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史研究 (3)

  • 第315页 八 从“富强”、“经世”到“经济”
    王韬:用“富强”不用“经济”,没有将“富强”提到社会组织原则层面,为不与儒家伦理发生冲突。“富强”从19世纪上半叶还带有负面含义(富商豪强),与“经济”内涵出入很大。 甲午战败后,“富强”(富国强兵)...
  • 第296页 八 从“富强”、“经世”到“经济”
    19世纪初,几乎所有的社会思想家都被以下悖论所困惑:为什么社会财富总量不断增长的同时,社会大部分人却会贫困到无法维持生计呢?正式在对贫困根源的考察以及提出不同的宋利轮解释和对策的背景下,产生了西方19...
  • 第294页 八 从“富强”、“经世”到“经济”
    现代社会与传统社会的本质区别在于,现代社会被视为由独立的个人根据契约而组成,我们称其为现代社会的组织原则。现代社会组织原则是建立在人的自然权利(个人自主性为正当)这一核心价值之上。随着17世纪个人权...

悉达多 (1)

  • 第77页 轮回
    多年来,他一直在浑然不觉中试图且盼望成为世人。可他的生活却因为他怀着别样的目标和忧虑,远比那些孩童般的世人更加不幸和贫穷。由迦摩施瓦弥一类人构成的世界于他不过是一场游戏,一支供人观赏的舞蹈,一部闹剧。

彼得·卡门青 (2)

  • 第56页 第三章
    我发觉,绝大部分人想的以及关注的,都在社会、国家,还有科学、艺术和教育方面。只有极少数人不为外在目的,只为自我成长,寻找自身与时间和永恒之间的关系。
  • 第26页 第一章
    非关感情,只能说早春恬适的伤感,影响我比起其他人来得深,我乐于沉醉在忧郁的幻想、死亡的念头和消极的思索中。

德米安 (4)

  • 第180页 结束和新生
    原初的感情,哪怕最野蛮的感情,也并非针对敌人,他们那些血腥的作品只是内心的迸射,是分裂的心灵的迸射,那心灵想疯狂、杀戮、毁灭和死亡,以便能重生。一只巨鸟拼命从蛋里挣脱出来,蛋就是世界,这个世界必将...
  • 第162页 雅各与天使的摔角
    所有影响了人类发展的人无不是愿意接受命运的人。…正是那些听从于命运的人才能完成这种全新的、闻所未闻的转变,通过顺应时势来拯救自己的种族。 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论调。
  • 第149页 雅各与天使的摔角
    四处都笼罩着拉帮结派的气氛,却感觉不到一丝自由和爱。所有的这些联同行为,从大学社团、合唱团一直到国家,完全是被迫的结合,是人们出于恐惧、担忧、尴尬才构建的共同体,他们的内心其实正在腐化,濒临崩溃。 ...
  • 第135页 雅各与天使的摔角
    我并没有以激烈的抗争方式告别父母和他们的世界,告别美好童年的“光辉”世界,相反,我只是缓缓地、不经意地离他们越来越远,变得越来越陌生。这让我很伤心,每次返乡后,我经常会久久沉浸在苦涩情绪中,但这种...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