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壹 (1)

  • 第二十章 兄妹闲叙
    若若首先开口:“我知道不应该有阶层之分,只是觉着,如果辙儿真要走那条路,只怕会非常困难。” 范闲微笑着摇摇头:“有人的社会就有阶层,这个我以前和你说过,不需要强行改变什么。但问题在于,我们可以承认这...

庆余年·贰 (1)

  • 第二十二章 这世上没有值得相信的人
    五竹不理会他的表态、继续毫无一丝情绪说道:“能保护你自己的,不是阴谋,不是权力,不是其它的任何东西,只是力量,你要记住这一点。” 范闲从床边站起身来,很恭敬地向这位仆人,这位老师,这位兄长躬身行了一...

对手 (1)

  • 花魁
    赵凯笑着摇了摇头,说,傅华,你不明白的。小婷和小淼欠缺的不是头脑,他们欠缺的是责任感和踏踏实实做事的作风。这一点主要责任在我,我小时候家里比较困难,吃尽了苦,所以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也像自己一样受罪。...

那些我们没谈过的事 (3)

  • 第180页
    他專注的看著女兒,你記不記得小時候你每天晚上都在被窩裡偷偷看書?為甚麼不把房間的燈打開呢? 讓你以為我已經睡著了,我好偷偷地看書。 妳從來沒問過那把手電筒是不是有魔法。 從來沒有,為甚麼?我該問嗎? ...
  • 第185页
    你要是早一点对我说,爸爸,你是个坏蛋,是个混蛋,你从来就不了解我的生活,你是个自私鬼,总是想按照自己的理想来塑造我的人生,你和很多做父亲的一样,带给我痛苦而嘴上却说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其实还不是为了...
  • 第259页
    你责备我经常不在你身边。可是你知不知道孩子离开父母的那一天,我们的内心有多么痛苦?你有没有想象过那种分离的滋味?让我来告诉你,我们就像傻瓜一样站在家门口,看着你离开,不断说服自己,要为孩子必然的离...