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安对《法斯宾德的世界》的笔记(1)

法斯宾德的世界
  • 书名: 法斯宾德的世界
  • 作者: (英)海曼著
  • 页数: 221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3-07
  • 天才而极端的Fassbinder
    他喜怒无常、无耐性、报复心重、生活混乱,经常无理取闹,造成亲朋好友的痛苦。然而,也许惟有存在于艺术家腐坏神经系统中的愤怒与残酷无情的狂喜,才是艺术创作真正的灵感来源。
    福楼拜说:“显现艺术,隐藏艺术家。”
    《瘟神》里冷冰冰的生命欲火,《四季商人》那种绝望到可以安逸的本分,《恐惧吞噬心灵》里头因为寂寞而高贵到慑人的龌龊。而他有这么做作。而他又是这么无耻地诚实。
    法斯宾得会早死,就像法斯宾得会去嫖一样地理所当然。惟一不一样的,是他可以常常嫖,可是不能常常早死。

    《深闺怨妇》的爱人是这样向对方求爱的——“……你完全不迷人,不吸引人,你长得就一副全身发臭的样子。”法斯宾得是爱情的仙人掌,能在荒漠里侦知任一点可能存在的水,然后能在满身的针里开出一朵你必须承认的花。
    男人演女人,常常成为大师,有人说是因为最女人的事情,女演员多少会顾忌,放不开、不敢演。同理可证——好看的人谈恋爱,大多谈得很乏味。谈恋爱谈成大师的,往往必须是丑的人。
    法斯宾得,百般不情愿地,受了惠。

    “他极端崇拜女性,但他也残酷地迫害她们。他对女性总是同时抱着极端的态度。他的心灵是百分之五十女人与百分之五十男人的混合体。”这是英格玛·伯格曼对于斯特林堡的评价,而这段文字亦可用于描绘法斯宾得的性格。

    他每天工作的时候,都会要求工作人员为他准备十杯朗姆酒与可乐:“法斯宾得总是一杯接一杯地喝光九份饮料,而常将第十杯酒泼在摄影师麦克·波浩斯身上。”

    法斯宾得作为一个导演最卓越的才能或许就在于他善于操纵他人情绪的天赋,而我们甚至可以断言,爱玛·贺曼最杰出的演出总是出现在她被法斯宾得骂哭之后。

    某些最杰出的导演在工作时总有些虐待狂倾向,而某些最优秀的演员都带有一点受虐狂心理,希望有人能引导他们在观众面前呈现出比他们自己所摸索出的表演方式更为精彩的演出。

    《深闺怨妇》

    在学习到萨德伯爵(Marquis de sade)著作中的精髓之后,波德莱尔(Bandelaire)成为第一位提出非浪漫性观点的浪漫主义者,他指出在所有的爱情关系中,其中一个恋人总是比另一位更为热情,而他有时会运用施虐者与牺牲者的萨德式意象,或是将情人比拟为两个好斗的武士。对于此种不平等与冲突的认知同时也是法斯宾得生命与作品中的主题。他深信“所有的情感都具有被剥削的潜能。”
    戴特·席多尔曾与法斯宾得一起去戛纳参加影展,当时他们同住在一间房中,某天晚上,法斯宾得在上床之前向他炫耀自己神经系统忍受药物刺激能力。席多尔必须看着他吸食古柯碱,服用三颗强烈安眠药,并喝下整整三大杯威士忌。“要是我在十五分钟之内还不睡着的话,”法斯宾得说,“我就重新再来一遍。”十五分钟之后他仍然非常清醒,于是他再服用了一次相同的剂量。“如果你也这么做的话”他得意洋洋地对席多尔说,“你早就死了。”

    他的某些特质与赛车手或是特技演员十分相似,只有在接近死亡时才最能感到生命的存在。
    法斯宾得致力于探讨个人与群体之间的关系,因此他在检视个人的人际关系时,几乎总是以社会性的批判视野来衡量,而他同时也十分关注纳粹主义在德国造成的后果与深沉的影响力。因此,他的电影似乎必须与海因利希·伯尔与君特·格拉斯这两位杰出作家的作品相提并论。

    《过气女伶》

    自希区·柯克之后,没有任何导演能像法斯宾得一样,以出演自己电影中的小角色的方式使观众对他的面容如此熟悉。
    2017-03-09 22:28:36 3人喜欢 回应

黛安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