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弥留之际 (2)

  • 17. 达尔
    在一间陌生的房里,你必须什么都不想才能入睡。在你做到什么都不想之前,你是什么?而在你什么都不想的入睡之际,你什么也不是了。当你酣然大睡时,你便没了自己,从来不曾存在。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自...
  • 8. 塔尔
    “她就剩一口气了,”他说,“心里只想着回老家去。”女人一辈子可艰难呢,至少有些女人是如此。我想起我妈活了七十多岁,不管天晴落雨,每天都在干活,生下最后一个小子后也从来没有病过一天,直到有一天她莫名...

我只知道人是什么 (2)

  • 纵论人生,纵论自我
    李小林对前半部分很满意,但对后半部分很不满意。可能我当时也急于想发表一个长篇小说(证明自己),我是从短篇小说开始写,写到中篇小说,发现中篇小说已经会写了,然后就尝试去写长篇小说了。李小林不接受,她...
  • 语文和文学之间
    我想起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在美国《生活》杂志上发表后的情景,当时轰动美国文坛,批评家纷至沓来,刨根问底分析老人象征什么,大海象征什么,鲨鱼象征什么。海明威对于这种定点清除似的评论很不满意,他说老人...

张枣的诗 (1)

  • 镜中
    「镜中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梅花便落了下来 比如看她游泳到河的另一岸 比如登上一株松木梯子 危险的事固然美丽 不如看她骑马归来 面颊温暖, 羞惭。低下头,回答着皇帝 一面镜子永远等候她 让她坐到镜中常坐...

云中记 (2)

  • 第12章 第六月
    也许不等这个雨季结束,云中村就要滑到山下去了。和一大堆岩石泥土混杂在一起,洪流一样翻腾着,滑到山下去了。仁钦上山来的时候,阿巴叫他放心,说云中村下去的时候,不会造成堰塞湖,不会伤及山下的人,不会冲...
  • 第9章 第三月
    早上,两人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出来了。 是阿巴先醒来的。他听到了鹿用前蹄叩击院门前石阶的声音。他没有看到鹿,却看到了鹿头上高擎的一对两分叉的角。角还没有骨化,内部充盈的血被阳光透耀像珊瑚,像琥珀。外...

肠子 (1)

  • 角色
    1⃣️圣无肠巴士司机:圣无肠带了好多盒猪肉干和干的奶酪泡芙,他的手指和下巴上都因为沾了这些东西的盐粉而变成橘红色。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把一个个盒子斜举着,将里面的东西往他那张瘦...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82 8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