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过  · · ·  ( 176本 )

  • 巴黎的忧郁
  • 霍乱时期的爱情
  • 在其香居茶馆里
  • 荷花淀
  • 永失我爱
  • 奥狄浦斯王
  • 看上去很美
  • 红字
  • 莎菲女士的日记
  • 巴黎圣母院

想读  · · ·  ( 22本 )

  • 二手时间
  • 我们一无所有
  • 蓝色小药丸
  • 外婆的道歉信
  • 我的天才女友
  • 到瑞士
  • 人在故乡为异客
  • 故事新编
  • 丝绸之路
  • 皱纹

Hey Vega的笔记  · · ·  ( 245篇 )

莎菲女士的日记 (3)

  • 一月四號
    我把他什麼細小處都審視遍了,我覺得都有我嘴唇放上去的需要。 痴到極致
  • 一月一號
    他,這生人,我將怎樣去形容他的美呢?固然,他的頎長的身軀,白嫩的面龐,薄薄的小嘴唇,柔軟的頭髮,都足以閃耀人的眼睛,但他還另外有一種說不出,捉不到的丰儀來煽動你的心。比如,當我請問他的名字時,他會...
  • 十二月二十九
    我真不知應怎樣才能分析我自己。有時為一朵被風吹散了的白雲,會感到一種渺茫的,不可捉摸的難過;但看到一個二十多歲的男子(葦弟其實還大我四歲)把眼淚一顆一顆掉到我手背時,卻像野人一樣在得意的笑了。

雨 (8)

  • 南方小镇
    华人都是这样的,不断向前看,把过去忘掉。一代一代忘下去,永远只记得三四代,久没人拜,就长了树长了草,只知道那里是坟场,可是没有人在意谁埋在那里。死太久了就好像从来不曾活过。他的声音像旧时代的录音,...
  • 后死(Belakang mati)
    有的梦变成一朵朵云。有的云变成了梦。
  • 另一边
    “这不是梦。”妹妹握着他的手,乌溜溜的双眼露出一种辛未曾见过的神情,“我们可能是死了。但我不怕。至少我们还在一起。一起变成鱼吧。”

城南旧事 (4)

  • 冬阳,童年,骆驼队
    我默默地想,慢慢地写。看见冬阳下的骆驼队走过来,听见缓慢悦耳的铃声,童年重临于我的心头。
  • 冬阳,童年,骆驼队
    夏天过去,秋天过去,冬天又来了,骆驼队又来了,但是童年却一去不还。冬阳底下学骆驼咀嚼的傻事,我是再也不会做了。
  • 爸爸的花儿落了 我也不再是小孩子
    于是我唱了五年的骊歌,现在轮到同学们唱给我们送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我哭了,我们毕业生都哭了。...

最近阅读  · · ·

  • 7月6日
  • 读过 巴黎的忧郁
    Seigneur mon Dieu ! accordez-moi la grâce de produire quelques beaux vers qui me prouvent àmoi-même que je ne suis pas le dernier des hommes, que je ne suis pas inférieur à ceux que je méprise !
  • 7月2日
  • 读过 霍乱时期的爱情
    原来的是这样“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个日日夜夜”
  • 6月14日
  • 读过 在其香居茶馆里荷花淀
  • 6月13日
  • 读过 永失我爱奥狄浦斯王
  • 6月9日
  • 读过 看上去很美
    看上去很美,实际上很灰。(这应该是我在#葱花里读的最后一本书了,也把题目送给我自己,这两年真的经历很多,希望以后还能有打tag的日子,希望以后的日子也很美
  • 5月15日
  • 读过 红字
    “Angel,通常译作“天使”,也有谐英语的发音译为“安琪儿”的;因为这个英文单词的第一个字母是A,此处沿用“安琪儿”。女主人公赫斯特·普林胸前的字母A,是Adultery的第一个字母,而这个英文词的意思是“通奸”。作者利用一个字母,表达了截然不同的深意,不仅表示对女主人公的同情,而且是当作天使的一面来写的。实际上,Adultery这个英文字也不仅做贬义词使用,它的词根是adult,当作形容词为“智力和情感发育成熟的”之意,当作名词则是“成年人”之意,那么男女之事的发生就属于自然现象,属于正常现象了。这点自然了,正常了,别的东西就都不自然,不正常了,从此可见作品深刻内容的一斑。”
  • 5月3日
  • 写了关于 莎菲女士的日记 的读书笔记: 一月四號一月一號十二月二十九
  • 读过 莎菲女士的日记巴黎圣母院
  • 5月1日
  • 读过 小王子
  • 4月29日
  • 读过 我可以咬一口吗
    emmmmm
  • 4月28日
  • 写了关于 的读书笔记: 南方小镇后死(Belakang mati)另一边W老虎,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