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2)

  • 贝鲁特的镜子:1967.1
    街道是个女人, 当她忧伤的时候,诵读《开端》章, 或者画着十字。 夜晚,在她的乳头下 是个奇怪的驼背, 往自己的口袋里,塞进 吠叫的银色的犬 和熄灭的星辰。 街道是个女人, 噬咬着每一个过客; 在她胸旁睡...
  • 致西西弗
     我发誓在水上书写 我发誓为西西弗分担 那块沉默的山岩 我发誓始终和西西弗一起 经受高热和火花的炙烤 我要在失明的眼眶里 寻找最后的羽毛 对着青草、对着秋天 书写灰尘的诗稿 
 我发誓要和西西弗同在。

大地的阶梯 (3)

  • 第4章 醉卧泸定桥
    几乎是所有动物都有勇气与森林与流水一道消失;只有人这种自命不凡、自以为得计的贪婪的动物,有勇气消灭森林与流水,却又没勇气与森林和流水一道消失。
  • 第3章 盘热将军
    莲花生大师把印度因陀罗部嫡系金刚乘密教传播到吐蕃,其中就包含有被认为密宗四部修法最高阶段的乐空双运无上瑜伽密法,即利用女性身体修炼密宗的功法。史料记载,莲花生本人就有五个这样的女性伴侣。这种修密时的...
  • 第3章 盘热将军
    任何人都明白,无论在任何时候,那种高峻处强大的君临者,都是暂时的,无法永恒。只有那些台地上的土地、村庄与人民才是真正久远的存在。而军事的征服与铁血的统治总是一种暂时的现象。最强大的也最脆弱。当地有一...

尘埃落定 (5)

  • 第29章
    亲爱的父亲问我:“告诉我爱是什么?” “就是骨头里满是泡泡。” 这是一句傻话,但聪明的父亲听懂了,他笑了,说:“你这个傻瓜,是泡泡都会消散。” “它们不断冒出来。”
  • 第16章
    人群里对敌方的仇恨总是现成的,就像放在仓库里的银子,要用它的时候它立即就有了。大少爷话音刚落,人们立即大叫:“杀!杀!杀死他!”
  • 第14章
    塔娜叫我不要管她,我这才一狠心,进去了。我感到了女人!我感到自己怎样把一个女人充满了!!小女人真好!小女人真好!!!我感觉到自己在小女人里面迅速地长大。世界无限度膨胀。大地在膨胀,流水滑向了低处。天...
  • 第3章
    谚语说:汉族皇帝在早晨的太阳下面,达赖喇嘛在下午的太阳下面。 我们是在中午的太阳下面还在靠东一点的地方。这个位置是有决定意义的。它决定了我们和东边的汉族皇帝发生更多的联系,而不是和我们自己的宗教...
  • 第2章
    君不见,那些想要说点什么的舌头已经烂掉了。

白蛇 (5)

  • 白麻雀
    不仅不笑,她完全是局外的,像站在一边看人类马戏的温敦的牦牛,两只大黑眼珠毫不懂得他们的企图,但不去懂得已先原谅了他们。
  • 也是亚当 也是夏娃
    但我还留了一手,把行李箱留在了亚当家,放在我卧室的床上。万一势头不妙,我马上撤回来。所谓不妙,就是律师对我的态度一旦出现壮烈的感觉,那种居高临下的收容和救济的壮烈感,我拔腿便离开他。生活中人太难..
  • 也是亚当 也是夏娃
    我一直想问他是不是很爱我,但我又一想,算了。我总是这样想,算了。我们都是非常负责任的人,有足够的好感和善意,我们会过得不错。
  • 白蛇
    她情不自禁抬起手,替她把发型还原。她伸过如旧日那样清凉的手指,抹去她皱纹里的泪水。都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触碰对方了。
  • 白蛇
    <原文开始> 他没说,那四百张纸老是讲的同一回事。一次比一次讲得详尽。人们要她讲所有细节。她跟那个捷克舞蹈家仅仅三天的腐化堕落过程:谁先解裤腰带的。人们认为这很有必要追究,因为谁先解裤腰带关系到...

我们这个时代的怕和爱 (8) 更多

  • 白先勇
    白先勇:累得不得了,我不是昆曲界的人,昆曲界的兴衰其实跟我本身没有关系,我是以写作为主,人家对我的衡量是我的作品,不是我的昆曲的成败。 您也没有学过这种舞台戏。 白先勇:都没有,我纯粹是着急,一个这么...
  • 张大春
    的确在年轻的时候,对于世界可能有一些大胆的想法,这个大胆的想法不见得是不正确的,也不见得就纯粹因为年轻热血而使它具备了正义的基础。经历过人生,经历过社会的磨炼,也经历过对很多不同面向问题的包容和思考...
  • 阿来
    阿来:我们中国人从写作技巧上没有问题,我跟全世界很多一流的科幻作家,美国的、英国的、日本的都有过接触,中国人还是思想问题,尤其是中国人的科学思维不行,我们没有前沿的那种科技思想,你现在写点外星,外星...
  • 阿来
    但您觉不觉得这样实际上可能对于方言或者一个民族的特有语言,是一个汉文化的入侵呢? 阿来:我们会不会认为五四运动、白话文运动大量翻译西方的作品以后,汉语也被入侵了? 有一部分人是这么认为的。 阿来:但是..
  • 蒋方舟
    蒋方舟:智力因素啊?现在其实不会了,原来会很强调智力因素,现在会比较在意这个人好不好,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比其他所有的东西都重要。 但这又是一个特别感性的概念,什么叫不好,什么叫好? 蒋方舟:我觉得是...
  • 杨丽萍
    十年以后你再去看他们的房子,都变成城中村了。而且他们的鼓也变了,现在他们的鼓就是一个三合板,围起来然后拿一个钉子钉的。我们这里的鼓还是那个古老的工艺,一棵树雕出来,然后蒙上牦牛皮,用木钉给拽起来。我...
  • 陈丹青
    因为谈死亡是很困难的事情,它很具体,就像谈性一样,性也非常具体,我没有见过谈性谈得好的,它太具体了。 对啊,所以木心这个话,从纪德那儿来的,说要时时刻刻保持对死的恳切,重要的不是“死亡”这两个字,...
  • 序言
    如果我不说,你就不知道这些事情。如同我亦不一定知道更多的角落,和那些无力的挣扎。我们在同一个世界上,同一个时代里,却对彼此的世界一无所知。我与你看似相连,其实是彼此隔绝的。 “文化”之所以超越世俗,..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62 6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