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t对《童年》的笔记(26)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读过 童年

童年
  • 书名: 童年
  • 作者: 高尔基
  • 页数: 257
  •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 出版年: 1988-5-1
  • 第10页

    高尔基幼时眼里的外祖母:“外祖母说话好似在用心地唱歌,字字句句都像鲜花那样温柔,鲜艳和丰润,一下子就牢牢地打进我的记忆里。她微笑的时候,那黑得像黑樱桃的眼珠儿睁得圆圆的,闪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愉快光芒,在笑容里,快活地露出坚固的雪白的牙齿,虽然黑黑的两颊有许多皱纹,但整个面孔仍然显得年轻,明朗。但这面孔却被松软的鼻子、胀大了的鼻孔和红鼻尖儿给弄坏了。她从一个镶银的黑色鼻烟壶里嗅烟草。她的衣服全是黑的,但通过她的眼睛,从她内心却射出一种永不熄灭的、快乐、温暖的光芒。她腰弯得几乎成为驼背,肥肥胖胖,可是举动却像一只大猫似的轻快而敏捷,并且柔软得也像这个可爱的动物。

    在她没来以前,我仿佛是躲在黑暗中睡觉,但她一出现,就把我叫醒了,把我领到光明的地方,用一根不断的线把我周围的一切连结起来,织成五光十色的花边,她马上成为我终身的朋友,成为最知心的人,成为我最了解、最珍贵的人,——是她那对世界无私的爱丰富了我,使我充满了坚强的力量以应付困苦的生活的。

    2019-04-12 18:28:41 回应
  • 第15页

    一种浓厚的、色彩斑驳的、离奇得难以形容的生活,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奔流了。在我的记忆中,那段生活,仿佛是由一个善良而且极端诚实的天才美妙地讲出来 一个悲惨的童话。现在我把过去回想一下,有时连我自己也难以相信竟会发生那样的事,有很多事情我很想辩驳,否认,因为在那“一家子蠢货”的黑暗生活中,残酷的事情太多了。

    但真理比怜悯更高,要知道,我不是在讲我自己,而是讲那令人窒息的、充满可怕景象的狭小天地。在这里,普通的俄国人曾生活过,而且直到现在还在生活着。

    外祖父家里,弥漫着人与人之间的炽热的仇恨之雾;大人都中了仇恨的毒,连小孩也热烈地参加一份。

    2019-04-12 18:28:55 回应
  • 第23页

    关于米哈伊尔的萨沙:家里人口虽然很多,但他却孤单单的,喜欢坐在半明半暗的角落里,傍晚的时候就坐在窗户前。一言不发地和他一起是很愉快的——紧紧地偎依着他坐在窗前,沉默地待上整整一个钟头,眺望绯红的傍晚天空,那黑色的寒鸦绕着圣母升天教堂的金色圆顶盘旋,一直飞得高高的,又落下来,忽然,像一面黑网似的遮着渐渐熄灭的天空,随后就不知消失到什么地方去了,留下一片空虚。当你眺望这些的时候,一句话也不愿意说,愉快的惆怅充满了胸怀。

    (我想起小时候一个人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望着天上的云遐想,心境很像。)

    2019-04-12 18:29:08 回应
  • 第44页

    孩子们连大气都不敢出,谁也不睬他们呢;他们像尘土一般被雨打进地里。

    2019-04-12 18:29:20 回应
  • 第68页

    ……稠密沉重的空气窒息人,令人想起“小茨冈”死的情形,地板上到处流的都是血;有一块什么东西在我的脑袋里和心里肿胀起来;我在这屋里所看到的,仿佛是冬季大街上的载重车队,慢慢地从我身上走过,把一切都扎碎了……

    2019-04-12 18:29:41 回应
  • 第81页

    外祖父对拿破仑的描述:

    “他是一个形如烈火的人,想征服全世界,然后让大家都过一样的日子,既没有老爷先生,也没有达官贵人,就这样过着没有等级的生活。各人不过有各人的名字,而权利人人都一样。信仰也只有一个。这当然是胡闹,只有龙虾才没法分别,鱼就有各式各样的了:鱣(zhan第一声)鱼和鲶鱼不能合伙,鲟鱼和青鱼不能做朋友。我们俄国也有过拿破仑派——拉辛·斯杰潘·季莫费耶夫,布加奇·叶米里扬·伊凡诺夫,我以后再讲他们……”

    2019-04-12 18:29:52 回应
  • 第84页

    我半死不活地坐在炕炉头,我不相信我所看见的:他第一次当着我的面打外祖母,这令人感到一种难以忍受的厌恶,在他身上暴露了一种新的品性,一种不能容忍而且仿佛在压迫着我的品性。他老是抓住门框站着,身上像是蒙上一层灰,变成灰色的了,身子缩得紧紧的。

    2019-04-12 18:30:07 回应
  • 第88页

    我又趴在窗户上。天渐渐黑了;街上的尘土膨胀起来,显得更深更黑了;家家户户的窗户上,一片片黄色灯光像油脂似的融化开来,;对面房子里奏着音乐,许多琴弦发出忧郁而悦耳的声音。酒馆里也在唱歌;门一打开,疲倦的、嘶哑的歌声流到街上来;我听得出这是独眼乞丐尼图什卡的声音,这个大胡子老头的右眼是一块红炭,左眼紧紧地闭着。门一关上,他的歌声就像被斧头给砍断似的戛然而止了。

    2019-04-12 18:30:20 回应
  • 第98页

    外祖母:“廖恩卡,亲爱的孩子,你要记住:不要管大人的事!大人都学坏了;上帝正考验他们呢,你还没有受考验,你应当照着孩子的想法生活。等上帝来开你的心窍,指示 应当怎么做,领你走那应走的道路。懂不懂?至于什么人犯了什么过失,这不是你的事。这让上帝来判断,惩罚。这要他来管,不是我们!”

    2019-04-12 18:30:33 回应
  • 第102页

    外祖父:“法律就是习惯。”

    2019-04-12 18:30:46 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