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let对《东霓》的笔记(4)

Justlet
Justlet (有多久没能一心一意地做一件事?)

读过 东霓

东霓
  • 书名: 东霓
  • 作者: 笛安
  • 页数: 238
  • 出版社: 长江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7-1
  • 第37页

    我默不做声。南音也许不太明白她自己在说什么,但是我明白。在南音的头脑里,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两种,要么喜欢,要么讨厌,她从来不懂得什么叫漠视。她是标准的温室里长大的孩子,这跟物质条件没关系,在三叔的家里,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地对南音好,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地对每个人好—这也是我从小就喜欢三叔家的原因。我能够想象南音坐在苏远智家的饭桌上的感觉,那种觉得自己是个异类的惶恐。在那样一个环境里,似乎所有柔软的感情的表达都是会被嘲笑的—别以为你说几句“生日快乐”“我很想你”之类的话就能温暖他们,他们早就习惯了面无表情,根本不认为自己需要被温暖。那样长大的人甚至和我这种在恶劣环境里长大的人都不一样,我的灵魂里至少还有无数碎裂的缝隙让我强烈的情感渗出来,可是苏远智呢,我打赌他的灵魂里早就在某些很关键的地方磨出了厚厚的一层茧子,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2019-04-12 19:32:58 回应
  • 第55页

    我最后那句话低得近似耳语,可是我实在实在没有办法使用我的正常音量来讲话,因为一旦那样,我就不得不把精神集中到可以保持清醒的程度上,我好不容易维持起来的那点儿睡眠的残片就会粉碎得一塌糊涂。十五分钟,我只想赖床十五分钟。这些天准备开店的事情搅得我真的很累。每天清晨的蒙胧中,都会在骨架散了一样的酸痛里,在“要求自己醒来”和“允许自己醒来”之间进行一番挣扎。我是不是真的老了?我悲伤地问自己:曾经在新加坡的时候一个晚上跑好几个场子的精神都到哪里去了?紧接着我又狠狠地裹紧了被子,在这股狠劲儿里咬了咬牙,不老,开什么玩笑?老娘风华正茂。糟糕,一不小心咬牙的力气用得大了些,导致我的身体距离清醒的边缘更近了。

    2019-04-12 19:33:10 回应
  • 第83页

    我知道,我又做错了,我又没能沉住气,我知道我这样做其实正中他的下怀,我在身处下风的时候应该仔细寻找突破的机会,可是我却又是一咬牙就起来掀翻了棋盘,我又让人家看到了我的气急败坏,又让人家见识了什么叫做输不起―可是谁叫他侮辱我?

    2019-04-12 19:33:21 回应
  • 第199页

    “我说你是疯子。”他咬了一下嘴唇,“你自私自利到没有人情味儿。我原来以为你不过是因为吃过很多苦所以太爱自己,我现在才知道你谁都不爱,你真以为你自己爱那个冷杉么?不可能。你其实连你自己也不爱。所以你什么都能做得出,你不在乎,你不怕,你连爱都不爱自己你又怎么会嫌弃那个什么都能做的自己呢?就像疯了一样害怕自己还不够冷血,疯了一样连一点点诱惑都舍不得放弃,那就是你……”

    2019-04-12 19:33:3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