,是视之为教导我们如何运用欲望来巩固爱情,也就是说,如何运用“恋着”与“被恋着”之间必然的缺口,来追求更大的智慧与悲心。 P9罗波那【魔王】就是我们:不断想要占有我们喜爱的事物,不断努力想要跟被我们客体化与理想化的对象合而为一。 P11哈奴曼【神猴】的作用如同架在间隙上的桥梁:它可以打破我们动辄客体化“被恋着”的习性,促使我们去体会那不可捕捉的他人主体经验。 P12在某种意义下欲望本身并不知道该怎样自处,它企求结合、占有或得到完全的满足,却从来没有成功过......即使在最令人满足的经验中,也总会残留着不满足感。 在对抗客体化的倾向的过程中,哈奴曼的作用犹如心理动力学中所谓的“过渡性客体”,即在“自我”与“他者”间搭起桥梁,让两者的流动本质得以被认识、接纳。 P14弗洛伊德对欲望的定义:总是等待着永远不会来到的东西。......尽管欲望总会制造间隙,但欲望的最终目标却是让我们解除执着。
    引自 第一部 欲望的渴求 第一章《罗摩衍那》
    2019-01-26 08:38:51 回应
  • 第22页 第二章 左道
    (把欲望转化为谛观的对象) P22佛陀实际要表达的是,痛苦的根源在于我们规避欲望对象的不可捉摸性。问题本身并非问题所在,造成问题的是执着,是对某种特定结果的渴求。我们总希望完全占有对象,让其为我们所掌控。 P25有些佛教心理学即认为,通往真正喜乐的道路之一是移去理想化的滤镜,因为滤镜会扭曲我们爱恋对象的本相。扭曲常常会导致失望,因为真实事物永远不及被理想化的事物可爱。 P27与其说禅修减轻我的焦虑,不如说禅修让焦虑更轮廓分明。它让我带着焦虑去正视那个让我感到困惑的世界,让我对世界理解得更全面。也许可以这样说,禅修带我看出焦虑的另一面是欲望。两者互相依赖,而非两不相干。 P29黑天【印度天神】的欲望是清净的,其得到的欢愉不含杂质,不会残留不满足感或罪恶感和羞耻感。 P30我们只能通过喂每个人(包括喂自己)的具体行为认识上帝。触摸欲望,满足欲望让我们可以认识上帝。 P38欲望借由永远不让我们得到完全满足来教育我们。通过总是达不到目标,把我们的脸扭转向现实。这是欲望的秘密行事历,要让我们警觉自己的期待与事物的本相之间存在一道间隙。 若想要让欲望得以从执着中释放,就必须愿意让我们的自我失足。
    引自 第二章 左道
    2019-01-26 08:39:41 回应
  • 第41页 第三章 欲求不满
    P41这似乎就是欲望的最主要的功能之一:让我们失去平衡。欲望追求的是快乐,但它却会让我们处于一种不舒服的境地。然而,就如许多禅师甚、深知的不舒服感自有其价值。若能学会以谛观方式面对欲望欲望就会把我们带入开阔与静虑。事实上,由欲望引入的不舒服感,要比我们认定的舒服感更接近佛教所说的实相。要得到真正的平衡,必先学会如何身处不平衡,而不是原地不动,不敢迈出半步。 P42专心做好简单而无所不在的事情,就是禅修的方法。 佛教的方法:不回避不愉快之物,不附着于愉快之物,无偏倚地研究呈现出来的一切。在欲望的经验里,呈现之物包括了渴求与满足之间的间隙,包括了在爱中仍然挥之不去的孤单感。 P47即使最大的满足,仍会留下一点阙如之感,......把它视为欲望不可分的一部分,优游其中,并以之为窗户,观照自我的真实本性。 P50弗洛伊德指出,心理治疗师该做的是“对可以观察到的一切做出无偏倚的观察”。他不知道,佛陀早说过类似的话:佛陀教导僧众应该去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 “快乐的满足感和快乐的需求量总有落差,这形成了一种驱力,让任何稳定状态都无法维持。” “情欲关系常常带着一种虐待癖,常常带点明显的侵略性。但爱欲对象对这种复杂性的了解和宽容程度却比不上一个农妇:后者会因为丈夫一星期没揍她,而认为丈夫已经不爱她。” P51欲望的存续靠的是挫折感。 P52梗在“恋着”与“被恋着”中间的“执”,而所以有“执”,是因为我们认定某事或某物具有绝对真实性。 P55只有承认欲望的不圆满性,方能明白佛陀所揭示的终极真理:不管“自我”或“他者”,都不具有内在同一性,不具有实质性。
    引自 第三章 欲求不满
    2019-01-26 09:00:56 回应
  • 第63页 第二部分 执着 第四章 分离的滋味
    P63面对新的渴望,人们的响应方式不一,最常见的是设法在已拥有的东西之中拧出更多的汁来。另一种寻常的策略是大肆滥用一些本来有助于减轻孤单感的方法,借此压制孤独感。吃喝、嗑药、酗酒、寻欢皆属此类手段。这一天耽溺性道路,伤员成千上万。第三种反应是开始去嫌弃自己本已拥有的东西。 P64长年研究人类亲密关系的欧托*康伯格写道:“所谓爱,就是让对方的自由得以开显。” 这话传达的是,孤单感具有灵性向度。孤单感是一扇窗,让人可以开显爱人的自由,进入一种无所执状态。 P65案例:观察自己的欲望(色情幻想)——孤单感浮现(情欲并不只是情欲,还是一种向往亲密感与慰藉的表现)——孤单感与童年时代不受重视有关——核心信念“我是个差劲的人,总是不被喜欢”。 这信念制约了他对世界的经验,因为认定自己的自我有瑕疵,因为渴望这个不完美的自我消失,他的情欲幻想才会被催发。一旦看出这种自我观没有终极的真实性,它对心灵的掣肘就会松开。核心信念消散后,清明的空间就会打开,让杰克卸下一个自儿时就背起的包袱。佛陀指出过,这一类的自我想象都是空的,而我们在亲密关系中隐约感受到的孤单感,也是执着于这一类自我意象而起。 放开了因父母的忽略而产生的父母负面自我评价之后,终于能够与自己建立一种更忠实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他没那么确定自己是谁,自己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P69存在于爱情关系中的孤单感乃是欲望之道的原料,能深化我们对自我的了解,同时他、让我们去领略他者的主体性。而欲望可以深化主体性,恰恰是因为它永远不会完全平息,它让我们既能留在自己里面,又能给予所爱者自由。让亲密关系保持活力的,正是分离的滋味。
    引自 第二部分 执着 第四章 分离的滋味

    2019-01-26 09:01:33 回应
  • 第71页 第五章 不堪回首
    P71欲望之道的第一个重大任务,就是心甘情愿进入欲望带来的间隙中。第二个重要任务是诚实直面在生活各方面升起的执着。而问题不是单凭理智上的认知即可解决的,必须一次又一次在执着出现时把它给锁定、认出,必须努力对抗一切把执着合理化的企图。在正统禅修方法里,往往要用微观的方式,观察每一刹那升起的心思意念,才能达到此目的。 P72正如心理治疗师所发现的,人倾向于追逐满足,眷恋过去曾带给我们满足之物,而不是去学习怎样与欲望过程必然会产生的“分离”共处。在情绪的层次,执着一般都跟坚持对方要完全符合我们的期望有关。 佛教认为,执着的根源是我们假定人或物有“自性”。我们习惯着迷于“自性”,习惯于把快乐的源头看的比实际情况真实,并用各式各样的思想情绪去追逐。 P73欲望源自人的不圆满感,那是人在面对人类固有的生命困境时的自然反应。毕竟,没有人是自足的,然而,在向外求取圆满时,我们会让执着有机可乘。我们以为解决不圆满的方法寄于外头,以为只要与某人或某物合一,就可以得到圆满,问题便能解决。 P79心理分析学比佛教更注意饿鬼那种填不满的渴求的心理根源。儿时的创伤会让人渴求一种不可能存在的关系,不断地在新关系中复制旧创伤。没有儿时创伤的人则能发展出一种能力,可以在亲密感中容忍分离感。英国儿童心理治疗师温尼科特称这种无创伤的互动为“促进发展的环境”,而它所促进的是一种疏导失望的能力(禅修有类似的功能,可以给人恢复健全心理状态的机会)。 P82治疗师通过不去满足,也不去否定恶鬼的无尽欲求,引导出一种面对欲望的新方法。对病人的欲求不带道德判断的检视后,治疗师可以鼓励病人断念——但不是抛弃欲望本身,而是抛弃会窒息欲望的执着。
    引自 第五章 不堪回首

    2019-01-26 09:02:14 回应
  • 第87页 第六章 出离
    P87当出离心起于自我觉察,它的功能就不是要窒息欲望,而是要释放它。 印度灵修传统亦深谙断念与同理心的密切关系:抛弃执着所引起的行为,将可以让欲望以崭新的方式运作。节制可以让主体经验得到重建。人若能不去追逐那些注定会带来失望的满足,将更能认清一切追逐均属徒劳。 P88因为童年的创伤而切断与自己的联系,且为了应付世界的需求,学会戴上面具。他们这样做是求生存,却因此切断了与自己内在浩瀚宝库的联系。就像“饿鬼”的形象所揭示的,这种切断会让人深陷执着而不能自拔。 P92唯有自愿抛弃强迫性的思想和行为模式,才有可能开启带来更大满足的途径。 P96许多来禅修的人,是为了治疗童年期的创痛。由于被父母当成客体对待,这些人千方百计要找到自己的主体性,却因为习惯性把父母看成“坏的客体”,总是无法如愿。
    引自 第六章 出离
    2019-01-26 09:02:59 回应
  • 第101页 第三部 执着的终结 第六章 从客体到主体
    P101根据一般理解,欲望是一种阳性能量,其取向是占有、获取,以及把对象客体化。在这欲望中,自我会千方百计操控环境,持续不断压榨被它客体化的世界,寻求满足。 诚如温尼科特扼要指出的:“欲望的阳性元素指向施(doing),阴性元素指向存在(being)。” P102“左道”法门前三步骤:进入欲望引起的间隙,诚实直视各种执着,弃绝执着所引起的强迫性思想与行为。以这种方式与欲望打交道,阴性元素的重要性就会显现。 P103杰西卡(心理分析学家)认为,女性应该起而接受的挑战是走出客体地位,变成主体:欲望者(She who desires)。 杰西卡指出的这条道路,也是《罗摩衍那》所示的道路。悉多本与罗摩处于未分化的一体状态,但后来被魔王劫走,成为后者情欲的客体。悉多因为不甘心居于客体地位,因而深化自己的欲望,找到自己的主体性,让她与爱人有可能以崭新的方式重新合一。悉多走过的旅程,就是从客体变为主体的过程。即使哈奴曼完全有能力把她救走,悉多还是要求罗摩亲自来救她。她如此要求,就是坚持要罗摩承认她的主体性,让欲望的两个向度得以合为一。她给罗摩的阳性元素带来新的目标。这样,两人就能产生焕然一新的关系,一种只可能展开于两个主体之间的关系。这就是欲望希望带我们走上的旅程:这一旅程会同时切穿主、客体双方的局限性,打开相互交流的可能性。 P104一位女性主义心理分析学家这样说过:“阳具嫉妒不是目的本身,而是表达出想要胜过全权母亲的欲望。占有阳具可以让女儿胜过母亲,因为那是母亲所未拥有的。阳具嫉妒的强烈程度看来是与母亲的强势程度成正比的。”身处这种环境的女孩,阳具是一种手段,可以让她走出母女关系的桎梏。一向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法国女性主义者更是说过,在女孩的想象里,阳具是“反击母亲”的武器。幻想占有一个男人或被一个男人占有,对女儿来说犹如一座碉堡,可以抵抗母亲铺天盖地的笼罩性。 P105依杰西卡的观点,阳具对于年轻男孩和年轻女孩有着相同的象征功能:它是个体化的手段和一种主动欲望的表达。不过欲望还有另外一个向度,一个阴性向度。虽然称之为“阴性”,但其实是男性和女性共有的。阴性欲望渴求的不是刺穿,而是空间。而且不只是一个内在空间,还是一个外在空间:介乎两个个体之间,既让两造的个体性各有呼吸空间,又可以在边缘处会和。那是一个容许人去发现自己声音的空间,也正是悉多被幽禁在楞伽岛时所找到的空间。 P107杰西卡有关阴性欲望的观点提供了一条出路,因为她揭示的空间同时能带来自我发现和互相联结。 日本庭院设计者不让事物一次展露(制造一种深度的错觉,还会给人一种有什么美的东西隐藏在后的感觉),鼓励观赏者用心眼去想象那些看不见的部分,其结果就是安德烈亚【来访者】渴望得到的:“在一个小空间里感受到广大无边。”这是一种神秘的感觉,能让熟悉不过的事物仍然保有新鲜感。 P109以客体化思考模式为燃料的欲望,是不可能得到满足的,反而更有可能让人陷入偏执的追求,指望得到不可得的安全感。然而,若能承认“他者”之不可被占有,将开启两主体间的交流。这种承认,名副其实是在“给出空间”,容许欲望在一个有如日本庭院的环境中自由驰骋。因为“他者”永远不会全部展露, 他(她)的吸引力遂能源源不绝。“他者意识”乃是欲望的养分、动能。 P110要抛弃把别人看成客体的习惯比想象中难得多。我们习惯以“物”的范畴思考,无法思考捉摸不定、变化多端的东西。就连语言本身也是一块绊脚石。 由于无法找到百依百顺的客体,我们会慢慢认识到他人是有自主性的主体。不断遭受挫折可以让出离心生起。当我们接受了没有人可以满足我们一切需要的现实,就能以“如其所是”的眼光看待我们的伴侣,而不是依我们想象的方式看他们。 P111一个主体并不是一件物体,它可以被找到,却无法被捉住。找到它是一种持续发现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动作。接纳“自我”和“他者”都有一个内在、私人,甚至沉默的层面,将可以开启人与世界的持续交流。这就是欲望所寻求的秘密能力,一种“存在”的能力,而要有这种能力,就得先搁置“施为”的心态。有了这种认知,那“女性想要什么”的问题就一点都不难回答。就像男人一样,女性想要的是一个在乎她需要的伴侣,想要对方渴望她的欲望,以及能够安住于欲望所创造的空间之中。
    引自 第三部 执着的终结 第六章 从客体到主体
    2019-01-26 09:03:5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