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姜不白对《未完成的肖像》的笔记(4)

姜姜不白
姜姜不白 (也无风雨也无晴。)

读过 未完成的肖像

未完成的肖像
  • 书名: 未完成的肖像
  • 作者: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
  • 副标题: 阿加莎·克里斯蒂“心之罪”系列01
  • 页数: 358
  •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4-7
  • 第144页
    “可是,妈妈,为什么呢?”“很难解释清楚……我成长过程一直很自卑,觉得自己矮胖’,不是个又高又漂亮的人。我觉得,也许一旦结婚之后,他会对我感到失望。我对自己不太有信心。” 成长过程中的生活并不容易。虽然很兴奋刺激,但也很累人。你似乎永远不是为这事就是为那事而苦恼:为你的发型,或为自己没有身材,要不然就为口舌笨拙,而人们,尤其是男人,又让你感到很不自在。
    引自第144页
    2017-07-15 19:38:58 回应
  • 第154页

    “我不要你嫁给一个对他没有感情的有钱人。你生性浪漫,但童话中的王子之类的是不会发生的。女人很少能嫁给她们浪漫爱上的男人的。” “可是你就嫁到了啊!” "我是,没错。但就算这样也并非总是明智——爱得太深了。这永远宛如芒刺在背······还是被爱比较好,可以比较容易面对人生,我向来都没法做到轻松面对。要是我对这个男人认识深一点……要是我确定喜欢他。他可能爱喝酒…他可能…有其他状况。他是否还会照顾你、爱护你、对你好?我走了以后,一定要有人来照顾你才行。”大部分的话西莉亚都没听进去。钱对她来说不代表什么。爸爸在世时,他们有钱;他去世后,他们穷了,但西莉亚不觉得前后两种状况有什么差别。她一直都有家也有花园,还有她的钢琴。婚姻对她来说,代表了爱诗意、浪漫的爱—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所有她看过的书都没教她生活中的问题。让她困惑不已的,是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爱不爱德伯格,也就是约翰尼。 她认为西莉亚太爱做白日梦了,太脱离现实,所以要学学不可对生活视若无睹。 162页我将之视为她很知道西莉亚最脆弱之处,你大可说,只要去学一技之长,就不会这么脆弱了,但我不认为会是这样。就像所有活在内心世界里的人一样,西莉亚对于外在影响特别有抗渗力,一扯到现实,她就很笨。 我认为米丽娅姆对女儿的不足之处很清楚,她帮儿选择读物,坚持要她阅读巴尔扎克以及其他法国小说家的作品是别有用心的。法国人是很了不起的写实家我想她要西莉亚了解人生和人性是很共通、有声有色、精彩、藏污纳垢、很悲剧性又很充满喜剧性的。她并未能达到目的,因为西莉亚的本性就跟她的外貌一样,都是很北欧风格的,对她而言,长篇传奇、英勇航行历险故事以及英雄豪杰,才对她口味。童年时沉醉在童话故事里,长大后喜欢的作家也是梅特林克①、费欧娜·麦克雷②以及叶芝③者流。她也阅读其他作品,但是那些作品对她来说很不真实,就像讲求实际的写实派觉得童话故事和奇幻故事很讨厌一样。 我想,在这点上,我看出了西莉亚永远无法看出的一点。西莉亚基本上是心很软、见不得人受苦的。换了德莫特,小时候别人在他帽子上钉了一只活生生的蝴蝶,他是绝对不会感到难过的,反而会认定蝴蝶就是喜欢这样!他就是这样对待西莉亚的。他喜欢西莉亚,但是他要玛乔丽。基本上,他是个合乎道德的年轻人。德莫特要想娶玛乔丽的话,就得先除掉西莉亚才行。由于他喜欢西莉亚,所以他也要西莉亚喜欢这个念头。等到西莉亚不喜欢时,他就对她生气。由于伤害西莉亚让他感觉很不好,结果反而弄巧成拙伤害得更多,而且还很不必要地野蛮残酷……·我可以理解—几乎同情起他来……要是他能让自己相信这样对待西莉亚很残酷的话,他就不会这样做了……·他就像许多残酷的诚实男人一样,对自己很不诚实,认为自己是个比实际上好很多的人。 他要玛乔丽,因此非得要得到她不可,他向来想要什么都能得逞,而跟西莉亚共度的生活并没有让他改进这点。 我想,他是爱西莉亚的,为了她的美貌爱她,也只爱她的美貌而已…. 她爱他却是终生的,诚如她提到过一次的形容:爱他入骨。 于是,唉,她紧紧依附着他,而德莫特却是个受不了人依附他的那种男人。 西莉亚的本性不狠,女人不够狠的话,就很难管住男人。 米丽娅姆就够狠,尽管她爱约翰很深,但我不认为约翰她的婚姻生活一直都很轻松容易。她爱慕约翰,但也很考验约翰。 男人本性里有个蛮横之处,喜欢人家勇于与之对 抗…… 米丽娅姆有些地方是西莉亚所缺乏的,或许就是俗称的胆量。当西莉亚终于起而反抗时,已经太迟了。她承认如今对德莫特已经有了不同的看法,不再困惑于他那突如其来的没人性了。“起初,”她说,“似乎都是我在爱他,对他百依百顺,然后…,…·第一次我真正需要他而且处在艰难中时,他不但转过身去,还在背后捅我一刀。这说法像是媒体报导,但的确表达出我的感受。《圣经》上就有这样的话。”她停了一下,接着引述起来“原来不是仇敌辱骂我,若是仇敌,还可忍耐 不料是你;你原与我平等,是我的同伴,是我知己的朋友! 人是不该相信任何人到这样地步的,这是不公平的。这些年来,随着朱迪长大成人,我有时间去思考…我想了很多,看出了真正的问题是在于我自己愚蠢………·愚蠢又自负!我爱德莫特,但却没能留住他。我应该看出他喜欢以及想要的,那样的话,我就会了解到(就像他说的)他会要个转变’…,,…·母亲叫我不要丢下他一个人走开,我却这么做了。我太自负了,从没想到会有这种可能发生。我太肯定以为自己才是他爱的人,而且也是他永远爱的人。就像我所说的,太过相信人是不公平的,这太考验他们,只因为你喜欢他们,就把他们捧得高高在上。我从来都没有看清楚德莫特……我本来可以看清楚的,要是我没那么自负的话心以为发生在别的女人身上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很愚蠢。所以,现在我不怪德莫特了,他就是那样的人。我早该知道且应留神看着他,而不是过于自信,沾沾自喜。要是有件事对你来说比人生其他任何事都重要的话,你就得学着聪明点……我没学会这聪明…… 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的,充斥着残酷和痛苦,因为人很愚蠢。 我愚蠢,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引自第154页
    2017-07-15 20:28:24 回应
  • 第168页
    吉姆说:“人一定要真的互相喜欢才行,这样才会持久,至于热情,不持久。” “你一定不可以嫁给让你感到沉闷的人。” “她知道他是真的爱她,那种见到渴望的宝物又害怕去攫取的爱。” 202页“亲爱的,要记住,不可以信赖男人。绅士们表现得很和蔼可亲,但你一个都不能信赖,除非是个婆婆妈妈,根本就一无是处的家伙。” 西莉亚对婚姻的想法极其有限。婚姻对她来说,就是她最心爱童话故事中的“从此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她完全看不到其中的艰难困苦,也看不到婚姻有触礁的可能。当人相爱时,他们是幸福的。她当然也知道有很多不幸福的婚姻,但她认为那是因为那些夫妻不相爱的缘故。不管是奶奶对男人尖刻、讽刺、幽默的描述,或者是她母亲警告(听在西莉亚耳中是那么老套)说你得要“管住男人”,也不管阅读多少写实主义文学作品,看尽书中悲惨不幸的结局,都完全无法让西莉亚记在脑海中。她从来不曾想到过奶奶谈话中提到的“男人家”跟德莫特是同一物种。 傻瓜,她是个傻瓜。她当然是个傻瓜,她向来都知道这点的。不过她多少期望过德莫特不会介意这点,希望他会……怎么说呢,很温柔地看待她的这点。要是你爱一个人的话,对方的缺点和不足只会让你更疼惜他,而不是减少。你说“喏,你不就是这副德性吗?”的时候,不是用恼怒的口吻说的,而是用怜惜的口吻说的。不过话说回来,男人是不大懂得表现怜惜的阵奇异的恐惧感席卷了西莉亚。男人本性就不是温柔的…他们不像母亲们…疑虑突然袭来,她其实并不懂得男人,对于德莫特她根本就没有真正的认识“男人家!”她想起奶奶常说的这句话。奶奶像是有十足把握,清楚知道男人是怎样以及不是怎样的。不过,当然,奶奶可一点也不傻……她以前常常笑奶奶,可是奶奶却一点也不傻。而她,西莉亚,却是…她向来心里都有数,很知道自己傻,但她曾以为跟德莫特在一起就没关系了。原来,还是有关系的。在黑暗中,眼泪不知不觉滑下了她的双颊她让自己哭个够,在夜晚黑暗的遮掩下哭泣。到了早上,她就不一样了,从此再也不会当众表现傻气了。 她以前常听别的女人说,男人只想要女人做床上伴侣兼管家婆而已,这话难道是真的吗?婚姻的整个悲剧莫非就在于:女人想要做伴侣,而男人却对此感到厌烦?她说了这类的话,而德莫特也一如以往老实回答西莉亚,我想这话是真的。女人老想跟男人一起从事活动,而男人却宁可跟别的男人一起。”嗯,她得到了很坦白的回答。德莫特是对的,她是错的。
    引自第168页
    2017-07-15 20:58:09 回应
  • 第300页
    你真正知道的事情,你永远写不好的,因为你有个很诚实的脑子。你可以在想象中不诚实,却无法在实际中不诚实。你知道的事情,你没法写出假话,但是对于你不知道的事情,却可以写出最棒的假话。
    引自第300页
    2017-07-15 21:20:44 回应

姜姜不白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1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