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老头手记 (1)

  • 第34页
    我当时爱得像是一只疯狂自渎的公狗钻进了一窝发情的母狗,只有她们能带给我超出精液的奇迹。

苦水音乐 (3)

  • 第259页 长途酒醉
    弗朗西斯翻身过来对着他,他伸手搂住她。凌晨三点。全美国的酒鬼都正瞪着墙壁,终于放弃了。
  • 第4页 好一个当妈的
    “走吧,尤金,我们离开这里!” “不,我们过去看一看。我要看看她。看那个露出来的地方!” 这让我想起有一次我搭便车,有个女人让我上车。她把裙子拉到了腰,嗯,几乎拉到腰际。我眼睛看旁边,看下面,我怕死...
  • 第2页 好一个当妈的
    后来尤金也会跑过来一起玩。尤金是另一个有斯帕德飞机的家伙,我能与他谈艾迪的母亲。当我们有空时,我们就会来些精彩的空战——两架斯帕德对付一架福克。我努力奋战,但通常都会被击落。无论何时当我处于不利位...

样样干 (1)

  • 第165页 62
    夏日炎炎,我开始流汗发痒。裆下很痒,我不由得伸手去挠,渐渐变得奇痒难忍,只好边走边挠。做不了记者,当不成作家,更找不到好女人,竟只能像个猴子一样边走边挠痒!

惶然录 (1)

  • 第122页 正常
    我因为梦幻所以梦幻。但我会不加辱于自己,给予梦幻一种它没有的价值,离开属于我个人存在的舞台,正如我不会把酒(我一直没有戒酒)叫做“粮食”或者“一种必然的生活”。

特朗斯特罗姆诗歌全集 (1)

  • 第16页 激愤的冥思
    风暴推着风车疯狂旋转, 在夜里的黑暗里碾磨虚无——你 因同样的法则失眠。 灰鲨的肚皮是你灰暗的灯。 朦胧的记忆沉入到海底, 在那里僵化成陌生雕像——你 的拐杖被海草染绿。 从大海返回时你全身僵硬。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