毓簌对《我是猫》的笔记(1)

毓簌
毓簌 (contra mundum)

读过 我是猫

我是猫
  • 书名: 我是猫
  • 作者: [日]夏目漱石
  • 页数: 397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3
  • 消极主义的修养论

    最近流行的是,认为西洋人做什么事都是积极的,其实,这里边存在着很大的缺陷。先说所谓积极的,这就意味着无止境,即便是永远积极地干下去,也不可能达到满意的境地或完全的境地。

    不顺眼,于是争吵,对方不服,到法院打官司,打赢了,你认为这样就会得到安宁了吗?不会的!一直到死总是处在焦躁不安之中,永远不会得到精神的安宁。寡头政治不好,于是改为代议政治,认为代议政治不行,于是又想搞出什么新鲜的东西来。看着河不顺眼,于是架桥,看着山别扭,于是挖隧道,两脚走路费事,于是修铁路,这样是不可能得到满足的。可是话得说回来,人嘛,究竟能够积极地按自己意愿到多大程度呢?西方的文明,也许是积极的、进取的,但它毕竟是由一辈子都活在不满足当中的人们创造出来的。日本的文明,决不是除自己之外,用改变外部世界的办法来求得满足。它与西方大不相同之处,是在周围的环境根本不可动摇的一大假定的前提下发展起来的。

    如果有山相隔,不能到邻接的地区去,人们就去寻找即使不到邻接地区去也能照样活得好的种种办法,而不是去考虑如何开山修路。这就是说,要养成不翻山越岭同样也很满足的精神状态。因此,你想想看,禅家也好,儒家也好,总是从根本上掌握这一点的。不管自己如何了不起,人世毕竟是不能尽人意的。你既不能把落日拉回来,也不能使加茂河倒流回来。所能做到的只是在自己的心上下工夫,只要把心修炼好,使它能得自由。

    据说过去有个和尚,当别人将要杀他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很妙的偈语:‘电光影里斩春风’。这很可能是在累积了心的修炼,达到消极的极点之后,才能说出这样精辟卓绝的话来吧。

    西方的文明乍看起来虽然似乎很不错,其实并不怎么样。反之,在东方,从古以来就讲求心的修养,这种做法是对的。请大家看看,个性发展的结果是大家都得了神经衰弱症,当大家苦于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才开始发现‘王者之民荡荡然’这句话的价值,从而领悟了‘无为而化’这句绝不能小看的话。虽然领悟了,但为时已晚。这和得了酒精中毒症以后才想到不那样狂饮就好了是极其相似的。”

    (我其实还是懒地抄这么多了。。

    2018-01-15 23:19:3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