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镇再见对《海边的卡夫卡》的笔记(19)

海边的卡夫卡
  • 书名: 海边的卡夫卡
  • 作者: [日] 村上春树
  • 页数: 521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7-7
  • 第17章 成为甲村图书馆的一员
    田村卡夫卡君,我们的人生有个至此再后退不得的临界点,另外虽然情况十分少见,但至此再前进不得的点也是有的。那个点到来的时候,好也罢坏也罢,我们都只能默默接受。我们便是这样活着。
    佐伯活在静止的时间里,时间再前进不得。
    2013-12-11 22:48:44 回应
  • 第17章 成为甲村图书馆的一员
    “说起悖反性”,大岛再次想起似的说,“从最初见你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你一方面强烈追求什么,一方面又极力会比他。你身上有着叫人这么认为的地方。”
    “理论上不是不可能,实际上也有人世间。但大自然这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是不自然的,安逸这东西在某种意义上时代有威胁性的,而顺利接受这种悖反性则需要相应的准备和经验。所以我们姑且返回城去,返回社会与人们的活动中。”
    阅读有一种实在感,觉得般般样样的知识一个接一个被我吸入体内。
    2013-12-11 22:55:11 2人喜欢 回应
  • 第16章 杀猫手琼尼·沃克
    “你不再是你,”他静静地说,在舌尖上细细品味这五个字,“这点非常重要,中田君,人不再是人这点。”
    “中田君,大凡事物必有顺序。”琼尼·沃克说,“看得太超前了不行。看得太超前,势必忽视脚下,人往往跌倒。可另一方面,光看脚下也不行。不看好前面,会撞上什么。所以么,要在多少往前看的同时按部就班处理眼下事物。这点至为关键,无论做什么。”
    当然在你看来实属荒唐的选择,可是你想想看,这世上绝大多数选择都是荒唐的,不是吗?
    你没杀过人,想都没想过,这样的事对你是不大合适。可是中田君,时尚将不同这种道理的地方也是有的,谁也不为你考虑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情况也是存在的,这东西你必须理解。战争就是一例。战争你知道吧?
    2013-12-11 23:04:01 回应
  • 第15章 小屋中只有我
    你惧怕想象力,更惧怕梦,惧怕理应在梦中开始的责任。然而决不能不睡,而睡觉必然做梦。清醒时的想象力总可以设法阻止,但梦奈何不得。
    不,不是那样的。我想象什么,在这世界上恐怕是非常重要的是。
    “一切都是想象力的问题,我们的责任从想象力开始。叶芝写到“In dreams begin the responsibilities。诚哉斯言。反言之,没有想象力,责任也就无从产生,或许。一如艾希曼的事例。”
    2013-12-11 23:07:12 回应
  • 第25章 佐伯是我母亲吗?
    "不管怎样,她具有丰沛而自然的才华,也有音乐无形,同时具有紧紧抓住到来的机会的现实性才智。
    2013-12-12 21:19:22 回应
  • 第24章 一觉睡了30个钟头
    那是。中田我字倒是不认得,但虫牙没有一颗,眼镜也从未带过,没找过医生,肩也不酸,每天早上拉屎也有条不紊。
    此时星野身上袭来的痛感正可谓劈头盖脸野蛮至极。脑海中一道巨大的闪电掠过,意识当即一片空白。呼吸停止,仿佛被从高塔之巅陡然退下九层地狱,连呼叫都来不及。过度的疼痛使他什么也思考不成。所有思考都被烤得四下飞溅,所有感觉都集中在疼痛上。身体框架就好像一下子分崩离析。就是死也不至于毁坏到这般地步。眼睛也睁不开。他趴在那里全然奈何不得,口水躺在榻榻米上,泪珠涟涟而下。如此非常状态大约持续了三十秒。
    2013-12-12 21:25:16 回应
  • 第23章 那天夜里,我梦见了幽灵
    看来人无论如何是不能为了信义和友情而变成活灵的。只有一死。人要为信义、亲爱和友情舍掉性命才能成灵,而能使活而为灵成为可能的,据我所知,仍然是邪恶之心、阴暗之念。
    2013-12-12 21:28:45 回应
  • 第19章 精神上男性,肉体上女性
    变性人也好,同性恋者也好,男性智商主义者也好,女权主义者也好,法西斯猪也好,共产主义者也好,克利什那也好,是什么都无所谓。无论打什么旗号,都与我毫不相干。我发忍受的是那些空虚的家伙。面对那些人,我实在忍无可忍,以致不该出口的话脱口而出。就刚才的情况来说,本来可以适当应付一下打发走了事,或者找佐伯下来由她处理,她肯定笑吟吟对答如流。然而我做不到,不该做的要做,无法自我控制。
    如果以意大利想象力不够的人,身体再多也不够用。是这样?
    归根结底,杀害佐伯青梅竹马恋人的也是那帮家伙。缺乏想象力的狭隘、可可、自以为是的命题、空洞的术语、被篡夺的理想、僵化的思想体系——对我来说,真正可怕的是这些东西。我从心底畏惧和憎恶这些东西。何为正确何为不正确——这当然是十分重要的问题。但这种个别判断失误,在很多情况下时候不是不可以纠正。只要有主动承认错误的勇气,一切都可以挽回。然而缺乏想象力的狭隘和苛刻却同寄生虫五一,它们改变来以及省的主体、改变自身形状而无限繁衍下去。这里没有货就希望。作为我,不远意让那类东西进入这里。
    2013-12-12 21:37:21 回应
  • 第30章 取石头记
    跟你说,星野小子,大凡物体都处于移动途中。地球也好时间也好概念也好爱情也好生命也好信息也好正义也好邪恶也好,所有东西都是液体的、过渡性的,没有什么能够永远以同一形态滞留于同意场所。宇宙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黑猫宅急便。
    2013-12-13 17:21:56 回应
  • 第31章 假说和超越假说
    因为任何人都在通过恋爱寻找自己本身欠缺的一部分,所以就恋爱对象加以思考时难免——程度固然有别——悲从中来,觉得就像踏入早已失去的撩人情思的房间。理所当然。这样的心情不是你发明的,所以最好别申请专利。
    2013-12-13 17:26:11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