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14) 更多

  • 第106页
    假若人还年轻,他们的生命乐章不过刚刚开始,那他们可以一同创作旋律,交换动机(像托马斯和萨比娜便交换产生了圆顶礼帽这一动机),但是,当他们在比较成熟的年纪相遇,各自的生命乐章已经差不多完成,那么,在每个...
  • 第78页
    表面是清晰明了的谎言,背后却是晦涩难懂的真相。
  • 第67页
    自学者和学生的区别,不在于知识的广度,而在于生命力和自信心的差异。
  • 第58页
    在我们看来只有偶然的巧合才可以表达一种信息。凡是必然发生的事,凡是期盼得到、每日重复的事,都悄无声息。惟有偶然的巧合才会言说,人们试图从中读出某种含义,就像吉普赛人凭借玻璃杯底咖啡渣的形状来作出语言
  • 第58页
    如果一件事取决于一系列的偶然,难道不正说明了它非同寻常而且意味深长?
  • 第48页
    肉体是囚笼,里面有个东西再看,在听,在害怕,在思索,在惊奇;这东西在肉体消失之后还在,还残存,它就是灵魂。
  • 第36页
    特里莎明白了男女对爱的定义的不同。以往他一直觉得他不够爱她。这才发现是自己一直没用理解他。
  • 第17页
    托马斯心想:跟一个女人做爱和跟一个女人睡觉,是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几乎对立的感情。爱情并不是通过做爱的欲望(这可以是对无数女人的欲求)体现的,而是通过和她共眠的欲望(这只能是对一个女人的欲求)而体现出来...
  • 第12页
    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人是不能和比喻闹着玩的。一个简单地比喻,便可从中产生爱情。
  • 第9页
    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检验哪种抉择是好的,因为不存在任何比较。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好像一个演员没有排练就上了舞台。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已经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正因为这样,...
  • 第9页
    人永远都无法知道自己该要什么,因为人只能活一次,既不能拿它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来生加以修正。
  • 第5页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到地上。但在历代的爱情诗中,女人总渴望承受一个男性身体的重量。于是,最沉重的负担同时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
  • 第4页
    与希特勒的这种和解,暴露了一个建立在轮回不存在之上的世界所固有的深刻的道德沉沦,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一切都预先被谅解了,一切也就卑鄙地许可了
  • 第999页
    2012/10/14借于上海图书馆 2012/10/21在家开始读

挪威的森林 (5)

  • 第138页
    一见你就湿,一直想让你抱来着,想让你抱,给你脱光,被你抚摸,让你进去。
  • 第106页
    对一般年轻女子来说,事情公正与否根本无关紧要。较之什么是公正,普通女孩子更多考虑的则是什么是美好的,以及怎样才能使自己获得幸福等。
  • 第78页
    男的手淫和女的来月经是同一码事
  • 第29页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 第1页
    q

查太莱夫人的情人 (10) 更多

  • 第147页
    因为爱的束缚,不易被解开
  • 第106页
    她总是在等待,等待好像是她最拿手的事情了。
  • 第91页
    现在只有一个阶级:拜主义。男拜金主义者和女拜金主义者,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你有多少钱和你需要多少钱罢了 I have a dream,我想要一个爱我的人,一套有院子的房子,一个阿姨,两个孩子和一条狗。然后坐在院子里..
  • 第87页
    所谓的天才就是:知道如何利用闲话,而外表聪明机巧地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
  • 第62页
    假如性爱这东西消灭了,一定会有别的什么东西来代替。也许是吗啡。空气中散着一点吗啡的气味,人人都会飘飘欲仙。
  • 第61页
    一个女子得过她自己的生活,否则,她会后悔没活过
  • 第36页
    她爱蔑克里斯,至少她自己这么想。但是她的爱不过是她和克利福婚姻中的一种开心的小旅行罢了。也许人类的灵魂需要一些开心的小旅行,而且不应该拒绝这种需要。但所谓旅行的关键在于终究要回来的。 (1回应)
  • 第31页
    如果我们不想做神,我们就必须有人性,有心,有生殖器。因为神太完美了,所以就不真实了
  • 第24页
    人们以为世界上总是充满着各种可能性。但是在大部分个人经历上,可能性却是非常少
  • 第1页
    10/4 去上班的地铁上,开始这段阅读之旅。

倾城之恋 (14) 更多

  • 第999页
    2012/10/3借于上海图书馆 2012/10/3晚,在家开始阅读
  • 第209页
    久赌必输,久恋必苦 (1回应)
  • 第199页
    故事讲述一个女佣阿小的生活。她的孩子,她的男人,她的老乡和她同等地位和处境的人以及她的视角看的他的主人以及他主人的女人。
  • 第200页
    断命电车轧得要死,走过头了才得下来。外国人一定揿过铃了。 这上海味道也太浓郁了,很难想像外地得读者能看懂这段。
  • 第123页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粒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 第14页
    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青春是不稀罕的。
  • 第144页
    男子憧憬着一个女人身体的时候,就会关心到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惟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也许这是唯一的解脱的方法。
  • 第115页
    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
  • 第93页
    今天完全是她的错。他不是个好人,她又不是不知道,她要他就得装糊涂,就得容忍得了他的坏,她为什么要戳穿他?人生在世,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归根究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 第90页
    好容易她死心了,他又来撩拨她。她恨他。他还在看着她。她的眼睛-虽然隔了十年,人还是那个人呵!就算他是骗她的,迟一点发现不好么?即使明知是骗人的,他太会演习了,也跟真的差不多罢?
  • 第40页
  • 第48页
    没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长期抓住一个男人,是一件很难的,痛苦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 第20页
    一个女人,再好些,得不着异性的爱,也就得不着同性的尊重。女人们就是这点贱。
  • 第2页
    热闹、拥挤,然而陌生,隔阂,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充满着幻觉、烟幕。这个世上"好人"很多,但"真人"很少。"好人"的"好"是社会赋予的,是一种客套或习惯。人们相互亲热、敷衍,仿佛人情味十足,但内心的想法可能..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