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情妇 (1)

  • 第142页
    “他来晚了。我在等他。他回来时眼睛发亮,他说着,说着……我看着他,我听他说,他是从邮局来的,还说他做了什么事,他那些谎话,我看着他,他说的越来越快,然后突然不说了,我们互相看着,看着。天塌下来了。

毁灭,她说 (6) 更多

  • 第121页
    静默。 "天空是一个灰色的湖,” 马克斯 托尔说,“你看。” 静默。
  • 第37页
    ”那么,对网球场有什么说的吗?“阿丽莎问。 ”有。目光注视下的网球场。“ ”一个女人的目光?“ ”是的。一个分心的女人。“ ”被什么分心。“ ”无聊。“
  • 第31页
    “施泰因,黑夜,在房间里,他不和我在一起。一切早在没有我的时候就开始存在了,黑夜也是。” “不,”马克斯 托尔说,”黑夜从今以后没有你而存在,那是不可能的。“
  • 第25页
    “毁灭,”她说。
  • 第13页
    树梢也沾上了夜色。一点色彩都留不下来。
  • 第7页
    观景窗的蓝窗帘已经放下。桌子也笼罩在帘子的蓝光中。她的头发成了黑的。她的眼睛成了蓝的。 今天网球的拍声都打在太阳穴上,打在心上。

白日做梦有理 (2)

  • 第355页
    这个仲夏的周六早上天气阴沉,下午三点钟时,它黏黏糊糊、烦躁不安地做到了我们的大腿上。
  • 第314页
    对于眼神锐利如鹰的人来说,生活中,完全没有模糊的边缘——而那些边缘在我看来朦胧得能够成为幻象——在这样一个人看来,一个电焊工就是电焊工,而不是一个身上发光的傻子大白天在发射一枚冲天火箭。部分失明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