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MOU____对《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的笔记(1)

GOMOU____
GOMOU____ (準備と努力は、裏切らない。)

读过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 书名: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 作者: [日] 村上春树
  • 页数: 190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1-8
  • 第147页
    “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她说。 “什么呀,太阳以西?” “有那样的地方。”她说,“听说过西伯利亚臆病么?” “不晓得。” “以前从哪本书上看过,初中时候吧。什么书想不起来了……反正是住在西伯利亚的农夫患的病。喏,想象一下:你是农夫,一个人住在西伯利亚荒原,每天每天都在地里耕作,举目四望一无所见。北边是北边的地平线,东边是东边的地平线,南边是南边的地平线,西边是西边的地平线,别无他物。每天早上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你就到田里干活;太阳正对头顶时,你收工吃午饭;太阳落入西边的地平线时,你回家睡觉……而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都是这样。” “可西伯利亚冬天能耕种吗?” “冬天休息,当然。”岛本说,“冬天待在家里,做家里能做的活计。等春天一来就外出做田里的话儿。你就是那样的农夫,想象一下!……有一天,你身上有什么死了。” “死了?什么死了?” 她摇头道:“不知道,反正是什么。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划过高空落往西边的地平线——每天周而复始目睹如此光景的时间里,你身上有什么突然咯嘣一声死了。于是你扔下锄头,什么也不想地一直往西走去,往太阳以西。走火入魔似的好几天好几天不吃不喝走个不停,直到倒地死去。这就是西伯利亚臆病。” 我在脑际推出趴在地上就势死去的西伯利亚农夫。 “太阳以西到底有什么呢?”我问。 她再次摇头:“我不知道。也许那里什么也没有,或者有什么也不一定。总之是个同国境以南多少不同的地方。”
    所谓的“西伯利亚臆病”,这种在过度平稳的生活里突然有原因或没原因的自觉心里的空虚,然后突然想要找到自己心中的“太阳以西”的冲动,人生走到某个阶段的时候回顾自己最初放弃过的一切,在每个人心里或许多少都有,这无可厚非,让读者和主人公有通感,这也正证明了人物刻画的成功。但是有没有,和能不能下得了决心为了自己不惜牺牲爱你的一切,这是很不一样的。
    2014-05-16 01:04:26 2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