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 (1)

  • 第12页
    然而,太长的好运气有其难以逃遁的代价。中一次奖谁都晓得那是幸运、是这一生可能只造访这么一回的恩赐,你会心存感激,但当它持续五年十年甚至更久,就不可避免地质变成某种正常处境,是我本来就该享有的东西,你的...

单向街 (4)

  • 第39页
    了解一个人的最好办法,莫过于不抱任何希望地去爱他。 真正的爱人觉得,与心爱的人争论是错误的。
  • 第38页
    大都数人在爱情中寻找永恒家园 少数人寻找永恒航行
  • 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
    二: 即使在最完美的艺术复制品中也会缺少一种活的生命力:艺术品的即时即地性,即它在问世地点的独一无二性。 原作在碰到通常被视为赝品的手工复制品时,就获得了他全部的权威性。而碰到合法的技术复制品时就不...
  • 第14页
    人们盯着眼皮子底下那么点低级的享受,用动物般原始的激情去追求它们,但却缺少动物那原始的洞察力。

卡拉马佐夫兄弟 (5)

  • 第50页
    主要的是不必那么自惭形秽,因为一切都由此而起。
  • 第26页
    也许有人会说,脸色红润的人照样能陷入宗教的狂热和神秘主义;可我觉得阿辽沙甚至比任何人更贴近现实主义。哦,当然,在修道院里对于种种奇迹深信不疑,但我认为奇迹从来难不倒现实主义者。促使现实主义者产生信仰的...
  • 第33页
    如果说周围是罪过、不义和诱惑,那么地上某处终究有一位圣者贤人;他那么又公道正义,他知道真理;这就是说,真理在地上不会消失,那么它总有一天会来到我们身边,像预言所许诺的那样统治整个大地。
  • 第25页
    如果上帝不存在 必须把它们造出来 我见到一个车夫的影子用一把刷子的影子刷一辆马车的影子
  • 第6页
    他庆幸自己得到解放,也为解放他的死者哭泣——两者兼而有之。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甚至恶人,要比我们想象中的他们要幼稚得多、天真得多。其实我们自己也一样。

巨匠与杰作 (2)

  • 第250页
    陀思妥耶夫斯基无法改掉自己的哆嗦习惯,而是沉迷于长篇累牍的对话。然而即使相关人物如此恣意地表达情感,以至于让你很难相信还有这样做事的人,他们也几乎永远都是那么迷人。
  • 第246页
    创造性天赋是童年与少年时代的一种十分正常的能力,可是如果在青春期之后依旧存在,那么就是一种病态了,只有在损害人类正常特征的情况下才会旺盛起来,也只有在混杂了邪恶品质的土壤中才能茁壮成长(就像施了肥料的...

一位年轻小说家的自白 (7) 更多

  • 第99页
  • 第98页
    无论如何,让我假设,即便人类不存在了,毕达哥拉斯定理很可能依然正确,然而唯有一种能将托尔斯泰的文本转化成思维现象的近似人类的头脑,才能赋予安娜·卡列尼娜某种存在。
  • 第94页
    我们中很多人,有时候想到我们爱的人可能会离我们而去,即便不是感伤落泪,也会深有感触,尽管我们知道死亡不是现实,而是出于我们的想象。这种心理认同和心理投射完全正常,也是心理学家应该研究的现象,如果存在视...
  • 第92页
    大仲马于是在回忆录里有感而发:“小说家创造的人物杀死了历史学家笔下的人物,真是莫大的荣幸。原因在于历史学家描述的不过是逝去的幽灵,而小说家创造的是有血有肉的真人。”
  • 第4页
    世界上有两种诗人,好诗人在十八岁时会把自己写的诗统统烧光,蹩脚的诗人则会尽其余生不停地写诗。
  • 第91页
    “问题不在于这些人比起神殿的基督徒是更好还是更糟糕。我扪心自问:我们把自己当成什么人?对我们一般人来说,哈姆雷特比打扫我们房间的清洁工更真实。我有什么权利去评判别人———我自己不也在不停地寻找属于我的...
  • 第37页
    “双重译码”是指作者同时运用互文性反讽和暗含的元叙事诉求。这个概念最先由建筑家查尔斯·詹克提出。对于詹克斯来说,后现代主义建筑“至少同时在两个层次上表达自己:一层是对其他建筑师以及对特定建筑内涵很关心...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