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和六便士 (12) 更多

  • 第261页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脑子里都忘不掉思特里克兰德画在他墙壁上的作品。”医生沉思着说。 此时我也在想着这件事。在我看来,思特里克兰德似乎终于把他的内心世界充分地表达出来了。他默默无言地工作着,心里...
  • 第228页
    我不能断定,阿伯拉罕是不是在作践自己。难道做自己想做的事,生活在自己喜欢的环境中,保持平和的心态,就是作践自己吗?做个一年有一万英镑收入的外科大夫,拥有漂亮的妻子,就是成功吗?我想,对这个问题的回...
  • 第224页
    我觉得有些人没有出生在适合于他们待的地方。偶然与无常随意地将他们抛掷到一个环境里,可他们却总在思念着不知在何处的家园。在他们出生成长的地方,他们像是陌生人,孩提时代就非常熟悉的绿荫掩映的小巷,或常...
  • 第200页
    (塔希提岛)在这层层的绿色中,你会感到,自远古以来,生活就是按照古老的习俗没有任何更迭地延续着。在这里也有悲伤和恐怖,但是,这种印象并不会长久地留在你脑中,这只会让你更加敏锐地感觉到当前生活的欢乐...
  • 第194页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为数极少的男人把爱情看作是他们的头等大事,这些人往往是些淡而无味的人,甚至把爱情视为崇高之至的女性对这类男人也瞧不起。他们对女性奉承,献殷勤,在她们的情感被激起的同时,她们也会略...
  • 第139页
    爱这一情感的一个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是温柔。爱情中有对彼此弱点的感知,于是有了保护对方的愿望,渴望给对方带来愉悦和幸福。爱情还包含着某种程度上的腼腆和怯弱。爱情是需要奉献精神的,它需要爱的双方走出他...
  • 第77页
    但是我知道,思特里克兰德太太通过开打字社愿意接济思特里克兰德先生一些钱的时候,她这样做不是出于善良,人们常说不幸和苦难可以使人变得崇高,其实不然;有的时候,倒是幸福可以使人做到这一点。苦难、不幸往...
  • 第45页
    她很不快活,可是为了赢得我的同情,她能把她的这一痛苦充分地表现给我看。很显然她准备好了要哭一场的,因为她事先已备好了不少手绢。我佩服她能预先想到这一点,可如今回想起来却叫他的眼泪少了几分真诚和感动...
  • 第20页
    1、体贴同情本来是种迷人的本领,可却常常被那些知道自己有这一才能的人滥用了。他们一看到自己的朋友有什么不幸,便会贪婪地扑上去,施展出他们全部的本领,这也太可怕了。他们的同情心像钻井里的石油一样喷发出...
  • 第15页
    1、当时,不到四十岁成名就很了不起了,现在超过二十五岁就让人觉得有点儿可笑了。我想,那里的我们还有点儿羞于表现我们的情感,担心被别人取笑,所以都克制着自己不去张扬。我并不认为当时风雅倜傥的诗人、作家...
  • 第11页
    1、为了净化灵魂,人们应该每天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 2、年轻的一代已经意识了自己的力量,他们不再仅是叩击着门扉,而是喧嚷着闯进房子里来,坐到了我们的宝座上。空气中早已充满了他们的喧闹声。有一些长者模仿...
  • 第8页
    1、 老实说,我刚刚认识查理斯 · 思特里克兰德时,我一点儿也没有看出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可现在却很少有人否认他的伟大了。我说的伟大不是指那些幸运的政治家或是那些在战火中的士兵所成就的伟大;这种人...

和孩子共读的国学启蒙:笠翁对韵 (1)

  • 第243页
    1、过天星似箭,吐魄月如弓。驿旅客逢梅子雨,池亭人挹藕花风。茅店村前,皓月坠林鸡唱韵;板桥路上,青霜锁道马行踪。 2、繁对简,叠对重。意懒对心慵。仙翁对释伴,道范对儒宗。花灼灼,草茸茸。浪蝶对狂蜂。 3...

伪满洲国(上下) (2)

  • 第24页
    丰源当的招幌有两个,一个常挂,另一个则常歇着。常挂的招幌是长方形的,木牌四角用铜片包饰,上方“丰源”二字以小字号面目出现,当“當”岁则大的如一块巨石,占据了招幌的绝对主导地位。这使得“當”岁上方的...
  • 第2页
    四月午后的阳光是雪亮的。 她把房屋和道路照得清清白白。 清的是房屋, 白的是道路。屋顶青色的瓦楞上有褐色的麻雀跳来跳去, 它们好像把凹凸相间的瓦楞当成了编钟, 企图弹奏出悦耳的乐曲。 然而瓦楞并不发音, ...

无声告白 (3)

  • 第17页
    然而内斯知道莉迪亚在学校里的样子,见过她是如何沉默地坐在餐厅里,而其他女孩都在闲聊,见过她们抄完了莉迪亚的作业,她是如何一言不发地把本子塞回书包。放学后,她都是独自一人登上校车,安静地坐在内斯旁边...
  • 第14页
    厨房里,警察们翻动着家庭相册,想找一张莉迪亚脸部的清晰照。“这张。”汉娜指着相册说。这张照片是去年圣诞节照的,上面的莉迪亚面有愠色。当时,端着相机的内斯想哄她笑,却没有成功。她坐在一棵树下,背靠着...
  • 第12页
    “漂亮姑娘,”他说,“她今年夏天还是你的助教,对吗?” “是的。”詹姆斯摊开手掌,瓢虫爬上他的指尖,沿着螺旋和圆环形状的指纹散步。他很想一拳砸在斯坦利笑得咧开的嘴上,用指关节感受一下他扭曲的门牙。不...

新参者 (1)

  • 第269页
    岸田又起了变化。他茫然看着桌面的眼神开始有了焦点,似乎想要注视什么。 “我的确疼爱儿子,而且对这点很有自信。但疼爱和重视不一样。所谓重视,是考虑孩子的未来,不断为他做出最好的选择。”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8 1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