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珍藏版)(全七册) (15) 更多

  • 第556页
    邓布利多爸爸是珀西瓦尔,曾犯下杀害麻瓜的罪行,邓布利多从不试图否认他爸爸的罪行。(阿不福思回忆说:邓布利多妹妹小时候用魔法被麻瓜看到,三个麻瓜小孩伤害了她致使她神经错乱,而爸爸教训了那三个小孩结果...
  • 第374页
    “你有,”邓布利多坚定地说,“你有伏地魔从未有过的能力。你有—” “我知道!”哈利不耐烦地说,“我有爱!”他好容易才没有加上:“有什么了不起!” “是的,哈利,你有爱,”邓布利多好像很了解哈利舌头底...
  • 第663页
    是小天狼星在格里莫广场12号的大门里给他的。“在需要我的时候用它,好吗?” 哈利一屁股坐在床上,打开了纸包,里面掉出一面方方的小镜子。它看上去很有年头了,脏兮兮的。哈利把它举到面前,看见里面映出的是他...
  • 第555页
    他们走上大理石楼梯时,罗恩郁闷地说。他刚才对哈利说,他详详细细地告诉主考官,他在水晶球里看到的是个鼻子上有个瘤子的丑八怪,结果一抬头发现自己描绘的是主考官映在水晶球里的影子。
  • 第547页
    O.W.L.考试日益临近,行为怪异的人不止她一个。厄尼·麦克米兰养成了一个恼人的习惯,总喜欢盘问别人的复习情况。 “你们认为你一天复习多少时间?”在草药课堂外排队的时候,他问哈利和罗恩,眼睛里闪着焦虑的光...
  • 第385页
    一楼:器物事故科(坩埚爆炸、魔杖走火、扫帚碰撞等) 二楼:生物伤害科(蜇咬、灼伤、嵌刺等) 三楼:奇异病菌感染科(龙痘疮、消失症、淋巴真菌炎等传染病) 四楼:药剂和植物中毒科(皮疹、反胃、大笑不止等)...
  • 第170页
    全校的师生都屏住呼吸等待着。接着,帽檐旁的那道裂口像嘴一样张开了。分院帽大声唱起歌来: 很久以前我还是顶新帽, 那时霍格沃茨还没有建好, 高贵学堂的四位创建者, 以为他们永远不会分道扬镳。 同一个目标将...
  • 第108页
    第七层,魔法体育运动司,包括不列颠和爱尔兰魁地奇联盟指挥部、官方高布石俱乐部和滑稽产品专利办公室。 第六层,魔法交通司,包括飞路网管理局、飞天扫帚管理控制局、门钥匙办公室和幻影显形测试中心。 第五层...
  • 第466页
    “啊,说来话长,卢修斯,”伏地魔说,“这个故事的开头—还有结尾—都和我的这位小朋友有关。” 他懒洋洋地走到哈利身边,整个圈子的目光都落到他们两个人身上。大蛇继续在那里转悠。 “你们当然知道,他们说这...
  • 第1页
  • 第254页
    哈利,表现我们真正的自我,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这比我们所具有的能力更重要。——邓布利多
  • 第238页
    伏地魔,是我的过去,现在和未来。——T.M.里德尔
  • 第199页
    只有当这里的人都背叛我的时候,我才算真正离开了这所学校。你们还会发现,在霍格沃茨,那些请求帮助的人总是能得到帮助的。——邓布利多
  • 第233页
    如果伏地魔有什么事情弄不明白,那就是爱。——by 邓布利多
  • 第232页
    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 对一个名称的恐惧,会强化对这个事物本身的恐惧。 他对敌人心狠手辣,对自己的追随者也一样冷酷无情。(形容伏地魔) ——by 邓布利多

白夜行 (4)

  • 第315页
    他觉得最近雪穗变了。不久之前,对于无法把诚照料得无微不至,她会流着泪反省,而现在却叫他“随便吃”,说起话来语气也很冷淡。 定是事业上的得意所产生的自信,以这种方式表现在对丈夫的态度上。但是,诚认为更...
  • 第521页
    两人坐进红色捷豹时,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半,夏美握着方向盘,雪穗在副驾驶座做了一个深呼吸。“一起加油吧!别担心,你一定做得到。” “真的吗?但愿如此。”夏美有些胆怯。大阪店的经营管理实际上交由夏美负责。...
  • 第532页
    桐原多半自知自己的生存建立在背叛一切的基础上,所以才带着几分自虐的想法,自称秋吉雄一。
  • 第368页
    “还不至于。只是有时候觉得她在优雅之外,总有一种随时全神戒备、严密防范的感觉。今枝先生,你养过猫吗?” “没有。”今枝摇摇头。 “我小时候养过好几只,全是捡来的,不是那种有血统证明的猫。我自认为是以...

百年孤独 (5)

  • 第221页
    这时她并未将自己的笨拙视作衰老与黑暗的最初胜利,而是归咎于时光的错误。她想起以前,上帝还没让岁月缩水如同土耳其商人丈量花布时偷减尺寸,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如今不仅孩子们长得更快,连人的情感也变了样...
  • 第219页
    至于阿玛兰妲,那孩子的铁石心肠曾令她恐惧,她刻骨的痛苦曾令她痛苦,但现在她终于发现阿玛兰妲才是世上从未有过的最温柔的女人。她怀着惋惜的心情弄明白了,阿玛兰妲令皮埃特罗·克雷斯皮遭受那些不公平的折磨...
  • 第140页
    乌尔苏拉不仅这样做了,而且叫上了所有生活在马孔多的革命军军官的母亲。这些建村元老都已年迈,其中不少人参加过当年翻越山脉的可怕远征,她们一个接一个颂扬何塞·拉克尔·蒙卡达将军的种种恩德。乌尔苏拉最后...
  • 第121页
    “告诉我,老兄:你打仗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老兄,”赫里内勒多·马尔克斯上校回答,“为了伟大的自由党呗。” “你知道为了什么,算是有福,”他答道,“我呢,现在刚发现我打仗是为了自尊。” “这...
  • 第85页
    自由派,他说道,都是些共济会分子,心术不正,主张绞死教士,实行世俗婚姻并允许离婚,承认私生子和婚生子享有同等权利,试图分裂国家建立联邦制以剥夺最高当局的权力。而保守派不同,他们直接从上帝那里获得天...

南音 (下) (1)

  • 第77页
    我得承认,最近我并没有多么想念他。我脑袋里面负责“感情”的地方似乎是被装上了一层厚厚的隔音玻璃。没有了声音,甚至没有了鲜活的触觉。每一种情感从脑子传递到心里的时候,都变成了“应该这样”,却不是“就...

人间失格 (17) 更多

  • 第73页
    被老板娘这么一说,我意识到自己已经中毒了(其实我是一个很软弱的人,总会受制于他人的暗示。比如,有人说不可以用这笔钱噢,但如果是你用……我就会觉得如果不用掉这笔钱,就好像是辜负了别人的期待,所以一定...
  • 第71页
    不幸,在这个世上有各种各样不幸的人,不,若说全是不幸的人也不为过。但是那些人的不幸,却可以堂堂正正地对所谓的世间提出抗议,而“世间”也可以很容易地理解、同情那些人的抗议。可是,我的不幸却全部来自自...
  • 第44页
    就算知道被世人喜爱,我也缺少那爱人的能力。(原本我在这世间,究竟是否有“爱”的能力?这的确存着相当大的问号)像这样的我,照理说不可能有所谓的“好朋友”,连“拜访他人”的能力都没有。对我来说,别人的...
  • 第305页
    我认为青扇一定是一个相当傲慢的人。傲慢的人总喜欢把自己的兴趣弄得与众不同。
  • 第293页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当我在租住的屋内,连死的气魄都丧失似的躺着时,我的身体却不可思议地逐渐强健起来。 此外,也可以列举年龄、战争、历史观的动摇、对怠惰的嫌恶、对文学的谦虚、有神存在等各种事情,...
  • 第168页
    上帝一度杀了我,之后又让我重生,使我变成了与昨日迥异的另一个我。
  • 第265页
    萨福并非美女,皮肤黝黑、龅牙,对一位名叫法恩的英俊青年十分迷恋。 法恩并不懂诗。她相信传说所说的,假如为爱情而投水自尽,即使没死,心中的思念之情也会消失,于是她便从卢卡迪亚的断崖纵身跃入怒海波涛中。
  • 第255页
    之所以觉得寂寞,并不是因为被小孩骗,而是面对天地异变的景象,自己居然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对于自己如此地自暴自弃,感到寂寞而已。 一想到如此一来,自己一生将和忧郁奋战,然后死去,不免觉得很可怜。绿油油的...
  • 第243页
    人都是一样的。 这种论调也是思想吗?我认为创造这句不可思议的话的人,既非宗教家,亦非哲学家,更不是艺术家。这句话出自民间的酒馆,有如生蛆似的,不知不觉中也没有谁说出就不声不响涌出来,没了全世界,把世...
  • 第242页
    我完全不懂自己为什么非活下去不可。 让希望活下去的人去活吧! 人有生存的权利,同样的,应该也有死亡的权利。 我的这种想法一点也不新颖。这么理所当然,而且是原始的想法,别人都莫名其妙地畏惧,不敢直截了当...
  • 第236页
    啊!这些人是不是哪里不对劲了。也许和我恋爱的情形一样,他们若不过这种生活便无法活下去吧!如果说,人一旦呱呱落地,无论如何都必须挣扎活下去的话,或许这些人挣扎求存的身影也不应该被藐视吧!生存是多么难...
  • 第95页
    青年们都不是真心在讨论,彼此都尽量注意别去碰触到对方的神经,同时也极度保护自己的神经。因为大家都不想遭到无谓的侮辱。而且,一旦受过一次伤害,就一定会有所顾忌,不想陷入杀死对方,或自己被杀的地步,所...
  • 第44页
    更准确的说法是,当时我害怕自己的所作所为带给比目鱼太大的打击,造成他的恐慌,陷入手忙脚乱,这种情况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反正,真相肯定会败露,但我还是害怕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因此务必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 第32页
    “世人总是认为‘财尽则缘尽’,其实刚好相反。这并不是一没有钱,就会被女人抛弃之意,而是说倘若一个男人没有钱,他自然而然地会意气消沉、变成废物、连笑声也无力,且莫名地偏激,最终自暴自弃。这时男人会把...
  • 第18页
    太过畏惧人类的人,反而更期待亲眼见识下可怕的妖怪,或是越神经质越胆怯的人,越期待一场比暴风雨更强烈的风暴,就是此种心理,啊!这群画家深受人类这种妖怪的伤害、恐吓威胁,进而相信都是些幻影,他们在大白...
  • 第5页
    那是自己对人类最后的求爱。虽然我对人类极度恐怖,但总不能对他们死心。而且,我可以借着逗笑这一根细线稍微与人类联系起来。虽然表面是不断地制造笑脸迎人,但应该说内心是拼死命的,汗流浃背、冷汗直流地对其...
  • 第11页
    互相欺骗,却又不可思议地毫发不伤,甚至双方仿佛都没发现互相欺骗一样。其实这种巧妙、清明爽朗、舒畅痛快的不信任的例子,在人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不过,我对于相互欺骗之事并不特别感兴趣,因为我自己也是借...
<前页 1 2 3 4 5 6 7 8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