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MOU____对《伊斯坦布尔的幸福》的笔记(4)

GOMOU____
GOMOU____ (準備と努力は、裏切らない。)

读过 伊斯坦布尔的幸福

伊斯坦布尔的幸福
  • 书名: 伊斯坦布尔的幸福
  • 作者: (土耳其) 李凡纳利/o.z.livaneli
  • 页数: 230
  • 出版社: 北京燕山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年5月
  • 第18页
    一个人的命运应该永远是个秘密。没有人坚强到能够准确无误地了解生命的全部安排,包括何时会发生意外,或是死神会以何种模样到来……
    教授越是思考这些问题,他就越深刻地认识到,大多数人都是在这种异化的绝对意义上生活着的。就是这种社会和物质世界的规则保护我们免遭疏离流散。我们一旦偏离方向,就会重回轨迹,沉入温暖舒适、习以为常的水域。……在这个意义上,人类与狗并无二致,狗在树下撒尿圈定自己的地盘,为的是在散发着自己气味的疆界里感到安全。对人类而言,熟悉的感觉和物品构成了满足的关键。
    伟大的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这样描述自己离开欧洲返回俄罗斯:“就像你穿上自己的旧拖鞋。”把脚伸进卧室里的旧拖鞋——这是个很好的比喻。这就是人民生活的方式。如果人们在他们自己熟悉的世界里感到不安,那就像是个在地窖里长大的孩子,突然被丢到一个公共广场。伊凡渴望挣脱倍受约束和令人厌倦的安全生活,它在幸福的伪装下,简直要把他吞没了。为了这个目的,他必须改变自己。一生中少应该经历一次个人的心灵转变。
    这和村上在《国境以南太阳以西》里面描述的“西伯利亚臆病”简直如出一辙:
    “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划过高空落往西边的地平线——每天周而复始目睹如此光景的时间里,你身上有什么突然咯嘣一声死了。于是你扔下锄头,什么也不想地一直往西走去,往太阳以西。走火入魔似的好几天好几天不吃不喝走个不停,直到倒地死去。”
    “一生中少应该经历一次个人的心灵转变。”
    2015-05-19 01:55:25 回应
  • 第25页
    ……他想起了前一天他们杀死的三个游击队员。他们是库尔德青年,穿着破旧的衬衫,宽松的布袋裤,脚上穿着胶鞋,在这样的山里,这套行头远远不够。他们面孔的位置裂开了一个大窟窿,是G3子弹的效果。会不会有一颗子弹是从他步枪里飞出去的呢?在小规模冲突中,双方都会尽可能地不停开枪,而不问是否命中。谁也不知道致命的子弹来自谁的枪口。如果你真的瞄准了,你可能会知道你把谁放倒了,但西玛尔还没有这样的体验。
    他一生中已经有两个年头在这辽阔空旷的大山里度过了,这里成了衡量士兵勇气和怯懦的地方。在爬完长长一段山路的尽头,当他们大汗淋漓站在一座山峰顶上的时候,他们感觉自己就是大山之王——夏天里银波荡漾的河流,翡翠覆盖的山谷,在冬天全部冰封雪飘,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他们在山坡上巡逻,鹰隼般地俯视着下面的大地,哪怕再细微的活动也逃不过他们敏锐目光的侦测。他们有能力随心所欲地进行毁灭,这使他们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快感。他们把自己比作神,头顶苍穹,君临天下。
    很喜欢这段描写w
    2015-05-19 02:12:40 回应
  • 第204页
    人生旅途要经过一个“骆驼阶段”,背负着社会压在他们身上的全部愚蠢和偏见的负担。接着要经过一个“狮子阶段”,在这个阶段他们会抵抗所有这种偏见。但是还有一个阶段只有少数人能达到:儿童阶段。这是最高阶段,要求人用儿童的天真去思考人生,去玩游戏,接纳各种影响,找回自己那失去的天真。
    2015-08-08 21:37:05 回应
  • 第240页
    “你怎么看战争和屠杀?”伊凡问道,“你也认为这是游戏吗?”   “是啊,都是游戏。”   “大屠杀、世界大战、原子弹?”   “是游戏啊……孩子般的游戏——如果你从宇宙的角度看这件事。想想土耳其和希腊之间最近那场卡尔达克岛危机。如果你从双方国家的军事角度考虑这件事,战争也许看上去是合理的。但是,试试从卡尔达克岛上山羊的角度看这件事儿:一群人从突击登陆艇上下来,吼叫着上了岛,燃油弄脏了海水,破坏了数千年的宁静。这些人在岩石上立根杆子,绑了一块蓝布,就走了。之后,另一群人从船上下来,同样闹哄哄地上岛,把那块蓝布换成了红布。如果这不是游戏,这是什么?人类属于哺乳动物,可又总想着改换门庭。但是,动物不遵守生物法则就生存不下去。驴活着就必须像驴;蛇活着要像蛇;人活着也必须像人。不过,人类在这上面犯错了,想通过人自己的力量脱胎换骨,强迫自己改变本性。这就是不幸和战争的真正原因。一句话,人活着要像人,驴活着要像驴。”
    太对了。人性就是太傲慢。
    2015-08-08 21:44:50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