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有可能 (4)

  • 第259页 砸拇指理论
    他经常想到,很多人都没有他头脑中静默的噪音所引发的痛苦的回声。
  • 第142页 我叫露西·巴顿
    但我认为,毫不留情的真正意思,在于牢牢把握自己,即是说:我就是这样,我不会去我不能忍受的地方,我不会维持一段我不想维持的婚姻,我要握紧自己,在人生的路上用力向前冲,即使像没头苍蝇一般,我也要走下去...
  • 第74页 我叫露西·巴顿
    让我感兴趣的是,我们如何想方设法,感觉自己比另一个人或另一个群体的人高出一等。这种现象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不管我们把这称作什么,在我看来,这是我们最卑劣的一面,这种非要找一个对象来贬低的需求。
  • 第12页 我叫露西·巴顿
    人生的种种,似乎都来自揣度。

白城恶魔 (8) 更多

  • 第40页 不可或缺的材料
    关于杀手整体的描述都写得很好,这里摘取部分。那些帅气迷人又极致变态的杀手啊…… 对于那些仍不知道他隐秘嗜好的女性而言,他的模样充满了吸引力。他打破了正常接触异性的普遍规矩:他站得太近,盯得太用力,碰...
  • 第32页 “麻烦才刚刚开始”
    芝加哥让来访的人赞叹不已,却又充满恐惧。来自法国的编辑奥克塔夫·乌赞称其为“戈尔迪之城,如此丰盛,又如此邪恶”。作家兼出版商保罗·林道将其描述为“一面异常恐怖的巨型西洋镜,却拥有非凡的魅力”。
  • 第30页 ”麻烦才刚刚开始“
    斯塔雷特记得自己常为伯纳姆反复提起的一句警言所感动:“不要做小计划,小计划没有点燃激情的魔力。”
  • 第25页 “麻烦才刚刚开始‘
    然而哈瑞特却从未找到同样美满的爱情,只好将一生奉献给诗歌,最终创办了《诗歌》杂志,并借由这份杂志让埃兹拉·庞德得到了全国的瞩目。
  • 第24页 “麻烦才刚刚开始”
    鲁特的新娘瘦骨嶙峋,面色惨白,只能用耳语般的音量念出誓词,“她愉快的神情,”哈瑞特·门罗这样写道,“仿佛骷髅上挂着珠宝。”
  • 第17页 “麻烦才刚刚开始”
    不管城市如何繁荣,都没能改变大家对这座城市的印象:芝加哥只是一个二线城市,偏爱杀猪,胜过贝多芬。
  • 第7页 奥林匹克号上
    在如此混乱的时局中,一位年轻英俊的医生做出这些暴行而不被发觉,也可以说得通。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连十分冷静的人也很难再理性地审视这个凶手。他形容自己为“恶魔”,并且声称自己的容貌已经发生了变化。...
  • 第6页 奥林匹克号上
    即便是以英国连环杀人案凶手“开膛手杰克”的作案地点为名的白教堂俱乐部里那些铁石心肠的成员,也惊讶于侦探最终在房子里的发现,以及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案件居然这么久都没有曝光。

贾想II (2)

  • 第46页 记忆之物
    我们必须保存我们一个又一个的记忆之盒,在这些盒子里保存的是我们成为人的依据。
  • 第2页 序言
    只有在广阔中行走过,才能知道人的渺小。只有在历史中神游过,才能知道人生的短暂。行走和遐想,会帮我们清空身外之物,发现自我之小。持续的学习和思考,一直在帮助我压抑自我的膨胀。知道真理不容易在手,也就...

我要快乐,不必正常 (12) 更多

  • 第259页 伤口
    自有伤口以来,我一生都在努力。要治愈它,代表着结束一种身份——定义我的身份。但愈合的伤口并非消失的伤口。永远会有伤疤。我会借着伤疤得到辨认。
  • 第188页 夜海航行
    我们将事情深深埋藏,深到不再记得有事被埋藏。我们的身体记得。我们的神经状态记得。但我们不记得。
  • 第128页 天启
    第二天,我们骑车去布莱克浦。我去找母亲,问她为什么那么做。为什么把我锁在门外?为什么不信任我?我没有问她为什么不再爱我。“爱”不再是一个可以在我们之间使用的字眼。这不是一个爱或不爱的简单问题。爱不...
  • 第94页 教堂
    爱不是首尾相接如一条道路环绕世界。我以为我们哪里都到得了。
  • 第87页 教堂
    如果在你还小的时候,爱不可靠,你就会以为爱的本质——它的特征——就是不可靠。
  • 第81页 教堂
    如果想要拯救灵魂——谁不想呢——那么帐篷似乎是最佳的临时建筑。它暗喻着我们这无常的人生:了无根基,轻易消逝。
  • 第44页 书的麻烦
    五十年后的今天,我已明白,寻获与丧失、遗忘与记忆、离去与归来从未停止。生命的全部即关乎再一次机会,我们有生之日,直到最后一刻,永远都有再一次的机会。
  • 第42页 书的麻烦
    六本书……母亲不想让书落入我手中。但她未曾想到,是我坠入书丛——我置身其中,以保安全。
  • 第28页 给所有人的忠告:诞生
    有时候你了解到,照自己的意愿一息尚存,也好过听从别人的安排,虚张声势地过着浅薄生活。
  • 第25页 给所有人的忠告:诞生
    我常常满腔怒火,常常绝望。我一直是寂寞的。尽管如此,我过去和现在都热爱生活。我心情不好时就走进奔宁山脉游荡,一整天靠一块果酱三明治和一瓶牛奶果腹。被锁在门外或另一个常被关的地方——煤库时,我就编故...
  • 第6页 错误的婴儿床
    婴儿迸落到一个未知的世界,只能通过某种故事来了解的世界。当然,我们所有人都如此生活,这是我们生命的叙事,然而领养是在叙事开始之后才将你丢进故事里。像读一本缺了头几页的书。像幕启后才进场。那种缺了什...
  • 第3页 错误的婴儿床
    人生大半的时间里,我都是个赤手空拳的斗士。出拳最狠的人方能获胜。儿时我是败将,很早便学会了绝不落泪。如果被整夜锁在门外,我会坐在台阶上,等送奶工来,喝光两瓶一品脱的牛奶,留下空瓶来惹怒母亲,然后步...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11) 更多

  • 第253页 路得记
    我想到了那条狗,突然悲从中来;因她的死而悲恸,因我的死而悲恸,为一切随着改变而来的、不可避免的死亡而悲伤。没有任何选择不伴随以失去。可是,狗被埋在洁净的土里,而我埋葬的东西却自行掘墓而出;湿冷的恐... (2回应)
  • 第251页 路得记
    时间是最厉害的杀手;人们遗忘,厌倦,变老,离去。她说,用历史的眼光看,我们之间其实也没发生多少事。可是历史是打满结的线,你能做的只有欣赏它,说不定还能再打上几个结。历史就是摇摆的吊床、玩乐的游戏。...
  • 第250页 路得记
    我渴望有人暴烈地爱我至死不渝,明白爱和死一样强大,并永远站在我身边。我渴望有人毁灭我并被我毁灭。世间的情爱何其多,有人可以虚掷一生共同生活却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命名是艰难而耗时的大事;要一语中的,并...
  • 第234页 路得记
    有一件事确凿无疑:她没有退路,不能回头。
  • 第221页 路得记
    背叛有很多种,但背叛永远是背叛,无论何时何地。
  • 第201页 大审判
    我知道自己再怎么争取也没用了,所以没再说什么。等到安全的时候,我会让自己的情绪一泄而出。眼下,我必须坚硬且冰冷。
  • 第167页 约书亚
    内含灵魂的身躯才是真正唯一的神。
  • 第137页 申命记
    “申命记”整个一章都恨不得背下来。
  • 第131页 民数记
    所以,你得当心,你以为是心里的事,也说不定是在别的器官里。
  • 第105页 民数记
    文字不像人,绝不会一句话说到一半就变卦,因而要看穿一句谎言就能容易些。
  • 第74页 出埃及
    悲喜交替,无有终点。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