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数的孤独 (2)

  • 第1409页
    记得有一次,丹尼斯谈起自己时,曾对马蒂亚说过,与人交往都是一样的,就像一盘棋的开局,没有必要别出心裁,那毫无用处,因为两个人想要达到的目的是一样的,接下来这盘棋会自动往下进行,只要到了这个时候,谋略才...
  • 第419页
    “你真的那么喜欢学习吗?” 马蒂亚点点头。 “为什么呢?” “这是我唯一会做的事。”他慢慢地说。其实他想告诉爱丽丝,他喜欢学习室因为他能够独立完成这件事,因为他学的所有东西都是已经死了的、...

目送 (6) 更多

  • 第256页
    晚上,他独自坐在日式宿舍的榻榻米上,一边读报,一边听《四郎探母》,总是在那几句跟唱:“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我好比浅水龙,困在了沙滩……”弦乐过门的时候,他就“得得了啷哨”跟...
  • 第180页
    三十七岁的梵高真的买了一张死亡的单程票,说走就走了,行囊里只有煎熬的痛苦和无可释放的热情。《星夜》,在我看来,其实是一幅地图——梵高灵魂出走的地图,画出了他神驰的旅行路线:从教堂的尖塔到天空里一颗很大...
  • 第160页
    在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哈萨克、乌兹别克几个国家交界的两千五百平方公里荒凉而苍老的大地里,埋藏着三百万枚待爆的地雷。勇敢的领袖们决定不打仗了,于是地雷就去炸死那赤脚荷锄的农民,炸断放学回家的孩子的腿...
  • 第51页
    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痛得无忍受时,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别人;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创...
  • 第28页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
  • 第6页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旅行的艺术 (7) 更多

  • 第215页
    罗斯金因为人们如此少的注意到细节而感到痛苦。他为现代旅游者的盲目和匆忙赶到痛惜,尤其是那些得意于自己在一周时间内乘火车游遍欧洲的人:“我们在旅行时,如果我们放弃每小时走100英里,从从容容地行进,我们或..
  • 第199页
    对于梵高来说,衡量每一个杰出画家的标志就是他们是否能够让我们更加清楚的看到世界的某些部分。 他追求的“像”不同于虔诚的摄影师所追求的逼真。他所关注现实中的那一部分,有的时候需要加以扭曲、省略或者更...
  • 第172页
    当上帝被问及为什么约伯没做坏事却遭到祸害时,他把约伯的注意力引向伟大的自然现象。不要因为事与愿违而感到惊讶,因为这个宇宙比你大得多。当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的事与愿违的情况时不要惊讶,因为你根本不能彻底...
  • 第157页
    我们因一些风景而引发的情思,很少能用三言两语就形容出来:好比在初秋的黄昏看着天色渐渐暗去,或者在一片空旷的平地上看到一池静谧的湖水,我们往往要用一大堆拗口的词藻来描绘我们的情感。
  • 第119页
    旅行的一个危险是,我们还没有积累和具备所需要的接受能力就迫不及待地去观光,而造成时机错误。正如缺乏一条链子将珠子串成项链一样,我们所接纳的新讯息会变得毫无价值,并且散乱无章。
  • 第62页
    如果我们在加油站,还有汽车旅馆等地方发现了生活的诗意,如果我们为机场和火车车厢所吸引,其原因也许是我们明确地感觉到这些偏僻孤立的地方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实实在在的场景,使我们能暂时摆脱因循僵滞的日常生活中...
  • 第14页
    现时的纷扰迷乱居然已经开始淡逝。原来,在这种意义上,回忆和期待一样,是一种简化和剪辑现实的工具。现时的生活正像是缠绕在一起的长长的胶卷,我们的回忆和期待只不过是选择其中的精彩图片。

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2)

  • 第260页
    我嘴里被阿纳克列塔调丸子用的辣椒汁辣的火辣辣的,仿佛这辣味就是肉丸里的各种味道的总和,只觉得我的口腔火烧火燎的,分不出肉丸子里还有什么味道。我借用这一生中饱尝的酸甜苦辣来区别这个复合味道,结果我得到的...
  • 第45页
    你用刀刃在纸张中开路,犹如用思想在文字中开路,因为阅读就像在密林中前进。

海上钢琴师 (3)

  • 第90页
    上帝啊,你望见前方的道路了吗?都是道路,上千万条,而这个世界上的你们该如何选择其中的一条? ……一座你的房子,一片你的土地,一帧你的风景,一种你死亡的方式。所有那个世界。压在你身上的世界,连你也不...
  • 第69页
    不过后来,干旱毁了他的一切:老婆和一个不知底细的牧师跑了。就这样,有一天他收拾东西,徒步横穿英国,就为了去伦敦。但由于根本不认识路,他没有到伦敦,反而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从那里沿路一直走,拐过两个弯...
  • 第2页
    第一个望见美洲的人。每艘船上都有一个。可别以为这是件偶然的事,不是的。也不是因果报应的问题,那是命运。那一刻,在这些人的生命中早就烙上了印记。当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你就可以看见她——美洲,已经从那里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