岄对《忧国》的笔记(4)

岄
(俯仰之间,已为陈迹。)

读过 忧国

忧国
  • 书名: 忧国
  • 作者: (日) 三岛由纪夫
  • 页数: 224
  • 出版社: 九州出版社
  • 出版年: 2015-1-1
  • 鲜花盛时的森林
    扉页上的异国文字,我无法辨认,不过,我却强烈地感到,它的发音活像两块古老的玻璃片相互蹭刮时所发出的清脆声响。 开阔的海景,恰似天生自然的东西,被搁置在理所当然的地方一样,无限宽广,万里晴空浮着画卷般金黄色的绚丽彩云,略显嫩绿色的长长海岬像是优雅的胳膊在把右手抱在怀中。女子初次领略了大海的雄姿,恰如遭受重创的手不会即刻感到疼痛一样,在短短的瞬间,她发现一种与预期的恐怖似是而非的东西。就在女子猛然感受到这种东西时,海神已进入她的体内栖身了。女子在恍惚之中,处于遭受杀害前的瞬间,尽管意识到就要被杀,却仍然陷进不可思议的恍之中。虽说恍惚中亦有明确的预感,可是那种预感却没有步及现在的意义。那是美丽而又孤立的现在,是世上清纯洁净、处于隔离状态中的一瞬,因此,它采取了独特的被动姿势。
    引自第18页
    2019-12-31 15:35:26 回应
  • 忧国
    两人对视着,相互从对方眼里看到正当的死意时,再度感觉到,他们处在任何人都无法打破的铜墙铁壁之中,披挂着其他人无法染指的美和正义的铠甲。
    引自第61页
    一种没有丝毫征兆的死的痛苦,如同灼烤着感觉的铁板,被煅煷得赤红。尚未感觉到的死的痛苦,这个遥远的死的痛苦,锻打着他们的快感。
    引自第65页
    他把双手交叉着倒扣在脑后,恍愡地望着合灯的光亮照射不到的天花板,现在,他正等待着的是死亡?还是那股疯狂感觉的快意?它们在那里相互重叠,中尉甚至觉得,肉体的欲望像是在面对着死亡。总之,中尉从未如此体验过全身的自由。
    引自第63页
    中尉一闭上双眼,世界就恍若变成了摇篮。
    引自第66页
    2019-12-31 18:10:15 回应
  • 朝气向他刺了过来,也必须向他刺过来。两人都是相同的练习服,相同的防护用具,相同的汗水…在道场里,对于木内来说,这是永远停止的美丽时间。这是黑色胸铠的光泽、飞舞着的紫色面组和四溅着的汗水的时间。这个时间与他三十多年前在母校的这个道场里度过的时间完全相同。 在这个相同的时间的框架内,面具里罩着白发的衰老和隐在面具里的有着形红面颊的朝气,在这寓言般的简朴之中,都明白无误地把对方当做了敌手。这简直就像把充满了漫无头绪和多余的夹杂物的人生,变成了象棋那简明的盘面。一切都被过滤了以后,理应只剩下这些。也就是说,在某一天的强烈夕照下,老年和青年把他们的竹刀尖毫不犹豫地相向碰在了一起。
    引自第92页
    ——就这样,他身处诸多诗的圈套之中却全然不知,从容不迫地穿越了过去,穿越了为了他而准备的圈套,也就是那围拢过来的一切——被鲜血濡湿的鸽子、森林里的阳光、意外飞溅到胜利者面上的血滴、深蓝色剑道练习服、枯萎了的白色百合花……
    引自第105页
    2019-12-31 18:54:51 回应
  • 拉迪盖之死
    “圣餐的面包本来就应该被当做阿司匹林药片使用嘛。”
    引自第184页
    “最明智的方法,就是在最值得的时候成为疯子!”
    引自第186页
    2019-12-31 20:58:5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