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玛对《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笔记(7)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 书名: 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 作者: [古希腊] 修昔底德
  • 页数: 772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1960
  • 第138页
    伯里克利深信他自己主张不出战的观点是正当的,但是他看到目前雅典人因愤怒的感情而误入迷途了。所以他不召集民众会议,或任何特别会议,因为恐怕一般讨论的结果,他们在愤怒之下,而不在理智的影响之下,作出错误的决议来。同时,他注意城市的防御工作,他尽力维持镇静的态度。但是他经常派遣骑兵队出去,防止敌人的巡逻队冲入雅典郊外乡村中进行破坏。
    2013-09-17 15:48:19 回应
  • 第150页
    “他人的勇敢,由于无知;当他们停下来思考的时候,他们就开始疑惧了。但是真的算是勇敢的人是那个最了解人生的幸福和灾患,然后勇往直前,担当起将来会发生的事故的人。”
    2013-09-17 16:40:39 回应
  • 第232页
    这些有智慧的人常想表示自己比法律还聪明些;在公开的讨论中,他们总想按照自己的意思去作,因为他们觉得他们不能在更重大的问题上表现自己的智慧,结果,往往引导国家走到毁灭的路上去。但是,另外有一种人,对于自己的智慧没有那么自信,承认法律比自己聪明些,承认自己没有批判一个巧妙发言的能力;但是他们是毫无偏见的裁判者,而不是有利害关系的竞争者;所以在他们当权的时候,事务的进行通常是很顺利的。
    2013-10-24 15:45:34 回应
  • 第232页
    但是在这种竞赛中,国家把报酬给别人,而它本身负担一切危险。这是你们的过失,因为你们愚笨地规定这种竞赛的表演。你们经常是言辞的欣赏者;至于行动,你们只是从人家的叙述中听来的;如果将来需要作什么事情的时候,你们只是从听到关于这个问题的一篇好的演说辞来估计可能性;至于过去的事情,你们不根据你们亲眼所看见的事实,而根据你们所听到关于这些事实的巧妙言词评论,一个新奇的建议马上骗得你们信任;但是被证实了的意见,你们反而不愿意采纳;凡是平常的东西,你们都带着怀疑的态度来看待;遇着似是而非的理论,你们就变为俘虏。你们每个人的愿望是自己能够演说;如果你们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其次最好的就是利用下面的方法来和那些能够演说的人竞赛;当你们听到别人提出他们的看法来的时候,你们就装作你们的机智不减于他们的;当说话的人还没有说出他的漂亮词句来的时候,你们就喝彩;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一个论点会怎样发展的,但是很迟慢才能了解这个论点最后所要达到的结果。我要说,你们总是时时刻刻在寻找普通经验范围以外的东西;但是就是你们眼前的生活事实,你们也不能直接地考虑。你们是悦耳言辞的俘虏;你们像是坐在职业演说家脚下的听众,而不像是一个讨论国家事务的议会。
    2013-10-25 11:19:01 回应
  • 第236页
    你们是对你们自己宣布了判决;因为他们既然有叛乱的理由,那么,一定是你们行使统治权的错误。但是如果你们不管是非怎样,总是要维持你们的统治的话,那么,依照你们的利益,这些人,无论是非怎样,也是应该处罚的。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另一个唯一的办法是放弃你们的帝国,使你们能够博得仁慈的美名。
    2013-10-26 15:55:26 回应
  • 第267页
    这次革命是这样残酷;因为这是第一批革命中间的一个,所以显得更加残酷些。当然,后来事实上整个希腊世界都受到波动,因为每个国家都有敌对的党派——民主党的领袖们设法求助于雅典人而贵族党的领袖们设法求助于斯巴达人。在和平时期,没有求助于他们的借口和愿望;但是在战争时期,每个党派总能够信赖一个同盟,伤害它的敌人,同时巩固它自己的地位;很自然地,凡是想要改变政府的人就会求助于外国。在各城邦中,这种革命常常引起许多灾殃——只要人性不变,这种灾殃现在发生了,将来永远也会发生的;尽管残酷的程度或有不同;依照不同的情况,而有大同小异之分。在和平与繁荣的时候,城邦和个人一样地遵守比较高尚的标准,因为他们没有为形势所迫而不得不去作那些他们不愿意去作的事。但是战争是一个严厉的教师;战争使他们不易得到他们的日常需要,因此使大多数人的心志降低到他们实际环境的水平之下。
    2014-01-09 14:32:44 回应
  • 第270页
    无疑地,破坏法律和秩序最早的例子发生于科西拉。在那里,有过去被傲慢地压迫而不是被贤惠地统治的人,一旦胜利了的时候,就实行报复;有那些特别为灾难所迫,希望避免他们惯常的贫困而贪求邻人财产的人所采取的邪恶决议;有野蛮而残酷无情的行动,人们参加这种行动,不是为着图利,而是因为不可抑制的强烈情感驱使他们参加互相残杀的斗争。就是在有法律的地方,人性总是易于犯法的;现在因为文明生活的通常习惯都在混乱中, 人性很傲慢地现出它的本色,成为一种不可控制的情欲,不受正义的支配,敌视一切胜过它本身的东西。因为,如果不是为了这种嫉妒的有害影响的话,人们不会这样重视复仇而轻视宗教,重视图利而轻视正义的。真的,不错,在对他人复仇的时候,人们开始预先取消那些人类的普遍法则——这些法则是使所有受痛苦的人有得救的希望的——他们不让这些法则继续存在,以准备他们在危急时也可能需要这些法则的保护。
    2014-01-10 15:10:3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