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责 (2)

  • 第25页
    因为女孩对于女教师的绝对占有欲,教师丈夫奥布雷赫特被控告猥亵女童。女孩和她的朋友上法庭做了伪证,男人一言不发默默承受三年牢狱;出狱后本想报复却无法下手,内心冲突找到律师为自己辩解。已经十七岁的女生承认...
  • 第6页
    ‘辩护就是一场战斗,为委托人的权益而战’,是《刑事辩护律师手册》里的一句话。 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被告无须证明自己无罪,也无须开口辩护,举证是起诉方的责任。因而我们的策略是:所有人保持沉默,其他人什么也...

Nothing to Envy (3)

  • 第168页
    不言而喻的是 当死一个人的时候 死亡是悲剧 当死成千上万的人的时候 死亡就仅仅是统计数据了。 为了活过一九九零年代,你就必须克服同他人分享食物的冲动。为了不发疯,你就必须收起爱心。 死神光临的往往是最老实... (2回应)
  • 第123页
    这种装模作样的悲伤表演后来却演变成一种另类的比赛。谁哭的最大声?谁最歇斯底里?悼念者的画面充斥着电视新闻,电视新闻可以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播放人们哭泣的画面,成年人挂满泪珠,用头撞着树,水手们向着桅杆鞠...
  • 第63页
    宋女士至今都不知道是哪个邻居打的小报告。她丈夫的话很快就被报告给了人民班的班长,一种邻里之间的基层监督组织,班长又上报给国家安全保卫部。这个机构就是北朝鲜无孔不入的政治警察。它在北朝鲜构建了一个广泛的...

人面桃花 (3)

  • 第60页
    好比说,有一件事,你一边在全力以赴,同时,你却又明明怀疑它是错的,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再比如你一直在为某件事苦苦追索答案,有时,你会以为找到了这个答案。可突然有一天,你会发现答案其实不在你思考之中,它在...
  • 第33页
    她隐约知道,在自己花木深秀的院宅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是沉默的,而且大得没有边际。
  • 第16页
    “嗨,什么事都可以预料,维度这个‘乱’没法想见。”翠莲答道,“每一次‘乱’都大不相同,只有到它乱起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它是怎样的。”

三体 (1)

  • 第19页
    这座正在晨曦中苏醒的城市似乎建立在流沙上 它的稳定是虚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