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时代 (9) 更多

  • 尾 声
    按照别人要求的那样思考,谈论所有当下流行的话题,很快便掌握了网上新造的词汇,卖弄自己并不牢固的幸福,自以为是地与人辩论,虚张声势的愤怒,发自内心的卑微,一边吵闹着这是一个多么荒谬的世界,一边为这个...
  • 第七章 她
    她有一双特别的眼睛,我不能把她的眼睛比作什么,比作什么都不对,那是一双眼睛,在我十三岁时第一次看到那双眼晴,我才知道我之前看到的很多眼睛不过是一对眼球,好一点的有漂亮的睫毛,而她的眼睛才能叫作眸子...
  • 第六章 霍家麟
    虽然他说的听起来全对,可在老师面前,对错哪有那么要紧,你在所有人面前说得这么对,就是大错。 那时候大家的眼睛都开始纷纷出了毛病,除了生在知识分子家庭先天就遗传父母的近视,其他生下来时正常的眼睛到了初...
  • 第五章 安娜
    我依稀听见她的话,可眼睛还是着那道题,心想今天咱俩只能活一个,我一直觉得一道题被破解的时候就是它的死期。 若是刘一达或者隋飞飞或者随便一个前五名的学生来解,用不了一分钟就可以交卷,一转念,又觉得他们...
  • 第四章 吴迪
    真正精彩的往事很难因为一种强权而磨灭,总会有人因为对于血和泪以及曲折奇本身的好奇而把它牢记,就像是一颗种子种在心里。但之后长成什么就很难预计,有的时候明明落入土中的是一颗黄瓜籽,多年后长出的竟是一...
  • 第三章 许可
    我确信她一定是溜号了,虽然她手中笔在不停地写,她的眼睛对着面前的练习册,可我知道她的魂儿在别的地方。她不会记得她写了什么,也不会知道自己有多美,她就那么神游太虚,有点神秘,好像从一个干净净的地方来...
  • 第二章 高杰
    他有着浑厚的嗓音,能模仿阅兵时的希特勒,就是“伟大的士兵们战争使我踏遍了整个欧洲,而前面就是莫斯科红场”的那段,不但口音流利逼真,活脱那个配音演员,形体更是惟妙惟肖,举手投足不可一世的气魄和必胜的...
  • 第一章 刘一达
    他通过这种漠视其他人以换来其他人对他漠视的方式获得某种自由,他的沉默和奇异成为他的保护色,让他隐藏在自己的影子里畅快地思考他认为有意义的问题。 我不相信他在那个年纪就已经如此的老练,我更加倾向于是性...
  • 序 曲
    后来想来,那是一种被时代戏弄的苦闷,我从没问过他们,也许他们已经忘记了如何苦闷,从小到大被时代戏弄成性,到了那时候他们可能己经认命,幻想无论如何,国家也能给一口饭吃吧。 那个外面一切都在激变的夏天,...

九故事 (5)

  • 泰迪
    这男孩的脸恰恰给人以震撼,不管这震撼多么含蓄且来得多么缓慢,那是真正的美才会带来的震撼。 他的每个分句都像是一座古老的小岛,淹没在一片微型的威士忌海洋中。 “等我走出这扇门之后,我可能就只存在手我所...
  • 德•杜米埃 — 史密斯的忧伤年华
    也许有一天我终于学会如何生活,但是无论我学得有多酷、多明智、多优雅,我至多只是一个参观者,而我参观的只是个放满了搪瓷尿壶和便盆的院子,一旁立着个木头人体模型的偶像,身上拴一根打折疝带。
  • 为艾斯美而写
    然后,突然间,他几乎是狂喜般地发现,他感到了睡意。 一个人只要还能真正感到睡意,艾斯美,那他就总有希望再次成为一个——一个完——好——无——缺——的人。
  • 笑面人
    那种美是无法归类的,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记起来。
  • 与爱斯基摩人打仗前
    他的手很大,看上去既不强壮有力,也不灵巧敏感,然而他用这双手的时候就好像两只手自己有着某种难以驾驭的美学冲动。

潮骚 (1)

  • 潮骚
    拂晓微明中的墓碑,恍如无数停泊在繁华的海港里的白帆船。那是不会再鼓满风的帆,在过长的体息期间沉重地垂下来并完全化为石块的帆。把线抛入黑暗的地底,深深地扎进去再也拽不起来了。 男人出海打鱼,乘上机帆船...

坟 (3)

  • 论睁了眼看
    文人究竟是敏感人物,从他们的作品上看来,有些人确也早已感到不满,可是一到快要显露缺陷的危机一发之际,他们总即刻连说“并无其事”,同时便闭上了眼睛。这闭着的眼睛便看见一切圆满,当前的苦痛不过是“天之...
  • 娜拉走后怎样
    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 凡承认饭需钱买,而以说钱为卑鄙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怕总还有鱼肉没有消化完,须得饿他一天之后,再来听他发议论。 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人类有一...
  • 我之节烈观
    社会上多数古人模模糊糊传下来的道理,实在无理可讲;能用历史和数目的力量,挤死不合意的人。这一类无主名无意识的杀人团里,古来不晓得死了多少人物;节烈的女子,也就死在这里。 我们追悼了过去的人,还要发愿...

野草 (1)

  • 淡淡的血痕中
    暗暗地使人类受苦,却不敢使人类永远记得。 几片废墟和几个荒坟散在地上,映以淡淡的血痕,人们都在其间咀嚼着人我的渺茫的悲苦。但是不肯吐弃,以为究竟胜于空虚,各各自称为“天之僇民”,以作咀嚼着人我的渺茫...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