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猫 (3)

  • 第25页
    两只猫沉沉地睡着。看到猫熟睡的身姿,我也得以安下心来。我深信在猫安心睡觉的时候,不会发生特别恶劣的事情。 —— 《村上朝日堂,嗨嗬!》 希望阳光再暖一点,日子再慢一点,猫的陪伴再久一点。
  • 第20页
    猫的记忆中/ 是否/ 有海一样的天 /和 / 天一样的海
  • 第16页
    做只快乐的猫,找个有太阳的地方,安安稳稳地睡觉,不叹息过往,不忧心前路,简单自足,方能抓住眼前的幸福。

你所不知道的日本名词故事 (3)

  • 第233页
    直到二零零零年左右,日本社会上还偶尔能听到“你若得了癌症,要不要被告知?”一类的讨论。没几年工夫,已经没得选择了。我父亲并没有选择要被“告知”,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告知”了。化疗的副作用很大,但...
  • 第119页
    古老的田乐照旧原样流传到今日的例子并不是很多,因为历史上,它一方面发展成了在舞台上演出的能乐,另一方面则发展成了盂兰盆节晚上民众在户外集体跳的“盆踊”。在日本各地的神社庙会,盆踊等场合,至今还偶尔出现...
  • 第97页
    在众多有关福岛的书本中,年轻社会学者开沼博写的《フクシマ論―原子能村是为何诞生的》受的评价最高,获得了二O一一年的每日出版文化赏。作者生长在福岛县,作为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的硕土论文题目,选择了他家乡接受..

くものうえのハリー (1)

  • 第20页
    「ありがとう。」 ハリーはルシファーにお礼を言いました。 ぼくはもう大丈夫だよと あかあさんに、伝えられた気がしました。 忍到这句话,哭到爆。 ぼくはもう大丈夫だよ。 心配しなくていい。

奇风岁月 (7) 更多

  • 第473页
    因为死亡是无法理解的,因为死亡是不能亲近的。假如死神是个小男孩,那么,他一定是天底下最孤独的小男孩。假如死神是个小男孩,那么,他注定只能一个人踽踽独行,只能说话给自己听,而他神秘深邃的眼神是凡人无法理...
  • 第235页
    “也许他们看起来像大人,”她继续说,“但那只是一种幻象,就像时光雕塑出来的泥偶。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在内心深处,他们永远都只是孩子。他们心里都渴望能够像童年时代一样蹦蹦跳跳,自由自在,然而,他们泥偶般得...
  • 第214页
    当时,我忽然意识到,监狱不止一种。那种灰色的石头建筑,四周的高塔上有荷枪实弹的警卫,高墙上有带刺的铁丝网。没错,那是监狱。但有时候,被窗帘密封、透不进阳光的房间也是一种监狱。束缚自由的脆弱骨骼也是一种...
  • 第184页
    而我从来就不怕那些怪物,因为我觉得我能够控制他们。黑夜里,我就睡在他们旁边,但他们绝不会越过那条界限侵犯我。我的怪物并不是天生就喜欢自己脖子上有螺丝钉,喜欢自己长着布满鳞片的翅膀,喜欢吸人血,喜欢自己...
  • 第104页
    我忽然明白,原来,勇气就是这样来的。当你爱一个人远超过爱自己的时候,你就变得很勇敢。
  • 第82页
    “是这样的,这些脚踏车碾碎之后,可以当废五金来卖。我一直在等,等我再回收到一辆脚踏车,我就要开始把那些脚踏车一起碾碎。结果,我等到的就是你的脚踏车。”他转头看着我,眼神很慈祥。在灯光的照耀下,他头顶上...
  • 第3页
    当神秘的力量远远离你而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尽管如此,你还是会偶尔感觉到那种力量突然有回来了。在某些短暂的片刻,你会突然回想起来,你会感觉得到。如果你看电影的时候感动落泪,那是因为在那短暂的片刻,在漆...

核电员工最后遗言 (1)

  • 第61页
    人类根本就没有资格使用核电,这是透支未来的做法。 日本的科学技术其实不算什么。社会上那些争辩核电的论点,都是会议桌上的理论,都是空谈。就像那些没看过核电厂,就在那边大喊反核或拥核的学者,我想请问...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0 11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