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饮冰对《陆犯焉识》的笔记(7)

郑饮冰
郑饮冰 (爱与温暖一直都在)

读过 陆犯焉识

陆犯焉识
  • 书名: 陆犯焉识
  • 作者: 严歌苓
  • 页数: 415
  •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10
  • 第十二章
    她把字迹的骨灰倒进一个杯子,冲上水,当偏方喝了下去。带焦糊味的偏方该根治她的妄想症。
    这个根治某种病症的方式很有象征性,也极具浪漫主义,以毒攻毒,哪儿疼就医哪儿,就是入党申请书这种象征性的东西偏偏可以医她的痴心妄想。
    这还不完全是冯婉喻失眠的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小女儿冯丹珏的婚姻。冯婉喻把老小姐看得比做不成党员更可怕。
    大概我妈也是这样,把老小姐看得比失业、肥胖等等还可怕,没有男朋友的老小姐简直像洪水猛兽。
    2016-02-13 00:39:39 回应
  • 第十八章
    他给每一道菜都另外起名字,“烟熏马鲛鱼”被他叫成“苍烟合”,“干贝黄芽菜”被他改为“抱柱信”,“豆瓣虾米”变成“梅花残”。有的名字自己心里暗笑,觉得雅不可耐,酸掉了牙,又被他改回了恩娘那些老老实实的名字。
    我觉得读书过程中最美妙的一个环节是,当你遇到不明白的词时,内心有各种绮丽的想象,赋予这句话一种缥缈的语境。比如,我在读到“苍烟合”时,就会想到唐代的很多诗,日暮苍山远、终南望余雪、长烟落日孤城闭,那种日暮之下炊烟闭合的寥落心态,内心是朦胧而郁郁的,感觉很美妙。
    “抱柱信”,这三个字我也不解其意,脑中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葛洪的《抱朴子》,进而就想到《淮南子》和《南华经》,从《抱朴子》发散开来,就觉得与道教有关,这三个字就带着神秘的宗教和深奥的哲学意味了。等到查证到它的真正的典故来源,不免大失所望。
    2016-02-13 00:58:32 回应
  • 第二十七章
    表格上端竖着一个充满自我正义感的戴警帽的头颅,帽檐遮去天花板上投下的灯光,因此眼睛有阴影那么大,或者说阴影像眼睛一样会打量人。
    这句话写得真是精妙!阴影怎么能像眼睛一样打量人?但闭上眼睛一想,实际上确实是这样的。在帽檐遮住眼睛的时候,在警察和囚犯这种高下立判的对峙中,藏在阴影中的眼睛是让人恐惧的。真好,毒辣!
    2016-02-13 01:18:56 回应
  • 第三十二章
    陆焉识是从婉瑜这里认识了共产主义。婉瑜的共产主义。这主义非常美丽,诗一样,画一样。也非常单纯,甚至单调,像所有劝你善、教你好的教条一样单调。那美丽理想的教条使所有人变得干净,漂亮,都穿着洁白衬衫和海蓝裤子,带着鲜红的领巾,双目中有着两团太阳,头发里过着好风,嘴唇上都是诗和歌,并且都有着大山大海的胸怀,什么都容得下就是容不下自己。这个主义里的人为了许多目的做好事,就是不为自己的目的。他看到这么多年来,婉瑜为了这理想修了怎样的苦行,姿态那样低,那样地自卑。这就使他更加疼爱她;为她的自卑而疼她。婉瑜一生都那么自卑,一个优美的,优秀如婉瑜的女子,自卑了一生,这是令人心疼的。一切压迫了她的人和事物,甚至理想和主义,都应该对她这自卑负责。他陆焉识也是该负责的人之一,还有恩娘,还有他不认识的婉瑜的领导、组织、同事,甚至她的学生们。 最令焉识心疼的是,婉瑜从来没有意识到人们和事物对于她的不公,因此她没有被不公变成怨妇。也许一切的不公都始于他陆焉识:那个独守空帐的新婚夜,十九岁的婉瑜就接受了焉识对她的不公,比起那份不公,世上便不再有不公了。罪魁祸首不是他焉识又是谁呢? 焉识了解婉瑜,透彻地了解了:她实际上早就不再需要他,在没有他的那些年里,她的伴侣是理想。尽管这伴侣对她也不怎么样,不比陆焉识好到哪里去。
    一大段对婉瑜的心疼!
    2016-02-13 01:39:04 回应
  • 第三十七章
    尽管他们的继母顶戴这头衔那荣誉,人情处世上是个“没用场的人”。 我想这就是我太祖母冯仪芳说的“没用场”。一般此类“没用场的人”都有一身本事,误以为本事可以让他们凌驾于人,让人们有求于他们的本事,在榨取他们本事的同时,至少可以容他们清高,容他们独立自由地过完一生。但是他们从来不懂,他们的本事孤立起来很少派得上用场,本事被榨干也没人会饶过他们,不知如何自身已陷入一堆卑琐,已经参与了勾结和纷争,失去了他们最看重的独立自由。
    真的太感谢严歌苓先生能将“没用场”之人的内心这样描摹出来。常常被老妈嫌弃读书而无用,不知道怎么辩解。我大概从来没有像这两年这样,讨厌人情世故,讨厌交际。我想,我们不是没法辩解,而是懒于争辩,心中已经认定,人情世故是多么地偏离正义。
    2016-02-13 01:49:49 回应
  • 第二十七章
    上海迎面而来,碰到他的脸分开,又在他的两侧退去。街道两边的梧桐树叶还小,绿色非常年轻,在车速加快后成了两道绿流,把许许多多的人脸以及商店、楼房也流动了进去。
    上海,一个城市迎面而来……这种写法真是爽快!
    2016-02-13 01:54:21 回应
  • 第三十章
    婉瑜脑子里起风了似的,所有念头想法都被刮得一片弥漫。
    太形象了,脑子里起风一片弥漫!
    2016-02-13 01:55:5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