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的最后20年 (1)

  • 第90页
    对于一些关键的历史来说,一年等于很多年。 时代总有自己的运行方式,它总要将一些人、一些事纳入自己的轨道。顺之者则合潮流,逆之者则产生所谓的历史悲剧。最能令人一咏三叹的,是有时实在无法分..

半生为人 (16) 更多

  • 第253页
    人生的坎坷与平坦,生命的精彩与黯淡,就在那扇窗子一开一合之间。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 第254页
    他已经了解世故,但还没变得世故,他已经看到了真相,但还没有被真相吓住。
  • 第206页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 第167页
    任何漠视灾难的成功,漠视牺牲的辉煌都没有意义。
  • 第157页
    我这个循规蹈矩的人从此知道了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种人,可以过这样一种生活——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没有固定的住所,在简陋的房子里,喝最廉价的酒,做自己认为是天下第一重要的事。
  • 第131页
    用自己的血唤醒民众的人是英雄,试图用别人的血唤醒民众的人是伪君子,使无辜者付出血的代价的幸存者是不幸的人——我们承受着被侵害与侵害的双重不幸。这不是一个造就英雄的时代,对于我们这个民族来说,也许真正的...
  • 第124页
    我们曾经在理想主义的感召下汇合,命运又使我们沿着这个交叉点向不同的方向延伸。有的为了理想而接受现实并最终偏离甚至背离了理想;有的放弃了理想又不能接受现实;还有的以清醒的理性将理想深埋在心底。
  • 第102页
    这使我更加坚定地认为,没有哪一种经历是不可以逾越的,没有哪一种体验是不可以磨灭的,它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和境遇的变化而改变,并修改着你对所谓客观的记忆。你会随时为自己的变化而找出合理的解释,原谅自己纵容自...
  • 第97页
    面对吼叫你可能逆反,因为逆反而显得勇敢;也可能害怕,害怕得连哭都不敢。但是,你听不得用关切的语气说的哪怕一句毫无内容的话,经受不起用目光传递过来的同情或惋惜。
  • 第84页
    道之不存,殉道者的价值何在?
  • 第79页
    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命运是最简单的。但是当我们用同样的方法来解释那些远没有他们善良,远没有他们宽厚,也远没有他们正直、正派,远没有他们付出的少得到的多,却与他们截然相反的人的命运时,又觉得这其实是最不负责...
  • 第71页
    所以,最终我把血腥和粗暴的细节删除了,也把荒诞和滑稽的故事删除了,惟独没有删除的是从那个故事中走出来的人,因为那其中虽然凄婉,却飘散着丝丝缕缕的温情,我愿意把这些传达给我的儿子,传达给所有我的朋友。因...
  • 第51页
    人的心啊,简直像是一个牢笼。每一种思绪,每一种情感,每一种本能的冲动,每一种社会的理念,都像是一头怪兽,互相纠缠,互相冲撞,互相折磨。你东逃西撞,左奔右突,但是你看不见出路。你的心是牢笼,心里的东西是...
  • 第37页
    你肯定最后一个走向我。十年了,我走过的路你都看到了吗?这一切你真的都能懂吗?如果能够起死回生,你将怎样与我分享这十年来的悲喜愁欢呢?
  • 第32页
    时间并不能淡化一切。事实上,一个曾经占据过你生活的人不是别的,他是你的蓝天,你的阳光,你的空气。一旦失去,没有什么可以取代,可以弥补。他将覆盖着你的生命,直到永远……
  • 第26页
    陀斯妥耶夫斯基曾说过:“我只害怕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

谈话的泥沼 (11) 更多

  • 第160页
    我最怕看见年轻人自卑,可是我们的教育就是让你越来越自卑。
  • 第113页
    我迷恋一句话的上下文怎样连在一起,连得巧妙,你怎么读都会动容,都会服气。这是书写的秘密。你改一个词,效果全没了。修辞很致命的。
  • 第91页
    在欧洲,一座城,甚至一国,顶顶荣耀,永远荣耀的,是某位艺术家,莫扎特、毕加索、达•芬奇、雨果、狄更斯、陀思妥耶夫斯基⋯⋯苏联集权时代,到处树立旧俄文学家的雕像。可是日常对艺术家,就当他是个艺术家...
  • 第55页
    前面说了,鲁迅之为鲁迅,还在于他周围的价值,没有他的周围,哪来鲁迅。他的敌友是当时顶优异的一群人,各自有真实的影响面。
  • 第53页
    要和一切保持距离。
  • 第51页
    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 第49页
    你问我那是怎样的记忆,据实说,就是轻微的嫉妒,嫉妒我那时年轻,二十七岁。
  • 第45页
    所以我放弃让多数人了解我了,有那么一两个我在意的人了解我就行了。
  • 第12页
    人越老越不犯傻。青春可贵,一半是指犯傻。我真希望傻回去。
  • 第7页
    在古早时期的任何文明中,绘画都不是艺术,而是通灵的,是实实在在的图腾和符号,皇家、贵族、臣民、乞丐,都膜拜绘画,敬畏绘画。你去欧洲所有教堂看看,去敦煌或者道教佛教的庙宇看看,就知道绘画曾经何等重要。
  • 第5页
    中国人有个毛病:人家的事好像是自己的,自己的事好像是人家的。

素履之往 (4)

  • 第18页
    中华,古者诗之大国,诰谟、诏策、奏章、简札、契约、判款、酒令、迷语、医诀、药方、莫不孜孜辞藻韵节,婺妇善笑,狱卒能吟,旗亭粉壁,青楼红笺,皆挥抉风云,咳唾珠玉——猗欤伟欤,盛世难再,神州大地已不知诗为...
  • 第12页
    人家总在乎谁在台上演,演得如何。我却注意台下是些什么人,为这些人,值不值得演——因此我始终难成为演员。 无论由谁看,都愿上台演——我不作这样的演员的看客。 无论由谁演,都愿在台下看——我不会对这样的观...
  • 第9页
    古典主义,是后人说的。 浪漫主义,是自己说的。 唯美主义,其实是一种隐私,叫出来就失态,唯美主义伤在不懂得美。 象征主义,也不必明言,否则成了谜底在前谜面在后。 现实主义,笨嘴说俏皮话,皮而不俏。 意...
  • 第4页
    地图是平的,历史是长的,艺术是尖的。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