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t对《人间失格》的笔记(17)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读过 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
  • 书名: 人间失格
  • 作者: [日] 太宰治
  • 页数: 334
  •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4-2
  • 第11页

    互相欺骗,却又不可思议地毫发不伤,甚至双方仿佛都没发现互相欺骗一样。其实这种巧妙、清明爽朗、舒畅痛快的不信任的例子,在人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不过,我对于相互欺骗之事并不特别感兴趣,因为我自己也是借由扮演搞笑的角色,从早到晚欺骗着大家。且对于伦理道德等教科书上所谓的正义之类的东西也不怎么关心。对我来说,那些互相欺骗着,却能用清明爽朗、舒畅痛快的态度活在世上的人,实在令我无法理解。人们是不会告诉我这些生活的真谛的。若连这道理都懂的话,也不用如此地恐惧人类且会拼命地迎合人类了吧!也不用与人类的生活相对立,夜夜饱尝地狱般的痛苦了吧!换言之,我甚至认为没有将男女佣人们因憎恨所犯下的罪行告诉任何人,并不是因为对人们的不信任,当然也不是因为是基督主义者,而是因为,人们对于叫叶藏的我能紧紧地关闭了信誉的外壳是非常难以理解的,就连父母亲也在内。

    但是我那份无法诉诸他人的孤独气息,却在多年以后被很多女性本能般地试探出,成为后来自己被她们乘虚而入的一个诱因。

    总之,对女性来说,我是个能够守住恋爱秘密的男人。

    2019-04-12 19:39:10 回应
  • 第5页

    那是自己对人类最后的求爱。虽然我对人类极度恐怖,但总不能对他们死心。而且,我可以借着逗笑这一根细线稍微与人类联系起来。虽然表面是不断地制造笑脸迎人,但应该说内心是拼死命的,汗流浃背、冷汗直流地对其服务。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无法明白我的家人,他们是何等痛苦,又为思考着什么事情而活着,心中完全找不出头绪,只觉恐惧,无法忍耐这尴尬的情况,以至于不得不十分卖力地搞笑。换言之,曾几何时自己变成了一句真话都不说的小孩。

    小时与家人们合照时,其他人都一副很认真的表情,唯独我一定是奇妙地歪着脸微笑着。这也是自己幼稚且可悲的一种滑稽方式。

    自己不管被父亲兄长们数落何事,也从不曾顶嘴。这种小小的责备都会令我如同经历晴天霹雳,犹如发狂一样。别说顶嘴了,我甚至认为这责备正是万世一系的人类所谓的“真理”,而自己则毫无践行此真理的能力,因此大概已经无法与人类共处了吧。正因为对此深信不疑,所以我连争执和自我辩解的能力都没有。若别人说我坏话,我便觉得对方说得一点都没有错,是我自己做得不对,总是默默地受着,但内心却抓狂般地恐怖。

    2019-04-12 19:39:22 回应
  • 第18页

    太过畏惧人类的人,反而更期待亲眼见识下可怕的妖怪,或是越神经质越胆怯的人,越期待一场比暴风雨更强烈的风暴,就是此种心理,啊!这群画家深受人类这种妖怪的伤害、恐吓威胁,进而相信都是些幻影,他们在大白天的自然中看清楚了这些妖怪的真面目,但并未用滑稽逗笑的方式来蒙骗,而是努力表现出所看到的模样,如竹一所言,勇敢地画出“妖怪的画”。

    2019-04-12 19:39:32 回应
  • 第32页

    “世人总是认为‘财尽则缘尽’,其实刚好相反。这并不是一没有钱,就会被女人抛弃之意,而是说倘若一个男人没有钱,他自然而然地会意气消沉、变成废物、连笑声也无力,且莫名地偏激,最终自暴自弃。这时男人会把女人甩了,即是几近半疯狂状态抛弃女人之意,这是根据《金泽大辞林》得出的解释。还真是可怜,我也很了解个中的滋味。”

    2019-04-12 19:39:45 回应
  • 第44页

    更准确的说法是,当时我害怕自己的所作所为带给比目鱼太大的打击,造成他的恐慌,陷入手忙脚乱,这种情况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反正,真相肯定会败露,但我还是害怕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因此务必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搪塞,这也是我个性中的悲剧之一,与世人所称的“骗子”相似,但是,我几乎没有从事过为了自己利益而掩饰之类的事,只是想改变一下如同窒息般的可怕、扫兴气氛罢了。即使明知时候对自己不利,也会像往常一样“拼命服务”。纵然这种“服务”是一种被扭曲的、微不足道而又极为愚蠢的东西,但恰恰是出于为他人服务这种心理,我才在许多场合下不由自主地添加上漂亮的修饰语,然而,这种习性仍旧在这世上所谓的“老实人”的身上很流行,所以我便照着当时忽然浮现的记忆,顺手将堀木的住处及姓名写在便笺旁边。

    2019-04-12 19:39:58 回应
  • 第95页

    青年们都不是真心在讨论,彼此都尽量注意别去碰触到对方的神经,同时也极度保护自己的神经。因为大家都不想遭到无谓的侮辱。而且,一旦受过一次伤害,就一定会有所顾忌,不想陷入杀死对方,或自己被杀的地步,所以,才很讨厌争吵,他们总是知道许多敷衍的话。甚至连“不”这一句话,都可以有十种左右的不同用法。而且首先开启讨论的一方,早就已经投出妥协的眼神,最后笑着握手,并且在心中嘟哝着:“彼此!彼此!”真是低能!

    2019-04-12 19:40:11 回应
  • 第236页

    啊!这些人是不是哪里不对劲了。也许和我恋爱的情形一样,他们若不过这种生活便无法活下去吧!如果说,人一旦呱呱落地,无论如何都必须挣扎活下去的话,或许这些人挣扎求存的身影也不应该被藐视吧!生存是多么难受、令人无法喘息的大事业啊!

    “总之⋯”隔壁房间的绅士说道,“今后要在东京生活,若无法泰然自若地对别人说出‘您好您好’这类的轻薄话是不行的。要求今日的我们须具备忠厚啦、诚实啦之类的美德,无疑是拉上吊者的脚嘛!忠厚?老实?呸!能当饭吃吗?除非你能轻松自然地说一声‘您好’,否则只有三条路可走。一是种田,一是自杀,另一条就是当小白脸靠女人吃软饭。”

    2019-04-12 19:40:26 回应
  • 第242页

    我完全不懂自己为什么非活下去不可。

    让希望活下去的人去活吧!

    人有生存的权利,同样的,应该也有死亡的权利。

    我的这种想法一点也不新颖。这么理所当然,而且是原始的想法,别人都莫名其妙地畏惧,不敢直截了当地说出。

    希望活下去的人,即使不择手段,也应该会坚强地活下去,那是很精彩的事。所谓人世之荣誉,一定会出现在他们的人生旅途中的。可是,我以为死也不算罪过。

    我不过是一株草,实难以在此尘世间的空气和阳光中求生存。我似乎缺乏继续求生的某种东西,这是不够的。从过去到现在,我已经竭尽心力了。

    2019-04-12 19:40:39 回应
  • 第243页

    人都是一样的。

    这种论调也是思想吗?我认为创造这句不可思议的话的人,既非宗教家,亦非哲学家,更不是艺术家。这句话出自民间的酒馆,有如生蛆似的,不知不觉中也没有谁说出就不声不响涌出来,没了全世界,把世界弄得乌烟瘴气。

    这句不可思议的话与民主主义或马克思主义完全无关。这一定是酒馆里的丑男对美男子无的放矢的话。只是一种焦躁、嫉妒的心态,根本谈不上是什么思想不思想的。

    然而酒馆内争风吃醋的怒声,却莫名其妙戴上思想的面具,在民众之间漫步。虽然它应该和民主主义及马克思主义无关,曾几何时却与政治思想、经济思想扯上关系,而以卑劣的面目登场。这种硬把胡说八道扯上思想的把戏,连《浮士德》剧中的恶魔靡菲斯特也会觉得愧对良心而犹豫不决吧!

    人都是一样的。

    这是多么卑屈的一句话!轻视别人的同时,也轻视自己。这种论调毫无自尊可言,是要人放弃所有的努力。马克思主义主张劳动者至上,并没说人人都一样,而民主主义重视个人的尊严,也并没说人人都是一样的。只有妓院的龟公才会如此说:“无论你怎么装腔作势,还不都是同样的人?”

    为什么说是一样呢?为什么不说优秀呢?那是奴隶劣根性的复仇。

    事实上这句话很猥亵,令人毛骨悚然。人们彼此畏惧,所有的思想被强奸,努力被嘲笑,幸福被否定,美貌被玷辱,光荣被蹂躏。所谓“世纪的不安”都是从不可思议的这句话衍生出来的。

    虽然明知这句话可厌,我还是受它威胁,恐惧到全身发抖、提心吊胆,仿佛无地安身。最后干脆借着喝酒和吸食麻药祈求短暂的宁静,结果一切都走样了。

    2019-04-12 19:40:55 回应
  • 第255页

    之所以觉得寂寞,并不是因为被小孩骗,而是面对天地异变的景象,自己居然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对于自己如此地自暴自弃,感到寂寞而已。

    一想到如此一来,自己一生将和忧郁奋战,然后死去,不免觉得很可怜。绿油油的稻田顿时朦胧起来,因为他哭了。他惊慌起来,竟然为了如此既肤浅又单纯的事痛哭流涕,实在有点丢脸。

    2019-04-12 19:41:08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