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秘密生长 (2)

  • 第6页
    那时我们住的房子是一个很小的单间,没有窗户,只有一扇朝街的门。这间屋位于波哥大七号街上一个叫圣克里斯托瓦尔的底层社区。
  • 第6页
    今天正午十二点,戴高乐将军离开了爱丽舍宫,他唯一的行李是一千一百九十四万三千二百三十三张反对票,投票的是一千一百九十四万三千二百三十三个背弃了他的法国人。

小顾聊绘画·文艺复兴 (5)

  • 第8页
    这些针眼,其实是用来画壁画的。
  • 第11页
    只不过,我们正处于爆炸的中心,自己看不到罢了。
  • 第1页
    如果要把“文艺复兴”讲清楚,不是几篇文章甚至一本书就能做到的。
  • 第7页
    那些认为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人,只是不愿承认自己比古代人笨而已。
  • 第7页
    人们总会把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归类为“奇迹”,甚至有人会把一些古代建筑归功于外星人。

琴心 (5)

  • 第4页
    晨光稀微中,看船篷上挂着红灯笼,淡淡的光辉,映着深蓝色的水波,款乃一声,船儿渐向波心摇幌而去。
  • 第4页
    在黑黝黝的舱位里,只管呼呼睡去,直至热腾腾的桂花糕香味冲进鼻子,我们才揉揉眼睛,一跃而起,取两块最大的藏在怀里,跳上岸来。
  • 第4页
    母亲不让我们这两个“小捣蛋”在旁边“帮忙”,她不许在蒸糕的时候把脚括在灶孔边,说糕会蒸不熟的。
  • 第4页
    那正是秋收的时候了,母亲忙着蒸糕做饼,撒上了金黄色的桂花,装在提篮里给收租谷的叔叔和长工做点心。
  • 第4页
    桂子飘香的深秋是母亲忙碌的季节,也是哥哥和我最快乐的日子。满树的桂花要待我俩摇落下来,仔细地拣去枝叶,筛去花托,一箪蕈摊在秋阳里晒干。

凯特的选择 (2)

  • 第33页
    俗话说望眼欲穿水不开,但在斯特鲁洛维奇的注视下,夏洛克却像一壶滚开的水那样喋喋不休。让他觉得烦扰的不是声响,而是焦虑、烦躁和衰弱不安的神经。眼下,这些都来自斯特鲁洛维奇。发现对方之后,夏洛克稍微调...
  • 第33页
    幸而还有一个小小的安慰。他们结婚的时候几乎都还是孩子,分手时也仍跟孩子差不多。他们的人生尚且来日方长,两人大可以抛却前尘,从头来过。而且,好在他们还没有孩子——那是引发人类一切不满的元凶。
<前页 1 2 3 4 5 6 7 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