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晚明① (17) 更多

  • 第四十三章 良师箴言
    半轮明月从月洞门墙头升起,清辉泻地,澄净空明,但觉面目衣裳濯濯如洗。
  • 第四十一章 牛刀小试香炉峰
    张岱对张原、张萼摇头道:“一人向隅,满座不欢啊。” 一人向隅,满坐不乐 指满堂之上,一人不乐,众皆为之不欢。 中文名称:一人向隅,满坐不乐 出 处: 汉·刘向《说苑·贵德》
  • 第四十章 纨绔风采
    起风了,书房北窗外那一丛细竹萧萧地响,张原负手立在窗前,看那暮色就像是一把沾着淡墨的大刷子,刷一遍,天色就暗一些,渐渐地,那几竿细竹模糊成水墨画。
  • 第三十九章 出门即相见
    不舍昼夜流淌的府河水映着朝阳波光粼粼,河上往来舟楫,有渔歌唱早,自是心胸一宽。
  • 第三十三章 澹然心乱
    这才看到张原主仆二人立在阁子入口处,张原背对着这边,雨不停地飘出来。青衫下摆半湿,张原面对着的是石壁青苔、空阔湖水和泼天大雨。 画面感太强了!
  • 第三十章 月下盘龙
    月华如水,静夜的桂树芬芳更郁,西张的丝竹歌喉听得愈发清晰了。
  • 第二十七章 真真认主
    光相桥畔有一些柳树和公孙树,午前阳光颇为晒人,柳树上的蝉儿叫得很起劲儿,然而再下一两场秋雨,这些鸣蝉就会销声匿迹。 张原拾起地上一枚公孙树落叶,小扇子一般的叶子半青半黄。他两指捻着叶茎猛地一旋,叶子飘...
  • 第二十四章 华袍上的虱子
    绵绵秋雨断断续续下了一天一夜,早上时雨停了,阴云散去,现出朗朗青天。
  • 第二十三章 秋葵之美
    雨这时已经停了,虽然天还是阴阴的,但在堕民少女穆真真看来,四下里是一片亮堂,心里也亮堂。 她扶着竹轿,看着躺在轿上的爹爹,为爹爹拭汗,偷眼看走在另一边的张原,心里满满都是感激,这感激一点儿也不沉重,就...
  • 第十七章 学堂训师
    永乐、宣德年间社学最为兴盛,人称“家有弦诵之声,人有青云之志”。 我希望我家以后也可以有弦诵之声。
  • 第十六章 静夜思
    下弦月柔和的光芒悄悄透入窗隙,光斑在地上缓缓移动,月光与黑夜形成深沉好大的呼吸,让难眠的人敬畏并且思索。
  • 第十六章 静夜思
    “……那一天会来的,只需要努力,有针对性的努力——” 想到这里,张原童心忽起,笑嘻嘻向着黑暗中的河水发问:“府河你说呢?” 府河无声流淌,默认了张原的话。
  • 第十五章 烟锁池塘柳
    烟锁池塘柳 桃燃锦江堤 烟锁池塘柳 在各式各样的对联中,一般人最感兴趣的,大概就是所谓的“绝对”了。“绝对”有两个特点,一、它是经过长时间在民间流传下来的,有的已经对得出,的有还未对得出。二、它的难..
  • 第十六章 静夜思
    “……那一天会来的,只需要努力,有针对性的努力——” 想到这里,张原童心忽起,笑嘻嘻向着黑暗中的河水发问:“府河你说呢?” 府河无声流淌,默认了张原的话。
  • 第八章 蜀道难
    少年张宗子豁达又自信。
  • 第八章 蜀道难
    傍晚时分,雨过天晴,原本蒸笼一般的闷热一扫而空,竟能感到丝丝秋意。说夏雨如赦书真是一点儿也没错,真让人如蒙大赦。 张原送张岱、张萼至三拱桥边,但见晚霞映空,天清气朗,浑不见电闪雷鸣、急风骤雨的痕迹,只...
  • 第二章 清江一曲盲落子
    盛夏六月的午后,炽热的阳光在水面上蒸腾起一片氤氲水汽,有一种热烘烘的味道,两岸的草木都被晒得蔫(niān)蔫的。

特别响,非常近 (1)

  • 第2页
    马克老师说:“我能问你点事吗?” 我回过头来对他说:“‘我能问你点事吗?’这句话已经是在问我点事了。”

地心游记 (1)

八十天环游地球 (10) 更多

三体 (9) 更多

  • 虫子
    把人类看做虫子的三体人似乎忘记了一个事实: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
  • 伊文斯
    我十二岁那年,我父亲公司的一艘三万吨级的油轮在大西洋沿岸海域触礁,两万多吨的原油泄人海中。当时,我们一家正在距事故发生海域不远处的度假别墅中。父亲得知这消息后,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推卸责任和减小自己公司的...
  • 红岸之六
    这天叶文洁值夜班。这是最孤寂的时刻,在静静的午夜,宇宙向它的聆听者展尔着广漠漠的荒凉。叶文洁最不愿意看的,就是显示器上缓缓移动的那条曲线,那是红岸接收到的宇宙电波的波形,无意义的噪声。叶文洁感到这条无...
  • 红岸之六
    在疯狂面前,理智是软弱无力的。
  • 红岸之四
    “有时下夜班,仰望夜空,觉得群星就像发光的沙漠,我自己就是一个被丢弃在沙漠上的可怜孩子……我有那种感觉:地球生命真的是宇宙中偶然里的偶然,宇宙是个空荡荡的大宫殿,人类是这宫殿中唯一的一只小蚂蚁。这想法...
  • 大史
    你的无畏来源于无知。
  • 台球
    “她像一颗星星,总是那么遥远,照到我身上的光也总是冷的。”
  • 射手和农场主
    “三天后,也就是十四日,在凌晨一点钟至五点钟,整个宇宙将为你闪烁。”
  • 红岸之一
    一切都沉寂下来,只有天线在风中发出的混响依旧。叶文洁看着夜空中的鸟群纷纷落回森林中。她再次仰望天线,感觉它像一只向苍穹张开的巨大手掌,拥有一种超凡脱俗的力量。她向“手掌”对着的夜空看去,并没有看到已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