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呼吸化为空气 (1)

  • 第一部
    我做了住院总医生,几乎所有的责任都落在肩上,成功的机会比过去更多,失败的可能也大得空前。失败的痛苦让我明白,专业技术上的出类拔萃,其实道德要求。光有一颗善心是不够的,关键还是要靠技术。有时候一两毫...

乡下人的悲歌 (1)

  • 47|第四章
    我在那天之前从没听说过“乘法”这个词,但这并不是我的错。这种东西我在学校还没学到过,而我的家庭也不是整天没事的时候做做数学题。但是,对于一个想在学校好好表现的小孩子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我...

十分钟冥想 (1)

  • 第三章正念行走
    正念行走 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你沿着一条街道走,结果几分钟之后发现自己走到街道尽头了,却并不十分确定自己是怎么到达这里的?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经历,这种经历引发了一个问题:如果当时你的心灵“不在街上”,...

她不是我妈妈 (1)

  • 第二部分48
    泽尔达猛地拉上了窗帘,房间里顿时暗了下来,好像太阳跌了一跤似的。 迪米特里把威士忌酒杯放在了客厅的桌上。 有趣。

日本制造 (1)

  • 1. 美国也应学会让步/294
    许多欧美人士认为,世界的贸易和金融体系都应该按照他们的想法来运转,他们视其为理所应当的“普世价值”——既然自己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就拥有使其不变的权利。而且,作为该体系的受益者,自然最希望维持现状...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