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ulin71对《菊花与刀》的笔记(9)

菊花与刀
  • 书名: 菊花与刀
  • 作者: 本尼迪克特/孙志民/朱理胜
  • 副标题: 日本文化的诸模式(插图珍藏本)
  • 页数: 234 页
  • 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
  • 出版年: 2005-1-1
  • 第90页
    最大的恩只有两类:天皇与父母。
    施恩不是德行,报恩的实际行动才是德。
    在日本不能做雷锋,因为隨意施恩会让受助者恨你。因为他负债于恩,是必须还的。否则会受到遣责。
    2012-08-27 20:30:59 回应
  • 第108页
    义理,与美国人偿还金钱的观念类似,是一种精确的等量偿还。
    人情债,时间越长,利息越重。
    2012-08-28 23:32:59 回应
  • 第122页
    日本人容易因遭到失败,诽谤和排斥,而受创伤,因而极易自寻烦恼而不是使他人烦恼。
    日本人特有的厌倦情绪,是过分易受创伤的民族的疾病。他们对于遭到摈斥觉得恐怖,把这种恐怖深深地埋到心底里去,从,
    2012-08-28 23:32:59 回应
  • 第110页
    对名誉的义理,或许报复,或许自杀。
    中国人对别人损及自己名誉的行径,选择退让,以显示自己的宽厚大度。日本人,则是报复回去。
    在日本,越有身份,越得注意自我约束。
    2012-08-28 23:32:59 回应
  • 第123页
    这一章123--126页,描述了日本人特有的“厌倦情绪”。
    有一段描述日本战败后,国民刚开始阶段的顺从,继而“懒散”。描写生动,分析精辟。是整本书的亮点之一。
    “为了维护战败国的名言,日本人用”百依百顺“——一天最安全的道路来达到目的。可是,从”顺从“往前跨一小步,就是”干什么都不好,还是踏步观望形势为上策。“
    个体受到威胁,为了安全,于是顺从,继而就会发展成为”不作为“,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安全的。——这有一些与我们当前公务员队伍当中的某些阶段的行为类似。特别是在一个政治大运动后,人们通过不反应、顺从来保住自己的安全,同时也抑制住兴奋和激情。于是,懒散就蔓延开来。
    之后,会发生变化。有的人继续停住脚步。有的人开始反应,为维护”自尊“,为获得受人尊敬的位置而努力。
    维护自尊,有很多手段。根据情况来用,有时是不作为,有时是树立新目标,努力实现。甚至整个态度来个180度的改变,也不足为奇。镇定自诺地改弦易辙,背后是生存的现实主义。
    维护名誉,不是只有”报复“和”攻击“这两种单一的手段。日本人有一种做法,就是想敌人寻求友谊,看到敌人的强大,试图向敌人请教。
    在维护名誉面前,首先不是攻击和报复,而是成为与敌人一样强的人,继而成为更强的人。
    2012-08-30 11:34:33 回应
  • 第130页
    日本人首先学习肉体享受,充分品尝过滋味后,又要洗刷这些享受,履行自己的责任。
    需要学习的肉体享受包括:热水浴、睡觉、吃东西、性享受、喝酒。
    西方的哲学观:肉体和精神这两种力量不停地在每个人的生活中进行斗争以取得优势。
    日本人认为:肉体并非邪恶。肉体和精神并不对立。从而引申出:世界不是善与恶相斗的战场。——他们的善与恶是融合为一体。
    按照精神分析的观点,他们已经跨越了分化,进入了整合阶段。
    2012-08-30 12:00:21 回应
  • 第159页
    以耻辱感为基调的文化,一个人即使向忏悔牧师供认错误也不会感到宽慰,相反,只要坏行为“不为世人所知”,就不必烦恼,自供反会自寻麻烦。
    以道德作为绝对标准的社会,依靠启发良知的社会属于罪恶感文化。他们是通过忏悔和赎罪来减轻罪恶感。
    中国文化当中的罪恶感怎样形成?耻辱感怎样形成?
    书中有这么一段话:“真正的耻辱感文化靠外部的约束力来行善,而不像真正的罪恶感文化那样靠内心的服罪来行善。耻辱感是对他人批评的一种反应。一个人因受到公开嘲笑与摈斥,或者以为受人嘲笑而感到耻辱,在任何一种情况下,耻辱感都将成为强大的约束力。但它要求有旁观者,至少是想象出来的旁观者。罪恶感并不如此。在一个荣誉意味着无愧于心目中的自我形象的民族中,一个人即使在无人知晓自己的不端行为的情况下,也会为罪恶感所烦恼,而且他的罪恶感确实可以通过供认其罪恶得到减轻。”
    2012-08-30 15:51:38 回应
  • 第166页
    强调牺牲精神,通常在个人主义较为严重或竞争较为激烈的国家中容易产生。
    在日本,自我修养,是强调自我控制的能力。
    禅宗,是效率的修养,是自我依靠的修养。
    P174:击剑手的站柱修行。將精神集中于支撑自己身体的木板表面,木板逐渐升高。而他能完全稳健无畏时,他便悟道了:他的心不会以目眩和害怕跌落而背叛他。
    "无我"的哲学基础,是"象已死者一样生活"。死者,抛弃一切自我监视,从而抛弃一切恐怖心和警戒心。
    2012-08-31 22:50:31 回应
  • 第205页
    矛盾性格之下的行为表现。
    “性格的两重性造成紧张。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作出反应,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方式去解决同意实质性问题——如何把自发性(孩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自发行为)以及对此予以宽容的幼年期经历,同生活稍后阶段出现的预示生活安稳的各种约束协调起来。”
    这是一个经典的问题。无论日本,还是其他国家,我想,一个孩子在成长当中都必须面对和解决这个问题。
    “许多人困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有些人作茧自缚地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想道学家一样,非常惧怕生活当中的任何自发性冲突。因为自发性并非想象出来的东西,而是他们曾经体验过得东西,所以这种惧怕就更大了。他们孤独乖癖,并因墨守自己所订的规则而感到自己好像成了一个可以发号施令的人。有些人则陷于人格分裂,他们惧怕自己的反抗心理,所以就把它堵死在自己的心中,并以温和的表面行为加以掩盖。他们常常埋首忙于一些微不足道的琐事,以免意识到自己的真实感情。他们机械地履行对于他们自己来说基本上是毫无意义的呆板的日常事务。另一些人由于念念不忘其幼年时代,所以他们成年以后,在必须履行的一切义务面前感到毁灭般的不安,在不宜依赖别人的年龄仍试图越来越多地依赖他人。他们感到任何失败都是对权威的冒犯,因此任何斗争都会使他们陷于巨大的焦虑之中。不能依据成规处理的预料不到的情况会使他们感到惊恐。“
    ”这些就是日本人在过分担忧被人抛弃和被人指责时容易陷入的特有危险。”
    “不管别人在某些事情上面如何严重地干预他们的愿望,日本人仍有明确规定的”自由的圈子“,可在其中依从内心冲动而随意生活。
    2012-09-04 09:47:48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