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MOU____对《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的笔记(1)

GOMOU____
GOMOU____ (準備と努力は、裏切らない。)

读过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 书名: 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
  • 作者: [日] 村上春树
  • 页数: 159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1-8
  • 第127页 第22章
    谢谢,她说,讲点什么。 很多东西面目全非了,我说,你原先住的娱乐厅后来成了24小时营业的炸面圈专卖店,咖啡难喝得要死。 就那么难喝? 过去迪斯尼动物电影上要死的斑马喝的正是那种颜色的泥水。 她吃吃笑。笑脸真是灿烂。倒是座讨厌的城市啊,她神情认真地说,一切粗糙不堪,脏乱不堪…… 就那么个时代啊。 她连连点头。你现在干什么? 翻译。 小说? 哪里,我说,全是泡沫,白天的泡沫夜晚的泡沫。把一条脏水沟的水移到另一条里罢了。 …… 她妩媚地一笑,眼睛朝上看了一会儿。有点不可思议阿,好像什么都没实际发生过。 不,实际发生了。只是又消失了。 不好受? 哪里,我摇头,来自“无”的东西又各归原位,如此而已。 我们再度陷入沉默。我们的共同拥有的仅仅是很早很早以前死去的时间的残片。但至今仍有些许温馨的回忆如远古的光照在我心中往来彷徨。往下,死将俘获我并将我重新投入“无”的熔炉中,而我将同古老的光照一起穿过被其投入之前的短暂时刻。
    引自 第22章

    随着村上从《且听风吟》写到《弹子球》,主人公“我”和“鼠”仿佛也在成长。我从喝着啤酒追求女孩的大学生成了对生活感到太多乖离的青年。而鼠也从那个“绝不写性爱和死亡”的单薄青年长成了依旧满怀孤独的青年。 有这么几个场景。“我"和公司的女孩在月台上搭话,她一次次问我”真不寂寞?“,可我却在思索中探听着自己的实感,最终“正找词回答,车进站了”;双胞胎没头没脑的住进了我的宿舍,却又毫无预兆地离去了……通过一次次的“错过”,表达了对青春的一篇漠然,一片孤独。 满是隐喻的笔法,似乎比孤独到空灵的《且听风吟》更加现实,写法也更加随意。让人觉得比《且听风吟》更接近“实际”的生活,却还有着越来越孤独的时光。 关于鼠,他身边女伴不断,还有杰作知音,体内却还一直流着渴望改变的鲜血。但他又放不下自己心中的单纯,放不下自己的“灯塔”。因而自我矛盾,渴求着自我的突破。在陵园,多少纯真的过往多少青春的回忆成了过去,鼠坐在车里怀抱着女友,却对现实还是充满了无奈和希望。“有多种多样的憧憬,有多种多样的愁苦,有多种多样的誓言,而最终无不烟消云散。” 从《且听风吟》到《弹子球》,就像是从大学生走到了社会人,从“孤独好像玩儿抢椅子游戏突然没了椅子。”到“实际发生了。只是又消失了”。就是这种成长,就是这么孤独。

    2014-06-25 01:49:5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