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犯焉识 (7) 更多

  • 第三十章
    婉瑜脑子里起风了似的,所有念头想法都被刮得一片弥漫。 太形象了,脑子里起风一片弥漫!
  • 第二十七章
    上海迎面而来,碰到他的脸分开,又在他的两侧退去。街道两边的梧桐树叶还小,绿色非常年轻,在车速加快后成了两道绿流,把许许多多的人脸以及商店、楼房也流动了进去。 上海,一个城市迎面而来……这种写法真是...
  • 第三十七章
    尽管他们的继母顶戴这头衔那荣誉,人情处世上是个“没用场的人”。 我想这就是我太祖母冯仪芳说的“没用场”。一般此类“没用场的人”都有一身本事,误以为本事可以让他们凌驾于人,让人们有求于他们的本事,在榨...
  • 第三十二章
    陆焉识是从婉瑜这里认识了共产主义。婉瑜的共产主义。这主义非常美丽,诗一样,画一样。也非常单纯,甚至单调,像所有劝你善、教你好的教条一样单调。那美丽理想的教条使所有人变得干净,漂亮,都穿着洁白衬衫和海蓝...
  • 第二十七章
    表格上端竖着一个充满自我正义感的戴警帽的头颅,帽檐遮去天花板上投下的灯光,因此眼睛有阴影那么大,或者说阴影像眼睛一样会打量人。 这句话写得真是精妙!阴影怎么能像眼睛一样打量人?但闭上眼睛一想,实际上...
  • 第十八章
    他给每一道菜都另外起名字,“烟熏马鲛鱼”被他叫成“苍烟合”,“干贝黄芽菜”被他改为“抱柱信”,“豆瓣虾米”变成“梅花残”。有的名字自己心里暗笑,觉得雅不可耐,酸掉了牙,又被他改回了恩娘那些老老实实的名...
  • 第十二章
    她把字迹的骨灰倒进一个杯子,冲上水,当偏方喝了下去。带焦糊味的偏方该根治她的妄想症。 这个根治某种病症的方式很有象征性,也极具浪漫主义,以毒攻毒,哪儿疼就医哪儿,就是入党申请书这种象征性的东西偏偏可...

大秦帝国·第一部 黑色裂变(上、下) (1)

  • 第一章之前
    秦献公只有这两个儿子,一嫡一庶,但都视为国家干城,同样器重。秦献公也从来没有明确谁是太子。只是在人们眼中,因为嬴渠梁是正妻嫡出,加之气度沉稳,文武兼备,所以自然的认为他是国君继承人。赢虔虽然已经隐隐然...

男生贾里 女生贾梅 (2)

  • 第八章 选举风波
    有时,我觉得自己像只枕头,离别人的脑袋很近,却猜不透别人是怎么想的。谁能发明测试别人内心的仪器,我愿存钱买上一台。 ······ 贾里有些难过,也许真正的人生滋味就是多味的。 ······ 反...
  • 第七章 爱心
    我们能拯救人的心脏,但不能解决人的心灵是否美好。

万历十五年 (3)

  • 第四章 活着的祖宗
    迷信与非迷信,其间的分野也可能极为模糊。例如,当一个人强迫自己对一件事情、一种前途建立信念,则其与宗教式的皈依就相去极微。因为凡是一个人处于困境,他就不愿放弃任何足以取得成功的可能性,即使这种可能性极...
  • 第四章 活着的祖宗
    申时行把他的书房命名为“赐闲堂”。上天已经赐给他闲暇,他就用来游山玩水,写字吟诗。可是很显然,不论是站在太湖之滨看着无情的浪涛拍击已被溶蚀的崖岸,还是坐在书房里用典雅的韵文描写着烟雨霏霏的江南暮春,他...
  • 第七章 李贽—自相冲突的哲学家
    在这个时候,皇帝的励精图治或者宴安耽乐,首辅的独裁或者调和,高级将领的富于创造或者习于苟安,文官的廉洁奉公或者贪污舞弊,思想家的极端进步或者绝对保守,最后的结果,都是无分善恶,统统不能再事业上取得有意...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