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ks_free对《Nothing to Envy》的笔记(3)

Socks_free
Socks_free (那就与你一起奔跑)

读过 Nothing to Envy

Nothing to Envy
  • 书名: Nothing to Envy
  • 作者: Barbara Demick
  • 副标题: Ordinary Lives in North Korea
  • 页数: 336
  • 出版社: Spiegel & Grau
  • 出版年: 2010-9-21
  • 第63页
    宋女士至今都不知道是哪个邻居打的小报告。她丈夫的话很快就被报告给了人民班的班长,一种邻里之间的基层监督组织,班长又上报给国家安全保卫部。这个机构就是北朝鲜无孔不入的政治警察。它在北朝鲜构建了一个广泛的信息网络,有着数量庞大的告密者,遍布各个阶层。根据脱北者的讲述,大概五十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告密者,数量甚至比前东德臭名昭著的西塔斯还多,关于西塔斯的文件也是在东西合并后才被公诸于众。
    ——The big bro is watching at u.
    2014-08-23 11:11:57 回应
  • 第123页
    这种装模作样的悲伤表演后来却演变成一种另类的比赛。谁哭的最大声?谁最歇斯底里?悼念者的画面充斥着电视新闻,电视新闻可以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播放人们哭泣的画面,成年人挂满泪珠,用头撞着树,水手们向着桅杆鞠躬,飞行员在飞机座舱中哭泣,等等诸如此类的画面。
    一方面,自然流露的悲伤变成一种爱国义务,因恐惧而带来的佯装抹泪行为层出不穷;另一方面,刻奇式的歇斯底里迅速传染蔓延。尽管有人确实为金日成逝世痛心不已,甚至选择殒身追随,但放眼望去竟分不清楚谁真的伤悲。
    2014-08-23 11:19:10 回应
  • 第168页
    不言而喻的是 当死一个人的时候 死亡是悲剧 当死成千上万的人的时候 死亡就仅仅是统计数据了。
    为了活过一九九零年代,你就必须克服同他人分享食物的冲动。为了不发疯,你就必须收起爱心。
    死神光临的往往是最老实的,那些从来不偷,不骗,不坑,遵纪守法,不背叛朋友的人。正如意大利作家普里莫莱维在奥斯维辛死里逃生之后,写道自己以及那些幸存者之间在战后却不再想见面,因为他们所有人都做过见不得人,让人不齿的龌龊事情。
    想到L推荐的被禁的港片《天与地》,事故发生后的几人已经无法回到从前。一旦见面,就如同是对过往不齿的重提与复写。
    这个国家面临的灾难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但面对国际救援,却依然将“面子”放在首位,限制前来考察“灾区”状况的救援人员的行动范围,更将已经得到的援助大量应用在更多的军备中。只是号召群众倚靠精神的胜利来度过难关,到1998年底,朝鲜饥荒最严重的时刻是过去了。但是很难想象,是各方面供应都有在好转,还是需要吃饭的嘴已经不那么多。只是这么想象,就感到绝望。
    2014-08-25 13:25:48 2回应

Socks_free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9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